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瑜吧 关注:32,771贴子:655,454
  • 20回复贴,共1

公瑾英年录第二部,小乔初嫁修订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百度,先干为敬!


IP属地:美国1楼2022-07-25 09:36回复
    引子
    本书是【公瑾华年书】中第二部。【公瑾华年书】共五部,包括 1)公子如玉,2)小乔初嫁,3)中流砥柱,4)赤壁西风,5)巴丘落叶。
    --------------------------------------
    浔阳江水面宽阔。斜阳似血。粼粼波光映出殷红一片。
    “夫人,日落了,外面凉”
    站在官船的船头,小乔不理丫鬟的提醒。若有所思。
    本来在替他赶制数套冬夏衣物,此去西川少说也要一年。
    说好他回来准备行装和粮草;起兵伐蜀获得主公批准,他高兴得像个少年。。。
    今天下午,主公派人来周府。
    手谕只有十四个字:公瑾暴疾,延医调治,效微,速往巴丘。
    小乔望着江水中渐渐黯淡的夕阳,思绪绵长。
    十一年前的那个傍晚,也是这样斜阳如火的傍晚。
    ------------------------------------------------------------------------------
    父女三人乘船返回皖城,他们的故乡。
    江水如镜,白鸥齐飞,倒影着斜阳。两岸的春色已经盎然。嫩绿的柳枝发出了新芽。
    父亲乔轩,人称乔公,本是皖城士绅,不喜政事,加上北方连年兵乱,故而不愿出仕。
    母亲是大家闺秀,可惜早亡,留下长女乔碧筝,幼女乔锦瑟。相差两岁。
    乔锦瑟今年十六岁,碧玉年华。坊间昵称小乔,
    阿姊今年十八岁。闺名碧筝,人唤大乔。
    她们祖籍庐江皖城。家境优渥。
    父亲桥(讹为乔)公,四十岁上下才得一双姐妹花,钟爱得如获至宝。父母都喜欢音律,女儿的名字便是乐器。宠爱有加,悉心教养。两姊妹琴棋书画,俱有涉猎。尤善音律。
    阿姊桥碧筝琴曲略优,而桥锦瑟,则乐舞一绝。
    两个女儿出落得如花似玉,美艳无双。成了远近闻名的倾国倾城之色。
    庐江太守刘勋投靠了权臣曹操,正在当地大肆搜寻美女以便进奉曹氏。
    无论如何,乔公也不想让两个宝贝女儿侍奉年近半百的曹孟德,还是做低级侍妾。
    更听说,曹操其人其貌不扬,身高不过七尺,矮小猥琐。
    没办法,乔轩只好带着女儿们逃出皖城,躲到偏远的乡下。
    直到最近,听说‘江东双璧’孙策孙伯符,周瑜周公瑾,联手夹击皖城,一举占领了庐江府。刘勋北逃。
    这才决定回家看看。更主要的,乔轩早就耳闻江东的两个青年英杰,心里隐隐有喜爱之情。想悄悄观察一下。看着两个国色女儿,难免有些想法。
    “大乔,小乔,爹有话和你们说”
    姐姐的脸红了,而她,还在为没捉到的鱼生气,并没注意父亲说话时的凝重。
    “大乔小乔,伯符将军公瑾将军明天就要进城。江东双璧,公子无双。你们要不要去府前街看他们入城?”
    大乔低头不语。小乔茫然仰头:“公瑾将军?是孙伯符将军的副将?”
