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同人设定创作吧 关注:7,906贴子:146,030

【戴冠狩神·第四期】第七棒 败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空,防吞,无图


IP属地:广东1楼2022-07-26 13:36回复
    【英灵】十一难恨
    【真名】高宠
    【职阶】Lancer
    【阵营】地
    【属性】守序·恶
    【出典】《说岳全传》、《挑滑车》
    【地域】中华
    【武装】錾金虎头枪
    【喜好】光宗耀祖、人前显圣、精进武艺
    【厌恶】被抢风头、饭菜无肉、钢铁猛兽
    【印象色】金红、铁灰
    【外貌】
    高大。
    高大到不似常人的、身着铁甲的大汉。最令人瞩目的是身后飞扬的红色披风与金色流苏,那光芒甚至足以掩盖该名从者的面容与武器为何。
    故而,铁铸的大枪挥舞开来时,才会愈发的夺人眼球。
    在现界的当下从不掩饰自身,因为其武勇足以应对一切困境——
    哪怕已然失落战马,性命难逃。


    IP属地:广东2楼2022-07-26 13:37
    回复
      ——从者面板——
      能力参数:
      筋力:A+
      耐久:D
      敏捷:B
      魔力:D
      幸运:D
      宝具:A+

      职阶能力:
      对魔力 D
      一工程的魔术就能够无效化的程度、只有驱除魔力之护身符的程度。这种程度的守护,稍为强些的魔术师都可以轻易地突破。
      生前的该从者所处的时代已然罕见魔术师的踪影,掌握思想键纹的仙人也逐渐与大地远离;那么,自然没有掌握对魔术术式的抵抗能力。
      不过,纵使有魔术的使役者敢于在该从者的面前卖弄——也很难快得过其手中大枪罢。
      长枪劈砍出的豪风,足以抵御横生的磨难。
      只是,并不足以护佑其他。


      IP属地:广东3楼2022-07-26 13:37
      回复
        保有能力:
        骑乘 B
        能够娴熟地驾驭各种坐骑,包括了古代的双马战车和现代的陆上交通工具。无法控制魔兽和圣兽等级的幻想种。
        驾驭着青骢马,奔驰在敌军大营之中来回呼喝,豪气自如的该从者,自然拥有着精湛的骑术。只是,在此次现界中并未能得到正确的发挥。
        盖因其原本的坐骑在生前最后一役之中,已然不堪重负。

        金风大式 A+
        传承自五代残唐第一名枪•高思继的秘传奇门。让疾驰的钢铁屈服于顽健的肉体,仅于一时通过无双勇力再现技之绝巅。那个瞬间,风的流动会臣服于该从者的意志,顺遂手中大枪轰贯向前。
        其名为金风大式,为肃杀与迅猛之枪。
        作用于军团战时,便是单骑突入阵地大肆后足以宣扬勇武的才能;让敌军的士气溃散,兵卒畏惧,如果是意志不够坚定、精神耐性不够强韧的情况下,身体方面的states出现一到两个等级的下降也是可能的。
        而当作用于手中大枪突刺、上挑、下砸、横扫之时,便是无视双方敏捷差距、绝对【先制】的一枪。
        迅风的极速,飓风的重压。
        既是高速突袭的先登一击,亦是刚猛无比的霸王再临。
        该从者的枪法,并非如先祖一般是技的极致;而是舍弃了诸多变化之后,力的极致。
        因而,一合便可将敌将挑落马下。
        只可惜勇力从来不可恒久。

        萧索一梦 C-
        天下无敌的寂寥之心,雄武勇壮的无双豪力。
        于靖康后,救亡复兴期间展现的绝世武力;以神鬼般的猛力砸下长枪,在将对将的对阵叫杀之时一往无前的击破所有前方之贼。
        一合落马金兀术,三枪败阵牛皋众。而后,自然有无尽的索然与寂寥之情;故而,枪出难回:
        第一枪,十一倍猛然爆发。
        第二枪,十倍的失望满怀。
        第三枪,九倍的狼奔溃退。
        第四枪,八倍的烈风呼啸。
        第五枪,七倍的兴致黯然。
        第六枪、第七枪、第八枪、第九枪...
        最后,第十二枪,归于虚无的零。
        三合之内敌手尽溃,这样的战斗自然难以让人提起兴致吧?故而,如若萧索一梦,最终归于寂静。
        这样...也挺好吧?
        不...绝不如此!


