张良吧 关注:16,040贴子:238,858
  • 18回复贴,共1

【转帖】小说《谋天下》子房相关片段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发现这几天都没发帖子,但又没太多时间,想起前几天匆匆扫过的《谋天下》,里面的子房虽然年纪不符合历史,还有那个神童的称呼让我稍稍汗了一下,但性格某方面跟我的理解还比较接近,不如发出来,大家一起看看讨论一下

呃……如果不适合发在这里的话,那就删了吧,毕竟也是别人的劳动成果


回复
1楼2010-04-29 19:57
    首先是策划新政之乱的前后经过,只有前面有张良正式出场……

    梅雨时节,新郢的天空如一口巨大的黑锅,每日里都要下些雨。不少木屋的房梁都长了白毛,只有贵族的瓦房还好些。

    新郢王宫的后花园里,有一座方圆足有一亩地的竹亭,亭子周围是广阔茂密翠绿的竹林。竹亭四周用十六根巨碗粗细的圆竹做支柱,亭内用竹板铺地,走起路来哑哑做响,煞是好听。在亭中听雨、赏竹、饮酒被历代楚王视为享受,负刍也不例外。

    楚王负刍登基已经快一年了,楚国多少算是恢复些生机,但权柄依然前朝的几家贵族手中。楚民们也看出负刍有什么惊人的本领,但总算比李园强些,至少他杀人不多。

         今天他请来一群客人,大家伴着哗哗的雨声谈论国家大事,倒也别有情趣。竹亭中间是个巨大的龟型青铜香炉,雕刻精美,香烟缭绕。大家围着香炉坐成了一圈儿,不时地有使女来为大家斟满面前的酒樽。是啊,在坐的都是列国要人,楚国方面是楚王负刍,上柱国项燕,御史大夫南国。魏国来的是摄政王魏元吉,相国魏豹,代国来的是公子赵成,燕国的代表是相国燕义。还有三人,他们是前韩国相国韩立、御史大夫张志以及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他是张志的弟弟张良。这孩子生得文弱,而天资却异常聪明,张志到处宣扬弟弟是个神童,韩国未来的希望就在他身上。其实张志小看了自己的弟弟,张良为中国的第二次统一立下了汗马功劳,是汉初三杰之一。

    雨稀稀拉拉地下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气,大家顾不上欣赏雨景,燕义正在介绍燕国情况。“如今太子正率领二十万大军拒王翦于易水,三个月内击退了王翦的六次进攻,伤亡惨重,易水已经成了一条血河。代王赵嘉率李牧余部顶住了王贲的数次进攻,代人彪悍,估计还可支撑一时。在下自临淄来,齐国这些蠢猪空有百万雄师,却龟缩在海边不敢出来,说什么仁者无敌,拒不发兵救燕。望大家以诸侯为重,以天下为重,如今只有合纵一路了。”

    “当时我在列国求救,大家都想坐山观虎斗,现在终于轮到你们了。”赵成不满地嘟囔着。

    “我燕国是要发兵的,只是没有粮饷,各国又都不愿意支援。”燕义赶紧解释,心里却在痛骂赵成,你哥哥赵嘉正与太子但并肩作战,你怎么搞好提这些陈年旧事?

    “以前的事就不要提了,如今唯有同舟共济。齐国的事我们管不了,凭咱们的力量也可以拒抗秦军了。”魏豹心思灵活,他怕谈僵赶紧打了个圆场。“现在的问题绝不能让秦军攻破燕代,秦军一旦解决了北方的事,立刻就会调兵南下,那时魏楚将首当其冲。”

    众人点头称是。

    年轻的张良竟率先站了起来:“秦军势大,北攻燕代之军只有其兵力的一半,单纯地依靠魏楚二国出兵,恐怕难以撼得动秦师。只有在秦国内部点燃战火,然后内外夹攻,方可有所建树。”