    “周公瑾名冠天下,文武双全,精通音律而且姿容清雅”父亲说,捻须微笑。
    “江东十分美,九分在周郎。”大乔默默道。
    父亲和姐姐一人一句。看来十分欣赏这位周瑜周公瑾。她却不以为然,她不喜欢那些附庸风雅,摇着毛扇,自诩多才的文人。。她喜欢万马军中如一道闪电的无敌之将。
    ---------------------------
    官道上一黑一白两匹马在飞奔。
    马上两个俊朗青年,衣着也是一黑一白。黑马上的青年身穿黑光铠,黑色兜鍪,一领黑色披风。雄壮威风,霸气阳刚。
    白马上的青年白玉儒冠,缀有白色孝带,身上白色素袍,白色披风。高大英武,玉树临风。
    两人并驾齐驱,骑术颇佳,纵马奔腾如风驰电掣一般朝着皖城驰去。
    (1)
    建安四年春,潜山脚下,银河左岸,美丽静谧的皖城,浸于一片桃花杏雨中。
    庐江太守刘勋的府邸门前大道,名曰府前街。
    她和阿姊换了男装,混迹于看热闹的百姓中。
    旌旗招展,人声鼎沸。
    盔甲鲜明的东吴甲兵气势如虎。
    她紧紧拉住阿姊的手,掩饰着心中的慌乱。偷偷瞄向“孙”字大纛旗下那个威武伟岸的青年统帅.
    “锦瑟,手这么冷?我们回家吧”
    她偷眼看阿姊,大乔脸上毫无幼妹的紧张兴奋,却挂着淡淡地失落。
    她不情愿地再看了一眼黑骠骏马上的小霸王孙策。低头挽住阿姊的手,随她离去。
    城西乔家大宅后,是一片翠竹林。
    午后艳阳斜照,曼妙琴声萦绕林间,伴着翠鸟啼鸣。
    “锦瑟,饭也不吃,阿嬷到处找你”竹林尽头的月亮门边,大乔袅娜而来。
    “阿姊”翠竹林中,闪出白衣的绝色少女。身后青衣小婢捧着桐木琴。
    “大小姐”小婢敛衽。
    “锦瑟,小雅,你们不想再看看孙伯符么?”
    斜睨一眼小乔,小雅笑道:“当然想”
    “吴侯来了。”
    “真的?”小乔惊诧中带着好奇。
    “说是拜会乡绅,实为筹募军饷”大乔淡淡道。
    气喘吁吁地跑到花厅的碧纱橱内,隔着竹纱帘,那个高大强壮的身影仍然那么清晰。
    小乔屏住呼吸,他的声音像一柄重锤敲在她的心头。每一下都为之一震。
    “乔公慷慨劳军,捐助细软金银,孙某及父亲在天之灵都十分感激。”
    他抬手抱拳,身上的黑光铠甲哗哗作响,浑身上下迸发着男子气慨。
    小乔的心如小鹿乱撞。
    “岂敢岂敢,老朽能助将军些许薄力,求之不得。”
    父亲的语气些许无奈。
    太守刘勋本不是爱民之官,乡绅士族在其治下已日渐贫弱。此次东吴兵来,父亲怕是拿出了家私。
    “哼,又来搜敛,连娘的私房首饰爹都拿出去了”大乔不知何时站在身后,吓了她一跳。
    竹林溪边,琉璃亭内,
    大乔抚琴,小乔作画。
    “锦瑟,你看孙伯符如何?”
    “阿姊,你问这是何意?”
    大乔未曾答话,小雅已经噗哧笑出了声。
    “锦瑟,我可听说,孙将军明日还要来府”
    “是吗?”小乔画笔一颤,一朵梅花顿时化作一团红雾。
    大乔微笑,手指轻弹,一曲【流水】时而如涓涓细流,时而若奔波大海。
    “何方狂徒,竟敢偷窥我家小姐?”
