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同人设定创作吧 关注:7,987贴子:146,759

【十殿阎罗·第九殿】saber 为恶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空,求勿吞


IP属地:广东1楼2021-12-04 16:00回复
    【英灵】朽然鹿威
    【真名】丸目彻斋
    【职阶】saber
    【阵营】人
    【属性】守序•中立
    【出典】史实
    【地域】日本
    【武装】狮子威•一文字
    【喜好】和歌、三味线、添水声
    【厌恶】庸君、名利场、市井气
    【印象色】青绿、石灰
    【外貌】
    以太刀为拐,身形矮小的老人。面目和手臂上很难看到光泽与肌肉,只有皱纹和老人斑占据着衰败的躯壳。身上披着青翠的羽织,大概是该从者唯一能够给人带来生机感觉的所在。枯瘦的身躯虽无死意,但也只能给人以庭院蹲踞之感。
    换而言之,缺乏世俗的活气。


    IP属地:广东2楼2021-12-04 16:01
    回复
      ——从者详细——
      能力参数:
      筋力:E
      耐久:E
      魔力:E
      魔力:E
      幸运:C
      宝具:-
      职阶能力:
      对魔力 E
      一工程的魔术也很难无效化的程度,连一般的驱逐魔力之护身符都尚显不如。这种程度的守护,连一般的魔术师都可以轻松突破。作为saber的职阶而获得了这一能力,本身于史实之上并无此般能力的存留。
      虽然,以其衰朽之躯,即便拥有高等级的对魔力也很难幸存其间吧。


      IP属地:广东3楼2021-12-04 16:01
      回复
        保有能力:
        天下第一 E
        归国之后与弟子高举的,自师父逝去之后无人敢争的天下第一的大旗。苍老的武人手搭在剑上,宣告着归国的喜悦。
        让自身的真名无法掩藏,让未及神域的武者受到重压,那之后,以此残躯也可与此刻之英杰争锋一二。
        ——师兄弟之间自然无人与我争夺西国的荣誉,前代的剑圣也已然逝去,那以此刻而言,天下第一剑豪之名自然非我莫属。于是乎,率众弟子于昔日厌恶己身的君主战死之后归于国中,以天下第一之名开场传道。
        其为新阴_体舍流流祖,安土桃山时代第一剑豪,丸目长惠是也。
        虽其然,此之天下第一并非能如何服众,而是以新阴流开枝散叶后无可阻挡的威势所攥取。该从者确实是当是时剑术出众之辈,然并非是可以彻底先于其他剑者登临神域之人。此身登临天下第一无人敢应亦是如此;徒者先行试合伤之,修书亲戚事者阻之,讨伐兵戈事者避之……及至真心试合之时,能以一成余力面对完满之态的该从者都是难事,更何谈乎取胜?遑论持铁炮者于道场环伺,着大铠者于殿前呼喝?
        因而,未曾有人能与此之剑者发出不服气之声。故而该从者确为天下第一剑豪。
        “想笑的话,就笑吧。讥嘲也好,辱骂也罢……最终胜利者,始终是我。”
        不动心 A
        体舍流之神髓,无可动摇的一念孤勇。
        以劈砍应对劈砍,以剑戟阻挡杀场。所谓体舍流立派之本,一旦拔剑便绝不动摇之决心是也。让精神上的干涉无效化,让兵锋的威势恒常如一,此后顺延长剑向外招荡的,便是无存守御于其间的绝杀之【剑】。
        体舍流为实战兵法。有别于后日所盛行的竞技剑道,古传于战国的纷乱之剑是为战场而作;将对将,将对兵,将对众。太刀再如何展露刃锋,亦无法与长枪比拟。自然,以太刀应对枪众的技艺也并非真实存世,然而以决死之心面对枪阵之大潮,却于此间存立。
        以不动明静之心面对竹枪乱潮后,自然有勇气生发于胸腹,以此等决心去攥取天下第一之名号,自然可以无惧于乌合嘈杂之众。
        刀枪剑戟,飞禽走兽。任何可以驱使、可以依凭之物皆可作为武具使用;该从者的剑并非是有形不便之物,可以斩杀敌手,获取胜利的方式,便是【剑道】。
        因而,哪怕是以现代之铁炮轰杀,亦可以称颂为:体舍流之奥传目录,风势之剑。