    大家望着这个文弱的孩子,一时竟没人说话。是啊,张良太年轻了,他只有十四岁,还没到弱冠之年,那声音里还有不少童音呢。然而他的气度和言谈却使任何人都不能小视,疲弱的韩国怎么会出这等人才?前有韩非,现在又出了个张良,男得呀!好久负刍才道:“张,张少先生。”他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张良,只得不伦不类地称之为“少先生”。“张少先生,秦国内部如同一块铁板,如何才能煽动内乱呢?请,请少先生明言。”

    张良胸有成竹地说:“韩赵之地为秦人新得,民心尚未归附,而且秦法严酷,受刑者不计其数。新郑两年来已经七千人受到处罚,三千人成了残废,民怨沸腾。小可以为,派人从歧山接回韩王,相国等人在韩地召集旧部,伺机起事,韩民必定响应。此时项将军率楚军北上,摄政王引魏师东来,三头并进,韩国复国,秦军将遭到重创,燕代之危也可缓和。王翦回师,燕代联军可迅速南下,魏楚韩联军立即北上,南北夹击。”

    “好!”魏元吉第一个叫了出来,他拍着大腿道:“好,中心开花,外围接应,南北夹击,我军可直抵函谷关,活捉吕政。”


    回复
    2楼2010-04-29 19:58

      “此举成功,只能暂时延缓秦军的进攻势头,我山东列国可获得几年喘息的机会。”别看张良只有十四岁,脑子可比魏元吉清楚得多了。

      负刍赞赏地点了点头:“张少先生晚生了十年,要不韩王安也不至于亡国了。诸位要是没什么意见,咱们就按张少先生的计策办?”

      众人点头。

           第二天便分头离开了新郢。就这样韩国的最后一次挣扎,在少年张良的策划下开始了。如果不是列国配合不利,没准这位少年会提早成名二十年,没准他会和王敖好好较量上一番。

           阳光在密林的缝隙中穿来穿去,如一条条锋利的剑刃,将树林切割成不同的色块。韩安躲在一棵大树背后,神情专注地盯着自己设下的陷阱,一只幼鹿正在陷阱周围转悠呢。
           韩安朴素了很多,麻衣短裙,布帽皮靴。他背着钢叉,腰里吊着两只兔子,与普通的猎者无异。而那白白胖胖的面孔,已经瘦成了一条,但气色很好,眼睛也比以前有神采了。此时的韩安再不是那个玩物丧志的君王了,他学会了打猎、种地,并且越来越觉得这里面乐趣无穷,甚至比斗鸡的乐子还要多。
           自从他被放逐歧山后,不仅要受十户人家的监视,还得自食其力。随行的宫女、宦官受不了这般清苦,纷纷逃离。只有缨子一直陪着他,三年来韩安在缨子的帮助下,学会种田、打猎,两个人还养了一大群鸡,天天去摸鸡蛋成了韩安的一大乐趣。韩安惊喜地发现这平凡的生活,并不象自己以前想的那么坏。
           突然那头幼鹿踩到了韩安部下的夹子,嘤嘤地叫起来。韩安兴奋地冲上去,用钢叉把幼鹿杀死,然后背起幼鹿就往山下跑。韩安高兴极了,这是他几天来的最大收获。
           刚跑出山,韩安就大叫起来:“缨子,缨子,快来看,一头鹿,一头鹿够我们吃三死天的。”
           缨子正在拢田,看到兴高采烈的韩安竟不满地哼了一声:“我当抓住了什么?原来是一只鹿,下回您能抓一只老虎,虎皮可值钱了。”
           “老虎?”韩安吓了一跳。
           “那有什么?我爷爷六十多岁了,还能射杀老虎呢。”缨子收拾起地上的锄头。“走吧,咱们回家去,我给你烤鹿肉吃。”
      二人嘻嘻哈哈地回家了,刚进村子,韩安和缨子就同时呆住了。村子里到处是横七竖八的尸体,那十几户人家竟被人杀绝了。韩安和缨子掉头就往外跑,村口竟被十几名大汉堵住了。韩安刚要大声呼喊,就听身后有人叫道:“大王,臣恭谨大王,王后陛下。”

      二人急忙回头,却见面色蜡黄的张志站在身后。韩安大为惊奇:“张大夫,你不去外国避难,跑到秦国来干什么?”