    大乔的侍女小箐忽然喝道。
    粗竹背后,转出一青年公子,白衣素冠。
    四个女孩儿一时间竟然呆住。
    这位公子剑眉,朗目,高鼻,肤白。双眸宛若晨星大海。
    身材挺拔隽逸,风骨超然。
    有些昏暗的竹林里立刻像射进了灿烂阳光,豁然开朗。
    一时间的沉默过后,小菁悄声对大乔道:“大小姐,这人长得绝美而帅气,难得一见的英俊郎君”
    大乔瞪了小婢一眼。矜持地没有搭腔。
    “这位公子,你偷听我家小姐抚琴?”小菁最先清醒,走上去问。
    公子双手合拢抱拳,恭敬施礼:“在下周瑜,打扰小姐,抱歉。”
    “说吧,为什么鬼鬼祟祟地窥视?”小雅也跳过来责难。
    趁着小雅跳出去的时机,小菁又附耳道:“大小姐,原来是周公瑾,虽和孙将军一般英武绝伦,气质却比吴侯儒雅潇洒,缓步走来,如临风玉树,卓尔不群。看来合大小姐的品味。”说完掩口偷笑。
    “瑜路过此处,闻小姐此曲意境高远,志在知音。只一乐符略有偏差。非刻意偷窥”周瑜再次躬身。
    “你。。就是建威中郎将周公瑾?”大乔忽然站起来,盈盈见礼。
    “是”
    “曲有误,周郎顾,看来所传非虚。”大乔微笑“周将军要去哪里?不要被我的曲误耽搁了”
    “正要去桥公府邸,退还一些细软家私”
    “哦?你们拿都拿了,为什么要退还?” 大乔诧异道。
    “主公志高万里,理当思民所思,虑民所虑。值此兵乱之年,百姓士绅本已贫羸,更不能随意征掠。否则我东吴军旅与袁绍董卓之流何异?”
    周瑜说得平静自然,在大乔眼里,却是霁月高风一般。她心里真的想留下母亲遗物做永久纪念。正在怨懑这些私藏被孙策军搜刮。
    “小菁,你引周公子去见老爷。”大乔面无表情地吩咐。
    周瑜深施一礼:“瑜刚才孟浪,请小姐宽宥。告退。”
    目送小菁引着周瑜走远,大乔怔怔地,一言不发。她暗自在想,为何脱口而出把他叫做周公子,而非周将军。
    小乔撇撇嘴:“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周郎?说他出身庐江豪门,果然文邹邹地一身世家子弟的傲慢。”
    小雅笑道:“他长得真是好看,漂亮得耀眼!”
    “漂亮对男人可没什么大用。得像孙郎那样又漂亮又勇武的郎君才最。。。”小乔的话音未落,大乔嗔怪道:“阿锦,你也不好好管管你的丫头,女儿家,对陌生郎君评头品足,让外人听见,觉得我乔家女儿轻浮。”
    小乔如何不知阿姐的话是一半说给自己的。急忙做个鬼脸用手比划着让小雅禁声。
    2
    “公瑾将军,老朽万分感谢吴侯发还这些家私。”
    “多是已故桥夫人的私藏,想必两位小姐愿留作纪念”
    乔公躬身道:“将军沙场骁勇,却心细如发,老朽敬服”
    周瑜还未回话,忽然一阵脚步声。
    “周将军,不好了,我军刚才被黄祖之子率兵偷袭,主公负伤”一名校尉禀报。
    “乔公,周瑜公务在身,告辞”周瑜抱拳转身,飞蹬上马,奔驰而去。只留一缕尘烟和飞扬白影。
    透过碧纱帘,大乔小乔目不转睛地看着纵马离去的周瑜。
    “江左周郎文能安邦,武能定国。老朽若得此人为婿,可慰余年矣”乔公看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抚须微笑。
    “爹,您胡说什么呀?周公瑾风雅有余,勇武怕是不足。如今乱世,生为男子,当横枪立马,战力无双。他这样的美周郎,还是留给阿姊吧,她喜欢识音律,晓诗文的俊朗才子。”
    “哦?那爹的幺女呢?你喜欢什么样的?”乔公饶有兴致地看着小乔。
    “老爷,我的二小姐喜欢孙伯符将军。”小雅抢先叫道。
    小乔满脸绯红,偷偷地瞪了小雅一眼。
    一连数天过去,小乔有些坐卧不宁。时常带着小雅不知去向。
    大乔倒是一如既往,每日竹林练琴,早课读书。午后绣工。只是少言寡语。似乎心事重重。
    乔公看在眼里。心中思虑。两个女儿天生丽质,才色双绝。艳名远播的同时,作父亲的却隐隐不安。
    她们已到嫁娶之年,垂涎之人甚多。比如丹阳太守袁胤就曾遣人提亲,欲纳大乔为妾。若不是本地太守疲于对战孙策,爱女怕是早就被胁北上了。