        IP属地:广东4楼2022-07-26 13:38
        回复
          持有宝具:
          冷飓贯铄·总拾壹 B+
          种别:对人/对车宝具
          等级:B
          最大捕捉:11人
          最大范围:11
          常时解放型·武艺宝具。
          枪挑铁滑车传说的升华,一生武艺与勇力的浓缩。
          自现界之时起便进入终结的倒计时,直至十一枪倾数轰尽之前,即便是灵核已然湮灭也依然可以继续战斗;那之时,神秘上的差异将尽数抹平,唯有爆裂的狂风与勇健的肉体发挥应有的作用。如钢铁一般强韧的意志足以击倒任何敌手。
          但是,十一枪全部挑出之后,所余下的勇力便不足以庇护孱弱的肉体。凡人的躯壳在神秘退却的年代无从得到锻炼,故而,若是再次挥下手中长枪——这个记录带的灵基也会在那一瞬间崩溃吧。
          正如在演义之中呈现的终末,在大败敌将、冲垮敌营、纵马奔山、枪挑滑车之后:
          失去战马,继而终结。
          那一腔勇力尚未得到彻底地宣泄,那一世传承尚未得到刺目的耀光。
          但一切已经结束,在第十二枪将刺出而未刺出的一刹,从者高宠,灵基反应消失。


          IP属地:广东5楼2022-07-26 13:38
          回复
            从者详细:
            开平王之后,岳家军掌旗官,继承先祖武艺的当世最强武将之一。在击溃小股番兵之后与牛皋等人相遇结拜,护送粮草突入牛栏山。作为枪兵的才能与武将的力量得到了证明。虽然如此,对自身技艺的骄傲与自信最终也葬送了他的生命。
            可谓是霸王再世一般的无双猛将,只可惜,转瞬即逝。
            有如流星。

            羁绊故事·一:
            身高/体重:4975px·114kg
            出典:《说岳全传》、《挑滑车》
            地域:中华
            属性:守序·恶 性别:男性
            看前方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
            看我冲将上去,杀个干干净净。


            IP属地:广东6楼2022-07-26 13:38
            回复
              羁绊故事·二:
              雄健的、自信的青年。手中的大枪远远望去便有凶恶之气外显,即便是再多疑的人也很难怀疑其是为Lancer的事实。
              凡事没有什么是一枪不足以解决的,即便再多的兵卒困顿群聚一时,拦下大枪横扫撕扯的大风也足以击打出剧烈的风暴;故而,战斗的样子对场地的破坏性也是十分严重。现界之时的御主应该会对此感到头疼罢。
              对待御主的态度会随着御主个性的不同而有所变化,但绝对不会认同卑鄙小人成为自身的御主——这种场合,可能会一枪直接将所谓的御主抽打成灰吧:
              高傲的姿态从祖上到现在也一直未曾断绝,故而,其心中所坚信的、所坚持的会驱使他做出这样的行为,哪怕会因此失去现界的形体,绝对的信念也会得到绝对的贯彻。
              故而,在一开始便知晓人力有穷的事实。
              但,并不足以因此而放弃。

              羁绊故事·三:
              该从者,生前唯一算得上轰烈的事迹,应该便是传唱故事中的'枪挑铁滑车'一战了。
              铁铸的拦车从粮道上逐一滚下,錾金的大枪精准而狂野地向天挑飞。最终,在第十二枪将发未发之际,青鬃马再难承受,力竭而亡;而该从者,也因为发力点的失却,死于车下。
              与人相手,已经很难再有收获了。
              即便是金军点将的金银铜铁四元帅,也不过是一枪便足以溃杀的小丑而已。甚至于,总揽统兵的金兀术也难以走过一合。这样的战斗怎能不让人失望呢?
              于是纵马于乱营之中,从日出杀到日落,在敌营中驱驰纵横,未曾有敢于近身的一兵一卒;在麻木中、在畅快中、在无聊中、在热血中,该从者,向着山上的辎重营地冲锋。而后,便有铁车自上而下,如洪流钢铁。
              既然人力已经不足以较量,那么便让枯冷的钢铁卑伏于这顽健的肉体吧!
              于是,不退反进,将生平所学尽数融入这十二枪之中。
              而后,青鬃染血,将军伏地。
              这最后一枪,真的难以为继吗?
              想必...不然!