      “臣思念大王,朝思夜想啊!今天一见大王,恍如隔世。”说着,张志竟抹开了眼泪。

      “臣等恭谨大王!”此时那十几名大汉都跪下了,韩安仔细一看竟发现这些都是自己以前的手下,不是大臣就是贵族领主。

      “诸位请起吧。”韩安也觉得一阵辛酸,他乡遇故人,多少都有点伤感。

      “你们来这里何干?”缨子警觉地问。

      “有要事与大王商量,希望大王随我们回新郑去,相国大人在新郑恭候大王。”张志郑重地说。

      “那你就杀人灭口,他们都是老百姓。”缨子指着满地的尸体,大声责问。

      “他们是秦人,是虎狼,是野兽。”张志怒道。

           “算啦不要吵,你们要我回新郑干什么?”韩安赶紧把二人劝解开。

      张志痛心疾首地捶着自己的大腿道:“陛下,秦人强占我新郑,横征暴敛,乱施淫威,动辄便刖人之足,膑人之膝,新郑街头到处都是受刑之人,韩国人全要成残废了。我韩民是苦不堪言哪!所以相国集结韩军旧部五千人,在新郑等待大王振臂一呼。”

      此时那些汉子无不痛哭,有个黑脸的家伙站出来道:“大王,秦人强本抑末,对我们强守重税,我家历代为商,实在活不下去啦。”

      又有个白净面皮的人哭道:“大王,我等是学子,而秦人强迫我们耕地,简直是有辱斯文。那些秦人派来的官吏连大字都不识几个,现在都是县丞、亭长,就知道杀人哪!”

      又有人叫道:“大王,秦人制定了成千上万条法律,我们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犯法呀,他们连酒都不许喝,这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

      缨子知道韩安没主意,便讥讽道:“张大人,你们就别做梦了。鱼烂不可复全,你们这些乌合之众岂是秦人对手,只怕大家丢了性命。我和韩安在这里过得很好,哪儿也不去。韩安也不会替你们卖命的,秦国的老百姓能受得了,你们为什么受不了?”

      “秦人不是人,他们是秦王的牲畜,是只会杀人的畜生。”张志怒道。

      “可你们也干过什么好事吧,难道韩民在你们身上得过什么好处吗?”缨子对张志的话没兴趣。她自幼在秦国长大,认为天下人就该如此。

      韩安也赶紧点头:“复国的事算了吧,太危险。我可不过那提心吊胆的日子了,现在我和缨子过得不错。”



      回复
      3楼2010-04-29 19:58
        “王后,秦人愿意做奴隶,我们不做。再说我们不是乌合之众,臣与相国大人奔走各国,如今已联络了魏、楚、燕、代各国。如今燕代三十万联军正如秦军主力激战于易水,楚王负刍欲发二十万大军助我复国,魏国摄政王元吉也即将发兵攻取赵国故地,大家已经在新郢签署了盟约。暴秦无道,天下共讨之。”张志知道与这个糊涂君王和刁蛮王后没什么可解释的,便对十余名手下道:“请大王和王后上车,快回新郑。”

        “你们要强迫大王吗?“缨子一挺身护住韩安,大怒道:”你们这些说得好听,哪一个不是为了自己的领地、财产?大王当政的时候,你们哪一个不是贪赃枉法,韩国被你们糟蹋完了,又让韩安替你们收拾残局,笼络民心。告诉你我们哪儿也不去,我们不做国王,也不做王后。”

        韩安见缨子动怒,立刻道:“对,我们哪也不去,张志,我劝你们也别瞎折腾了,找地方过日子吧。“

        这一来大家顿时安静了,谁也没想到韩安过得这么满足。他是国王啊,按说过这种苦日子,气也气死了。

        最后,张志冷笑着走到韩安面前:“大王,我在新郢时,魏元吉曾经告诉大家,那个什么叫王敖的根本不是商人,是秦国的间谍头子。这王后就是王敖钉进韩国的一颗钉子,自她进宫,大王就不理朝政,整日介斗鸡取乐,玩物丧志,致使我韩国沦陷。今天我要清理君侧了。“说着,拔出宝剑就要动手。众人也跟着爬起来,所有的愤怒都集中在缨子身上。