        IP属地:广东4楼2021-12-04 16:02
        回复
          持有宝具:
          天尊地卑_水急不流月 B
          种别:对人奥义
          等级:B
          最大捕捉:5人
          最大范围:1~10
          新阴_体舍流秘传目录,该从者于中年完成的最终极意。
          如月高悬,如星隐曜,湍流的杂音无从干扰此刻的宁静剑锋。那是无需凭借顽健的体魄、骇人的巨力、爆裂的疾速便可以完成的,属于人智的结晶。
          相传,古希腊的大贤者以透镜聚焦太阳的辉光,于海面上卷积熊熊烈火,焚尽一切。与之相近又相异的基于透镜的原理使用,便是【折射】。该从者的技艺源泉,便是如此形貌;拳打脚踢在老去之后已经很难再有威力,肌肉已经萎缩、神经已然迟缓,此刻风烛之年的该从者所能凭借的只有奇巧——或者可以称呼为借力。
          已经无从居合了,那就逼迫敌手自行居合而死;已经无力射击了,那就偏转枪口调头而发。让全身尚可以支配的肌肉与神经再一次为胜利而收缩舒张,在一次次微小偏转的折射后达成渺小的奇迹:并非是剑技的剑技,让任何指向该从者的兵法或财宝在一瞬之间转向他处,随后向着原本的持者继续喷吐致命的光焰。
          十步以内,刹那反转。
          年盛的二天一流剑士,面对握着刀柄缓步走来的老人选择了退去,并非是自觉技艺的弗如,而是出于性与灵的警告;无断无想无空无限...最终不过一抔黄土,那一刹的畏缩之后便是双方的点到为止,如同未曾稽古一般烹茶赏樱,最终分别不见。
          或许尚未触及【境界】的里侧,或许尚未抵达【神域】的彼端。但即便如此,这一剑——
          足够。


          IP属地:广东5楼2021-12-04 16:02
          回复
            从者详细:
            日本战国新阴流四天王之一,新阴_体舍流流祖,享有【剑术天下第一】美名的大剑豪。
            于十六岁时在阵前显露出过人的天赋与武功,在十九岁时拜当是时之剑圣•上泉信纲为师,进行剑道的修习。二十二岁时,取得免许之证明。
            其人为天才剑者,但并非为良臣大将。因而与君主不合而遭受驱逐,及至昔日的主君战死阵前后方才回国。
            适时三十三岁,以体舍流之名义称【天下第一】,为相良氏剑术指南役。
            然而此人并非为剑术之极者,若以其形貌定论的话,应该称之为【得势之人】。
            年老体衰何以为剑乎?技乎?
            曰否。
            羁绊故事•一:
            身高/体重:3975px•53kg
            出典:史实
            地域:日本
            属性:守序•中立 性别:男性
            玷污剑之纯粹之人,然,亦为登临剑之顶点之人。