              IP属地:广东7楼2022-07-26 13:39
              回复
                羁绊故事·四:
                最终,那承载着信念的一枪也未能轰击而出,而冷艳的铁华也从将军的躯壳上碾过。随后,尸首被悬挂示众,即使有好友奋力抢回,也难掩冒失的蠢举。
                这样的形貌,怎么思考都不会算是对于功业的传承与颂扬。
                这样的结局,怎么粉饰都不会算是对于武人的夸耀与信服。
                故而,是为耻辱:
                冷掉的躯体只有敌国的大将感叹一句'犹如霸王再世';只有惶然的皇帝惺惺流下泪水几点。
                丝毫不曾见当初的梦想与使命的光辉,而这一切,是否会有悔恨遗留呢?
                是否后悔于当时的冒进?
                是否后悔于自负的心智?
                是否后悔于蠢直的勇力?
                是否...
                哪有这许多是否!
                该从者,不曾后悔于当初的选择。
                若是长枪未能刺出...那必然是技艺尚未抵达所需之境。
                自然,再来一次便是!


                IP属地:广东8楼2022-07-26 13:39
                回复
                  羁绊故事·五:
                  骄矜难灭·第拾贰 A+
                  等级:A+?
                  种别:对人·对军·对城·对国·对山·对海·对界宝具
                  最大捕捉:0
                  最大范围:0
                  唯有在灵核破碎却未完全消散的一瞬间才能解放的,必定发动失败的宝具。
                  解放成功的话,应该是以参天挺直的精神为凭借,以绝不动摇的意志一时间压倒历史的正轨,从而悖逆传说的原貌,让第十二枪成功大贯轰杀;那之后,从者高宠将继续屹立于战场之上。
                  然而,这并非是所谓的'不后悔'。
                  这只是将失败归咎于时也命也这些玄乎于世的东西罢了。
                  故而,欣然地接受了自身的死亡。
                  因此宝具的解放注定失败,因为并非具有想要逆转生死的意志;从者高宠,在第十二枪将出未出之际,确认灵基反应消失。
                  但,大枪却并未消失。
                  虽说已然接受命定之死,但枪艺的豪光却不曾俯首:
                  既然七尺之躯必定不存,那便化作薪柴,展现最后的...温度。
                  让狂风呼啸于战场之上,而后失去握持者的长枪将继续原本握持者的意愿:
                  前探,抖花,霹雳,大挑。
                  英雄、军队、城池、国度、青山、海洋,以至于...世界。
                  在此刻,均需俯首——
                  自然从者高宠并未实现第十二枪的展现。
                  但纵使躯壳已然无存,骄矜的意志也足以击垮历史的正轨。
                  故而是以参天挺直的意志为凭依,绝不动摇的精神为寄托,让思想悖逆传说的定格,从无明处…再斩一枪!
                  是为十二倍的骄矜豪纵。


                  IP属地:广东9楼2022-07-26 13:40
                  回复
                    羁绊故事·最终话:
                    自然,历史上并非存在开平王之后,高家枪法继承人高宠;也并不存在牛头山高宗受困的故事。
                    但是当传说的故事成为了精神的依托,传说故事中的人物自然也会定格在民众的思想中,确切地记录在人理之上。
                    故而从者高宠的本质是符合民众所想的英雄,是注定失败的英雄,但是,他依然会向着不断冲压的铁滑车,向着所谓的'人力不可企及'予以驳斥。
                    纵使结局必然失败,纵使生命难以保存,这一刻,也依然要再一次地轰出大枪——
                    予以命运最后的嘲弄。


                    IP属地:广东10楼2022-07-26 13:40
                    回复
                      承接【炎陛煌玉之冕】,为守序·恶之从者。


                      IP属地:广东11楼2022-07-26 13:41
                      回复
                        妈耶好快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2-07-26 14:09
                        回复
                          好强,膝盖给了


                          IP属地:湖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2-07-26 15:55
                          回复
                            滴滴,平平来喽~
                            虽然和燕神没说过什么话(小声),但也很喜欢燕神的文笔和文风
                            怎么说呢,非常燕神的武将卡,并不是特别的炫丽和恢宏,但是格外的立体和沧桑,让人能读出一种独特的厚重感,就像冷月霜秋横看旧剑上道道划痕点点坑洼,也许不是什么大的波澜却恰恰可以扣动人的心弦,让人感受到设定人物的悲欢离合,这点是我要学习的
                            另外很喜欢的一点,就是对于故事比较简单的人物(毕竟虚构的),没有过分强调生前的事迹,也没有过多地突出高宠的强大,而是更多着墨枪者的无悔和不屈,无疑让事迹单薄的人物有了更加丰满,是毋庸置疑的佳作
                            倘若非要鸡蛋里挑骨头的话,就是没想到到了最后,明明如此生动坚实的人物居然在人类史压根不存在,令人意外,加入前面有点暗示和铺垫可能会更好
                            最后申请接棒【噬阳的暴君】——拥有神性/星开的从者


                            IP属地:北京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2-07-26 22:12
                            回复


                              IP属地:北京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2-07-26 22:13
                              收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