        “敢?”韩安一把又将缨子拉到后面去,指着张志骂道:“寡人被放逐到这荒山野岭,只有王后与寡人在一起。她要是秦国间谍早领赏去了。”

        “她是为了监视大王的行踪,臣不是为了自己,是为韩国的宗庙,为大王的江山,今天一定要杀了这个女贼。”说着,张志命众人将韩安拉开,挥剑就扑向缨子。

        “谁敢?”韩安拼命挣脱众人,向张志的宝剑撞了过来。张志赶紧收剑,剑尖还是划破了韩安的胳膊。

        张志跪在地上哭道:“大王,你不能再糊涂下去了。”

        “谁,谁要是动缨子一根毫毛?我就不跟你们回新郑。”韩安捂住伤处,实际上是退了一步。他并不傻,知道自己要是不去,张志他们真会杀人的。缨子哭着走过去,扯下裙边替他包扎伤口:“大王,这些人疯了,这些丧家之犬疯了,不要理他们。”

        张志怕事情搞僵,宝剑入鞘道:“那好,请大王回新郑,王后一起走。”

        半个月后,张志的车队乔装进了新郑,他们将韩安夫妇软禁在韩立的深宅大院里,然后便紧锣密鼓地准备起暴丨动来。此时传来楚王负刍在新郢阅兵的消息,韩立、张志知道,这是楚国即将出兵的信号,于是定下了暴丨动的日子,并派人通知了魏元吉和负刍。

        韩安和缨子被软禁了,他们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每人里只能靠下棋来消磨时间。这天,韩立、张志带着个孩子来了。大家施完礼,韩立道:“陛下,臣等起义之事定于六月初七子时,全城暴丨动,首先是全力攻打郡署衙门,杀光秦人的官吏,使之群龙无首,然后歼灭各处秦人。”

        “还有三天,计划妥当吗?”韩安无可无不可地问。

        “妥当,全是张良的主意。”韩立指了指他身边的孩子。

        韩安和缨子对望了一眼,难道这孩子是暴丨动的幕后策划?天哪!这是人精啊。此后张良详细介绍了自己的计划,缨子是越听越心惊,按张良的计划,韩国境内的秦人是一个都跑不了。他甚至连如何抵御秦国援军的计划都考虑好了,只要坚守半个月,楚魏援军就会到达,韩国的复国就成功了。

        最后韩立得意地说:“秦人已经知道楚国要出兵了,正在抽调兵力南下戍边。臣如今已经召集了一万七千人,大王只要振臂一呼,韩民会踊跃参军的,估计会有十万兵力。届时秦人困于列国围攻,我韩国就有复仇机会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热血沸腾,跃跃欲试了,除了韩安和缨子,韩安对这事就没什么兴趣,缨子是心寒,韩立计划如此周密,简直无懈可击。新郑的秦人要遭殃了。此时韩安不得不道:“诸位以为万事具备,就去办吧,要真复国自然好,各位都能进功臣阁啦。”


        回复
        4楼2010-04-29 20:00

          众人雀跃,而张志却道:“起事之前,望陛下不要出去,以免暴露行踪。”

          韩安点头,缨子却知道他是对自己不放心。

          当天晚上,韩安不抱任何幻想了,听天由命,所以睡得特香。而缨子辗转难眠,她知道韩国复国纯粹是做梦,强大的秦军会把他们象蚂蚁一样碾死。秦法对暴乱者最为残酷,韩安作为罪魁祸首会被五刑正法的。具五刑的场面是没几个人敢看的,听说是先将犯人刺面、割舌,削去鼻子,然后斩掉左右手指、脚趾,让犯人受斤苦痛后才乱棍打死。