    乔公作为地方赋闲乡绅,对手握重兵的军头如何能拒?与其嫁给袁胤袁术之类的油腻老男,不如早日为女儿选个少年将军,也不枉女儿的青春。其实孙策一到皖城,乔公便已盘算此事。才有捐资劳军一举。果然孙伯符被成功引来乔宅。正盘算如何让孙策注意女儿从而主动提亲,却又见到了传说中的吴军灵魂人物周瑜。如果说孙伯符少年诸侯,雄霸天下的气概让乔公欣赏,那么周公瑾文武双全,霁月高风的气质就是让他惊艳。乔公不由得踌躇,最好是两个女儿,嫁得两位佳婿。
    “大小姐,吴军中有人来了,指名要见小姐”小菁的禀报吓了大乔一跳。
    急忙换了衣服,来到前厅。父亲已经在和来人寒暄。
    “末将奉命,面交府上大小姐一物”眼前的下级军官穿着扈从的衣饰。
    “来,碧筝,这位军爷说要面交你一物”乔公看着大女儿,心里琢磨着是谁,送了什么给大乔。
    小菁接了长长的锦盒。随口问:“是谁给我家小姐的礼物啊?”
    “主官有令,不得透露,说是大小姐打开便知”
    送走扈从,乔公催促女儿打开礼物。
    打开锦匣,露出一柄带着幽幽碧色的古琴。
    大乔痴痴地愣住了。半晌无言。
    一旁的乔公和小菁对看一眼,不知其故。
    “碧筝,怎么啦?这琴是谁送来的?”
    “爹,这。。。这。。太贵重了。这是传说中司马相如的绿绮琴,失传已久,价值连城。”
    “既然这么贵重,一定是吴侯送的!”乔公抚须微笑。
    大乔抱着琴,整个下午都在发愣。
    心里隐隐闪过那一身白衣。
    可是父亲说得也对,这价值连城的名琴若非一方诸侯,谁又能够拥有?
    她仔细地翻看这把琴,忽然在蜀锦琴套上发现几行隽秀飘逸的章草,顿时心中狂跳不止
    筝弦子期怨,琴音故人心。
    乌啼鸣翠谷,杏雨锁春深。
    秦风传破甲,汉宫逐上林。
    横槊纵千里,盛世叹古今。
    纤手拨日月,榴裙理乾坤。
    皖城咏春--瑜奉碧筝小姐慧鉴
    周瑜自从送出了家传古琴,心里十分忐忑。他二十四年的生命中,头一次这样冲动不已。
    大乔文静端庄,貌美如花,她长得比蔡昭姬漂亮十倍,比起袁绰也略胜一筹。而音律却比起袁绰高明多多。
    在到宛城之前,就已经听说了二乔的艳名。本来他并不在意,只是孙策不断地搜集打听此二女的消息。
    一旦上心,得来的消息便让孙策心驰神往,整天和周瑜提起两女。
    听说大乔端庄贤淑且绝色,女红上乘,还通音律,善抚琴。对诗文歌赋都有见地。而次女小乔,则姿容绝美更在姐姐之上。据说是艳丽无双,一见倾城,再见倾国。性格活波但是略顽皮,尤善乐舞,骑术甚佳。
    周瑜对大乔心生好奇。那日竹林一见,突然觉得大乔分明是蔡昭姬和袁绰合体之余,还要加上十二分的容貌。尽管表面镇静,他的内心却已激荡不已。每日之中,脑海里至少闪现大乔的身影十数次之多。
    辗转反侧之际,周瑜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用绿绮古琴做礼物去试探一下。



    IP属地:美国2楼2022-07-25 09:40
    回复

      3
      孙策军的演武场上正在练兵。
      “二小姐,我们快回去吧,老爷要是知道了,我会被嬷嬷打成肉糜”小雅悄声说。
      伏在老榆树的枝桠上,一身男装的锦瑟和小雅藏匿在繁茂的嫩绿中。
      演武场上军阵整齐,盔甲鲜明。布阵官拉动旗杆上的三色旗指挥演练陷敌大法。
      “小雅,你说伯符将军会来么?听说他手臂受伤了”
      “不知道啊,二小姐,我们回吧。”
      两人正在耳语,忽然一骑白马飞驰而来。刹那间冲入战阵。弯弓轻举,羽箭离弦。旗杆上的绳索逐一断裂,阵旗一落,场上军兵顿时乱作一团。
      “小霸王吴侯果真威武,飞将吕奉先也不过如此吧”小雅看着小姐一脸痴迷的表情,刻意奉承地说。
      锦瑟瞪大了眼睛正准备仔细看看马上的“孙策”,忽然一脚踩空,从树上跌了下来。
      正在哎呀大叫,一匹黑骠马疾奔而至,她睁开眼睛时,已经坐在马上,身后一个宽阔的胸膛成为舒服的靠背。
      羞得满面绯红,锦瑟跳下马。根本不敢抬头。
      “小姐这是观看东吴将士操练战阵?”