            IP属地:广东6楼2021-12-04 16:03
            回复
              羁绊故事•二:
              喧哗的,吵闹的,努力的活着的老人;虽然自称喜欢安静的居所,但依然坚持着发出噪音,并称之为【和歌】。
              是那种很常见的公园聒噪大爷,甚至很难确信其确为可以在历史上留下名号的英杰或恶棍。即便他的手边是冷艳的太刀,以外观气质而言缺乏活人的气息。
              与御主的沟通恐怕会很不顺利吧,因为并非是如何能听到他人话语的存在,以自我的意志我行我素地去执行——或者说是去【歪曲】命令,虽说从结果而言确实是达成了原定的目标,但过程的更替会让刻板的御主更为头疼吧。
              因为其再如何招摇放浪,那也只是刻画于真实之上的表象,其作为从者的本质,为毋庸置疑的【恶】。
              过程怎样都无所谓吧,哪怕是用坚牙去啃啮,用拳脚去殴打,只要能够获得胜利,这自然是剑道;所谓的实战不就是这样吗?
              体面者会暴怒,落魄者会依从,随后掀起大潮,曾经的落魄者变得体面,而那份决死的心意也自然失落。
              而此人,一直坚持着那种恶气。
              不曾掩藏。
              羁绊故事•三:
              ——习武之人,要养三分恶气。
              从唐国向东,一直到本州列国,尽皆如此。所谓的恶气,并非是为恶,亦非是暴虐,而是勇武的绝对化体现,是绝不动摇的意志在萎頓躯壳上的升华。
              如若履冰而歌,居险仍饮,高悬于内心之上的,是持剑者自我构筑的三尺神明。
              因而,不敬神,不尊矩。
              我要胜,要为天下一;那就让敌手自溃,无以为战。让群众哗然,却只可忿忿。此后自有畏惧者为我加冕,称颂我为天下一,有后继者提履奉教,身体力行。
              因而以此心之傲慢,自然鄙夷同为师范门下之他人。
              求神何劳?我自为神。
              求胜何法?不肯屈尊。
              那样的剑,那样的胜,只不过是羸弱者的体面罢了,并非是什么可以称颂之事——寄托于别处的梦,终究不可为自身的梦想。
              所以,畏惧我吧,嘲笑我吧,讽刺我吧,嫉恨我吧。
              我行之事堂堂正正,我出之剑无往不利。
              彼无可取而代之。


              IP属地:广东7楼2021-12-04 16:03
              回复
                羁绊故事•四:
                势剑 EX
                在进行战斗前,准备尚未完成之时便已然挥剑之事实。敌手的战力会无可避免地得到削弱,某种意义上,是与破坏工作同类型的才能。达到rank EX的级别的话,对手进军之前能够保有二成兵力可以进行战斗的话,便足以称之为【名将】了。
                万事万物的行动都会构建为【势】,或者是依凭于【势】。让对人心的掌握在战斗前进行污染,借助或操作【势】的能力,便是该从者最高的剑术。
                “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剑道的体面是大名赏赐,而跳出此地后再俯瞰,便会有亚当羞愧之同感。因而,此人并未醉心于所谓的剑艺,从而踏足于【剑圣】乃至于更为高妙的境界。
                那些所谓之境界有何必要吗?
                以军势威逼,以家人相胁,以火炮锁定…那之后,再怎样的剑士也无法自得拔剑吧?只要还未超脱于人世,那么总会有放不开的牵绊吧?那么,就算我已垂垂老态,只要还足以挥动这太刀,称呼为天下第一也是成立的吧!
                ——故而此人为毋庸置疑之【恶】。
                然,其亦为光明磊落之剑者。


                IP属地:广东8楼2021-12-04 16:04
                回复
                  羁绊故事•五:
                  若是恶气少于三分,则失去锐气,踯躅不敢前;若是恶气多于三分,则进退无据,意满于夜郎。
                  此即为此世诸多剑者的写照,或犹豫不决,为大限将至方才明悟。或着魔于剑,非得以试合决断胜负。以此等丑陋之形貌又何谈抵达剑之极处呢?
                  剑是纯粹的,亦是污浊的。只要秉承一往无前的心去不动摇的御使,任何兵器都可以称呼为【剑】。何必去狭隘的定义剑是什么呢?
                  于是乎,放空自我——
                  从心中奉得神明大灵,随后自有千万道路现于眼前。
                  哪一条是需要选择的呢?
                  自然都不需要。全部道路最终指向的都是一致,那是可以命名为剑、枪、刀、弓、诸多事项,诸多道路的极点所在。
                  剑道之人称呼为【剑圣】,它道旁路之人亦有对于其的称呼;无论如何称呼,它的意义都不曾改变:即为极点。
                  若说是抵达所谓技艺之极点,那老者离抵达尚有无可数之阶未曾攀登。但若是称呼为胜者之极,于鼎盛之年却已达到。
                  先代逝去,后继未起。
                  即便世人多有诋毁,可此方之剑依然已登临位界。
                  因此,
                  此人为登临剑之顶点之人,亦为玷污剑之纯粹之人。