          缨子深爱着韩安,她不能让韩安这么死去,她得救他。想了一夜,最后决定向秦人告密,给韩安一个立功的机会,如此便可得到秦王的赦免。

          第二天上去,她叫来一名使女,指着自己的铜镜道:“到柳荫巷把磨铜镜的姜老头找来,要是姜老头不在了就打听他的消息。全新郑就他的铜镜磨得好,如果他不来就说是王后叫他来的。”说完,给了几个赏钱。
          使女脑子里全是糨糊,有赏钱自然高兴,美孜孜地去了。结果这一去就没了音讯,下午才回来。见了缨子就道:“王后娘娘,那磨镜子的姜老头如今发财了,当了小财主。奴婢好不容易才找到他,说是王后叫他去,老头吓得坐了半天都没说话。最后才找出家伙,跟奴婢前来。”

          缨子长出一口气,幸亏这老头还在。“叫他进来。”

          不一会儿,姜老头颤颤巍巍地走进院来,看到真是缨子,眼珠都快努出来了。

              
          六月初七傍晚,突然有家臣向韩立禀报:“老爷,这秦人不知怎么?在郡守的率领下,自北门而出,一个都不剩了。”

          “什么?”韩立大惊,他立刻意识到有人走露了消息:“再去探。”

          不久,新消息传来,七千名秦人聚集在城北白马邑,似乎在准备作战。张志苦笑着说:“这倒好,不费吹灰之力我们就能占领全城了,快请大王登位吧。”

          “有内奸,你去查一查。咱们提前行动,攻打白马邑。”韩立命令道。

          结果没到子时,城里号角齐鸣,战鼓阵阵,暴丨动的队伍从四面八方打着韩国的旗号,涌向王宫,新郑城很快就被他们占领了。

          韩安和缨子被人们簇拥到城头,接受人们的欢呼。

          大部分韩民不过是想看看那个从不杀人的国王,听到韩立号召他们拿起武器保护故国时,很多人害怕便悄悄回家了。留下来三四万人纷抢武器,其中竟有不少人是残废,而武器是魏元吉无偿赠送给韩立的。韩立在城头上讲得唾沫横飞,却没见到踊跃参军的场面,不禁有些失望。

          韩安更是啼笑皆非,总不能靠这些残废去打仗吧?

          第二天韩立集结了三万人攻打白马邑,秦军见叛军人多,又向北撤退了。而张志则在城中搜刮粮草,巩固城防。但让他们失望的是,迟迟听不到楚国、魏国出兵的消息。

          韩立占领新郑后,的确高兴了一阵儿。但兴奋过后,大家就开始发愁,首先是军械短缺,五万多人的队伍大多装备不全,有的有弓没箭,有的有盔没甲,训练时活象一群叫花子,还有就是粮草短缺。秦人为了应付北方的战事,抽调了大量粮食,新郑没有多余之粮。

          张志心灰意冷地说:“我弟弟张良说,这样的军队不能打仗。楚军、魏军又一直听不到动静,必然他们内部出了问题。所以咱们最好撤到楚国去,补充军需,训练完毕之后,再和楚军一起打回来。”

          “那不又亡国啦?流亡他国,寄人篱下的日子你不感到屈辱吗?我韩立流亡了两三年,谁看得起咱们?狐死首丘,我宁肯死在新郑,也不走。”韩立猛拍大腿,双眼通红。

          “在下明白相国的意思,愿与韩国同生死。”张志叹息道。

          “我等尽力吧。明天贤弟率兵去收复周围城邑,扩充实地。”韩立命令道。

          第二天,张志领军出击,在没有遇到抵抗的情况下,一连收复了六个城邑,韩军的兵力也扩充到七八万人,似乎形式很好。

          又过了半个月,突然传来秦将蒙武迂回到韩国南方的消息。张志一听便惊叫道:“完啦,南下之路被绝,我等被包围了。”