      “你。。怎么知道我家相公是小姐?”小雅也从树上跳下来。
      眼前的人一身黑金甲,晃得她眯着眼,只看清他身边跟着数个亲随。
      那将军微笑,对小雅的提问不屑回答,只说:“吕布匹夫之勇,岂能和东吴骁将相比?” 打量了一下男装的小乔:“小姐是哪家闺秀?”
      小雅听了,灵机一动:“我家主人是城西乔家大小姐,闺名碧筝”
      那金甲将军吩咐其中一名亲随:“你送碧筝小姐回府。其余人等,随我去观周郎演阵”
      “周郎?”小乔失言叫道。
      “怎么?你识得周郎?”将军歪着头,饶有兴致地看着主仆二人。
      小乔这才定睛看向面前这个能发号施令的将军。浓眉大眼,高鼻薄唇,嘴角上扬,却不再同一个水平线上,一侧微微地高一些。眼睛里的目光犀利热辣,好像要把她小小的身体刺穿融化。这张脸漂亮而威严,虽然带着笑意,却显得那么得具有侵犯性。让她不觉有些冷。
      瞟见他这身金黄耀眼的明光铠,突然想地了那天军队入城时,见到的小霸王孙策也是这样一身铠甲。
      “你。。。你。。。才是孙。。。啊。。将军?”小乔不由得脱口而出。随即一脸迷惑:“你要是孙。。那场上骑白马一箭定乾坤的是谁?”她说着转过头,有些痴迷而贪婪地追逐着校军场上的白衣白马。
      孙策的笑脸瞬间消失,本来就晒得黑里透红的皮肤更像蒙上了一层尘土。“看来你和周郎素不相识。哼,果真是人的名,树的影。”他头一摆冲着亲随:“你们送大乔小姐回去。”
      演武场回来以后,小乔就闷闷不乐。
      她本以为被吴侯抱在怀中的感觉会幸福无限。
      谁知脑海里不断出现的是那快如利剑的一道白影,冲进五玄阵中瞬间破敌的英姿。
      万马军中如入无人之境的英武和温润如玉品评曲误时的风雅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
      小乔使劲地摇摇头,试图抛弃脑海中的那道白影,却挥之不去。
      她想到阿姊房中说说话。
      刚到门口,就被一阵清丽高亢的琴声阻止。
      今天阿姊弹的【流水】曲怎么听起来格外沁人心肺。
      她说不上哪里有变化,就是觉得每一指都弹拨了她的心弦。
      筝弦子期怨,琴音故人心。
      乌啼鸣翠谷,杏雨锁春深。
      秦风传破甲,汉宫逐上林。
      横槊纵千里,盛世叹古今。
      纤手拨日月,榴裙理乾坤。
      “二小姐,今天大小姐弹得格外动听,是不是?”小菁问道。
      “嗯,她学了新的指法?”