                  IP属地:广东9楼2021-12-04 16:04
                  回复
                    羁绊故事•最终话:
                    一般而言,从者现界之时会伴随着自身对于圣杯的索求,以最强盛的姿态夺取胜利。
                    而该从者在回应召唤之时,却并未选择理论上来说的盛年姿态,而是以垂垂老矣的将死侧面回应着,无法体现剑术之精奥,亦无法得到肉体的顽健;做出此般选择又是为何呢?
                    老年后才得以自由,却失去了肆意的权利。
                    垂危后才完成剑业,却不存在施展的余地。
                    那就让这副残躯回应圣杯的期许,回应自身的愿望所在,一展剑术大观与肆意妄为吧。
                    虽然羸弱却也顽健,虽然无力亦可挥出致胜之剑。
                    故而,其与圣杯寄托之愿望已经完成。
                    怎可有未完之愿需要圣杯?
                    何必寄托于如此缥缈之物?
                    烟波浩渺中,浪里行船者,原是钓归人。


                    IP属地:广东10楼2021-12-04 16:04
                    回复
                      悖逆:
                      锁足:将敌手肢体予以破碎者。
                      阿鼻:承受极大痛苦者。
                      平等:对抗或者诛杀高位之人者。
                      破神:非为破碎肢体,而为摧毁精神者
                      不义:非为承受痛苦,而为施加恐吓者
                      伪冠:非为诛杀高位,而为篡居高位者


                      IP属地:广东11楼2021-12-04 16:05
                      回复
                        剑中异端,或曰,剑中之屑
                        并非追寻武之极境,无意寻觅道之深邃,不在乎所谓剑之境界,不理睬所谓德之高尚
                        锋芒者,取胜之器也
                        无善无恶是圣人,善多恶少为贤者,然,世间并非唯有善恶两途,那同往一切终点的道路可说是其数无穷,但独一无二的终点却不可能兀自分裂
                        故,挥剑问终点,其道何无穷?
                        再,步踏煌煌路,一剑不胜寒!
                        可以说,是在燕子广袤的“剑豪宇宙”中最为独特的一颗异彩炫星,不以剑之极来约束自己的人生,而是活出『人』的骄矜,遗臭流芳俱归己身,然后,成就无从质疑的『既定伟名』,这又如何能指责其并非天下第一呢?
                        不申接


                        IP属地:天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1-12-04 20:00
                        回复
                          羁绊文字量虽然增量了但本质来说还是非常意识流,不过前面面板的叙说很好地弥补了这一点,两相补充之下人物形象其实很是鲜活。白云城主有言曰“剑士只需诚于剑 不需诚于人” 和这个人物的理念某种程度来说,又相通又相违,很难不两厢对照联想。


                          IP属地:广东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21-12-05 00:16
                          回复
                            明明行事不择手段,歪门邪道,但是内心又一片坦坦荡荡、光明磊落;一方面追求剑之顶点的心是纯粹的,一方面又用卑劣的手段玷污了剑的纯粹;真是很难分辨羁绊五里面描述的到底是诡辩到自己都信了,还是天生就带着这种异样的逻辑。最后到了迟暮之年反而因为收敛而变得感觉似乎“正常”了。无论如何,屑是真的屑,人设也是真的很有趣。另外,我很好奇,宝具的实际效果是——挥出一道,然后在场所有人的攻击就全部指向目标,这样的吗(


                            IP属地:四川14楼2021-12-05 15:06
                            回复
                              这是称得上剑者吗?
                              那或许是的。
                              身为执剑之人,无须手中有剑,而是需要能以心问剑。
                              换而言之,
                              并非是以剑理御剑,而是以剑理御万物。
                              不择手段是剑,堂堂正正也是剑,以炮弹轰击是剑,协众人袭来亦是剑。
                              剑者交锋所求的莫过于胜利罢了,顾有逢敌亮剑一说。而那协同万物万势谋定而后动的剑理,又何尝不是剑术呢?
                              毋庸置疑,通过能力值与技能以及宝具的配合,就已然能将眼前剑者的形象提现出来了。虽说颇有意识流的写法,却已然足够。


                              IP属地:福建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1-12-06 00:5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