          “你难道要跑吗?”韩立凶狠地盯着他。

               “我家世代忠良,深受君恩,不甘心亡国才与相国复国起义呀,愿与新郑同生死。”张志道。其实他早命令弟弟张良带着家小出城了,张良已经断定了新郑的命运。


          回复
          5楼2010-04-29 20:00
            然后,张良……


            回复
            6楼2010-04-29 20:00
              不久,坏消息传来,燕丹战败,蓟城被围,新郑苦战却终被攻破。少年张良跑到大梁,在朝堂上狠狠挖苦了魏元吉一顿,然后远遁楚国了。魏元吉被张良骂得没词,反站在朝堂上大骂群臣:“你们这些吃人饭不拉人屎的东西,白吃王家俸禄。啊?连点粮食都存不住,弄得本王失约于天下,被一个孩子唾弃,你们这群笨蛋。”
                   群臣见摄政王不可理喻,也懒得理他。最后魏豹不得不宽慰他:“贤弟,不必羞愧,负刍也没出兵,天下之事难料啊?”
                   “对啊!”魏元吉也想起来了,这负刍说得好好的,事到临头怎么也作壁上观呢?“对,派人去问问,堂堂大楚怎失信于天下?魏豹,你去一趟新郢吧。”
              魏豹点头同意,第二天就动身去新郢了。


              回复
              7楼2010-04-29 20:01
                这是在人家的朝廷上骂摄政王……


                回复
                8楼2010-04-29 20:01
                  接下来是在楚国参加的一次军事会议……
                  *************************************************************************

                  大帐里大约坐着二十多人,元吉、魏豹、赵成、燕柏和韩成都是王敖认识的,但主要位置上居然还坐着个十五、六岁的的孩子,王敖却从来没见过。大帐里的会议明显是魏元吉召集的,他居中而坐,面目威严。此时魏豹正在发言,只见他痛心疾首地说道:“诸位,以前大家不听我与公子元吉的忠告,如今怎么样?国破家亡啦!产业、山林、田宅、妻妾全完了吧?我们南下北上,合纵十年,而列国君主都为蝇头小利而拒绝我们,现在呢?全成丧家之犬啦,是叫花子!不过是向负刍讨一口饭吃……”众人都把头低下了,有几个脆弱的竟抽泣起来,魏豹也难过得说不下去了。

                  魏元吉猛然一拍桌子:“哭有个屁用,唯今之计,只有打回老家去。要不然,只能在他乡等死,万一楚、齐灭亡,我们连去的地方都没有啦。”

                  此时韩成瞥了魏元吉一眼,他指着身边的孩子道:“在座诸位的遭遇都一样,本应同仇敌忾。但前年,张良策划韩国复国,计划不可说不周详,本该魏、楚响应,一起动手。可后来新郑起义成功却内无粮草外无救兵,致使大王韩安惨死,相国韩立殉国。哎!在下只怕到头又是一场空欢喜呀。”

                  王敖在帐外吃了一惊,那个文弱的孩子就是新郑复国的策划者?如此年轻,简直是第二个甘罗。

                  魏元吉的脸红了一下:“公子辰是在职责本王,本王不怪你,这难言之隐别人也很难理解。”

                       赵成摆手道:“算啦,以前的事就不要提啦,关键是大家一心一德地复国。如今要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人,齐楚、燕代、匈奴、林胡和我等,与吕政拼死一搏,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对,对,赵成说的对,我先合计一下。”魏豹掰开手指头,好象要算计什么。“这楚军百万,齐师六十万,燕代联军三十万,我等如今在楚国已经聚集了十几万人,这是二百万大军。要是匈奴南下,这秦国之亡也就指日可待啦。”

                  众人马上欢呼起来,似乎已经胜利了,只有小张良冷眼无言。

                  此时东门田走进大帐,他向众人抱拳道:“诸位,刚刚得到了消息,匈奴单于率三十万骑兵南下了。如今已经攻破秦长城,占据了秦国北方了二十余座县城,大军还要南攻。”