      “岂止是新指法,还换了司马公的绿绮琴。周将军送的。”小菁俯耳悄声说。
      “周公瑾?这绿绮琴价值连城,失传已久,怎么在他那里?莫非是从别人那里夺来的?”
      “锦瑟!”大乔突然中断抚琴,满脸不悦:“周郎人如玉树,品若芝兰,他是何等人物,岂会夺人所爱”
      “是啊,碧筝锦瑟,你们有所不知,周瑜祖父叔父为前朝太傅,父亲也为洛阳令。他是官宦世家,书香门第。刚才听他家人说,这绿绮琴是他叔父重金购得,赠与公瑾的。”不知何时,乔公悄悄站在两个女儿的身后。
      “什么?周郎刚才来了?”大乔惊喜道。
      “没有,周将军派人来致歉”乔公踌躇了一下,脸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致歉?”
      “是。。。是这样。周郎的老家人,周峰带着厚礼前来,说是不好意思,他需要追回那柄绿绮琴。。。不是对乔府不敬,而是周郎犯了个错,他不知这柄琴已经被其父赠与过别人了。”
      “啊, 赠给谁了?哪有这样的道理?送人家东西还往回要?吝啬鬼”小乔快人快语。
      “据周峰说,这把司马相如的绿绮琴是其父赠与未来儿媳的。所以送出去就相当于行聘礼。周将军不知这层含意,因为还没问过我们和大乔的意思,就仓促下聘,实在不合适,故而要追回。为了表示歉意,送来一册古琴谱作为补偿。”
      大乔脸上红白不定。
      愣了半晌才说:“那。。琴套他也要回么?”
      “那倒没说。你要实在喜欢,就留着琴套。想必他们不会在意。”.


      IP属地:美国3楼2022-07-25 09:40
      回复
        小乔初嫁已经全面修改。当时我对嘟嘟了解不够,出了不少bug。如今尽力修改。另外人物性格刻画和前后几部尽量统一。
        可惜度娘发不出来。有兴趣的去海棠网或者晋江(明后天开始更新修改过的)


        IP属地:美国5楼2022-07-27 09:13
        收起回复
          很好看,加油加油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2-07-28 22:16
          回复
            乔玄看着满屋子的礼物,自己倒有点不好意思了: "周将军太客气了,那绿绮古琴既然是令父之物,老朽令大乔完璧归赵即可,将军送来这么多礼物致歉,老朽和大乔都愧不敢受。"
            周瑜微微低头,深施一礼:“乔公,瑜有一不情之请,想见见碧筝小姐,当面致歉。不知乔公可否应允?”
            “将军言重,大乔此刻正在竹林练琴,将军请自便。”
            翠竹林内,周瑜静静地看着大乔。
            “碧筝小姐,我主公说昨日你到演武场观阵去了?瑜未曾见到小姐”
            大乔摇头: “我没去过”
            “主公说,一位绝世美女自称乔家大小姐。主公一见倾心,有结秦晋之意”
            “大小姐, 我明白了,一定是小雅这个坏丫头。。。她昨天说和二小姐溜出去到演兵场,后来撞见吴侯,怕老爷责罚,才谎报了是你。” 小菁急急道。
            “啊,这可怎么办?”大乔脸都红了。无助地望向周瑜。
            周瑜默默地看着大乔。
            小菁见状,悄悄退下去十几丈远。
            “碧筝,你。。。我兄长,伯符将军?你怎么看?”周瑜难得说话如此犹豫。
            “将军,高山流水,当知妾心”
            周瑜轻叹:“小姐知音之言,瑜深感之,深敬之。只是瑜重孝在身,无法迎小姐到舒城。若小姐心意已定,瑜愿承担一切,定不负小姐一片伯牙子期之情”。
            “不。。。这不妥。” 大乔脸色更红。“将军与吴侯,不仅是手足之情,更有君臣之义。伯符将军遇到的是锦瑟,却误认为是妾。我们如果暗自相许,怕平添了吴侯对将军的误会。真正喜欢他的是锦瑟,我看还是问问锦瑟的意思。。。”
            ---------------------------------------------------
            “二小姐,怎么办,听说吴侯要纳大小姐为如夫人,今天派周郎来府了。” 小雅气喘吁吁。
            “慌什么,阿姊不是喜欢周郎么?一定不会答应” 锦瑟看上去十分淡定。
            “二小姐,我以为你。。。你喜欢吴侯” 小雅怯怯地说。
            “以前是,只是那天见到。。嗯。。。他呀。。只可远观。。不能近看,还有,听说他都娶两房夫人了。。。嫁给他要做小。” 小乔的回答让小雅大为讶异。
            “二小姐不是喜欢他刚猛雄烈,战神无敌么?”
            小乔站起来,走到小雅面前:“吴侯武功盖世不假,可是勇冠三军的也不只有他一个人。运筹帷幄,排兵布阵,带兵御敌,吴侯怕还稍逊一筹。这是这两天我听那些老兵们说的。”
            “啊,二小姐,你又改主意了?难道你也喜欢周郎?你不是嫌他儒雅书生一般不够勇武么?”
            “文才儒雅,孙伯符远逊周郎。身形姿容,吴侯虽然漂亮,只是哪里看起来有股子阴邪魅惑的感觉,比起美周郎来。。。你懂的。给人做妾。。。我乔家姐妹若是肯,早就是袁术妾室了。最要紧的。。。是人品气度。。记住,女子嫁人要嫁德与才,再次为貌,最后才是权势。”小乔一口气说完,又小声嘀咕:“我本以为他不过书生一个,充其量也就是吴侯的一个谋士,谁知道他竟然也能成为万马军中的一道闪电白光。还有,孙伯符身上好难闻的味道。。。他好像。。有狐臭”
            -----------------------------------------------------
            周瑜眺望着远处高耸的天柱山峰。任凭山风吹拂身上单薄的白衣。
            大乔凄美的双眸在眼前飘荡。眼神中的绝望让他心痛如绞。
            虽然才认识了几天,他却觉得和她已经相依很久了。每个跳动的音符都是他们灵与心的交流。
            因为为先后仙逝的父母服丧,他已经很久没有摸过乐器。可是刚一听到大乔的琴曲,就像感应了什么,本能地一种亲切感。似乎是婴儿时期躺在母亲怀里的那种舒适。
            本以为可以在半年之后和大乔结为连理。可现在,因为小丫鬟的一句戏言,竟然把他和大乔抛到了一个进退维谷的境地。
            昨天大乔的主意是和吴侯坦诚相告,那日他看到的是小乔。据说小乔十分仰慕孙伯符。那样她们姐妹就各自有个好结局。
            可惜天意不佑,今天大乔来告,小乔竟然坚决拒绝了妾侍吴侯的提议。无论是乔公,乳母还是大乔,谁都劝说不动。
            乔家二女,一样绝色却性格迥异。大乔温婉,小乔灵动。大乔隐忍,小乔叛逆。乔公早年丧妻,大乔长姐如母,对小乔,无论大乔还是乔公,都宠溺一二。如果小乔不肯侍奉,谁也不能让她改变主意嫁给孙策。
            周瑜拉着马缰,拍拍躁动的白马,看着满山遍野的桃花出神。
            难道要去告诉伯符,大乔小乔都不喜欢他?小乔坚决不肯做小。大乔虽然没说,看得出来,她也不愿意。更何况,她对自己一往情深。他周瑜岂能负她?可另一边,是自己生死与共的兄长,自己的主公,于公于私,他都该玉成此事。
            “周将军,紧急军情。” 亲随气喘吁吁地跑来。“黄祖长子章陵太守黄射,携带黄祖和刘勋联军四万余人朝皖城合围而来。我们只带了不足两万人马,情况紧急,主公让你立刻回营议事。”


            IP属地:美国8楼2022-07-29 13:15
            回复
              你这同时开了好几本书啊


              IP属地:上海9楼2022-08-01 10:09
              收起回复
                嗯,我东吴军……这就开国了。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2-08-03 13:28
                回复
                  嗯,周将军……这就从中郎将升职了?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2-08-03 13:2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