                  “妙,妙!”大家拍着几案叫好,似乎咸阳已经完了。


                  突然年轻的张良站起来,他轻蔑地扫视着帐里的每一个人,脸上是与他这个年龄颇不相称的轻蔑。只听张良冷笑道:“诸位,纸上谈兵,每战必胜啊!先不要高兴,匈奴人这么快就攻破秦国二十余县,只能说秦人早有防备,他们肯定退到黄河南去了,而匈奴人根本不敢过黄河。”

                  魏元吉死死盯着东门田,东门田只得咳嗽一声道:“没有歼灭秦军的消息。”

                  众人这才明白,纷纷向张良抱以惊奇的目光,连帐外的王敖都使劲晃了晃脑袋,十几岁的孩子脑筋竟如此冷静清楚,太难得了。

                  此时张良接着说:“诸位,唯今之计,首先是联军尽快统一号令,协调部署,其二是马上到齐国求援,楚军几个月内必败,没有外援我们是挡不住秦军的。”

                  “胡说,项燕乃百战之将,五十万大军,怎么会必败呢?”魏元吉觉得这孩子太狂妄了,在众多贵族面前,一点尊卑都不懂。

                  “楚军无粮,听说楚王为这事急得牙都掉了好几颗。无粮之军如何能打胜仗?”张良竟成年人似的叹息了一声。

                  “对呀!”韩成一拍大腿:“诸位张良是我们韩国的神童,他的话有道理。”

                  “首先要统一号令!”魏元吉撅着嘴说。

                  “公子元吉武功盖世,熟读兵法,又是魏国的摄政王。本人与三万赵人愿意听从公子号令。”赵成先叫了起来。

                  “本人的两万人听公子号令。”燕柏道。

                  “这,这……”韩成看了张良一眼:“一万韩人愿跟随公子元吉。”

                  魏元吉呵呵大笑,他一直想当联军统帅,终于如愿以尝,虽然统帅的是一群丧家之犬但也是联军呢。

                  这时,张良又站起来,他背着手走到门口,然后转身对大家道:“秦国的富强不是偶然的,他们敢用十二岁的甘罗做丞相,这叫不拘一格。明明没有领兵的才能却还要逞强。嘿嘿!”说完,张良转身走了。

                  大帐里立时陷入沉寂,好久魏豹才笑道:“这孩子以为自己能经天纬地呢,太过狂妄,将来必定没什么大作为。”

                       众人又笑起来,而王敖却知道,这孩子竟来肯定能经天纬地!



                  回复
                  9楼2010-04-29 20:02
                    唉,当时的感觉就是看着不过瘾


                    回复
                    10楼2010-04-29 20:03
                      精彩。这段我看过,是站在书店里看的。说实话,我还是喜欢这种传统的读书方式。


                      回复
                      11楼2010-04-29 20:09
                        捧着书的感觉的确很好,只是有时书店里的书翻得太烂,就感觉不好了

                        再回头看一遍,猛然发现有错字!!!

                        只能遗憾了……


                        回复
                        12楼2010-04-29 20:24
                          那就把书卖回家来慢慢看,遥想犀牛坐在台灯下,手拿一本书的样子,一定很可爱。


                          回复
                          13楼2010-04-29 21:59
                            首先还得有卖才行,现在发现图书馆真是个宝库


                            回复
                            14楼2010-04-29 22:15
                              常常把图书馆的书借出来转手就送去复印店的人……
                              或者图书馆会定期清理旧书的,有不少可以淘
                              靠这个方法等到了一本最后一次重印大概是96年的旧书。。。


                              回复
                              15楼2010-05-01 00:03
                                我也常干这样的事,借书出来复印,专业书籍难买又很贵,等出了学校真不知到哪里去找

                                图书馆从没见它淘过旧书

                                倒是有同学借了书再谎称丢了,赔二十倍的价钱也没多少,都是几毛一本的


                                回复
                                16楼2010-05-02 14:01
                                  这事我干过,很好玩。


                                  回复
                                  17楼2010-05-02 14:35
                                    果然,智慧是共通的


                                    回复
                                    18楼2010-05-03 20:54
                                      最后王敖到底有没有取英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0-02-21 1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