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鸣爱吧 关注:16贴子:254
  • 11回复贴,共1

【授权转载】总裁大人的小秘书(cp:佐鸣)by:弱受强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百度


回复
1楼2010-06-30 19:15

    2L废话...

    零...亲...

    我要转去我的贴吧...可以么?

    2010-6-30 18:10 回复  
    KLZ毕业
    弱受强攻
    387位粉丝
    48楼

    当然可以啦~



    回复
    2楼2010-06-30 19:16
      回复
      3楼2010-06-30 19:17
             在佐助放开自己的一瞬间,鸣人后退后退,“我也不知道鹿丸会让我来给你当秘书啊!佐助你再做会精尽而亡的,为了我们的天长地久,三思啊!”佐助就完全是为了那档子事情而存在的。
             “你是我的妻子,你负责的就是这档子事情吧。”没有脱下西装,佐助只是把裤子脱下。大手一揽抓过鸣人... ...
             不要啊!!!
            
            
             后来,员工们第一次看到佐助在公司春风满面的样子。
             帅啊!
             鸣人欲哭无泪,晚上回家佐助你等著!休息室的大床是哪个王八蛋主张摆放的啊。
            
            
             “鸣人去帮我冲一杯咖啡。”开始进入工作状态的佐助,鸣人是来当秘书那就要让他尽到做秘书的责任。
             “好。”
             下楼去茶水间,鸣人的出现不意外的成为了众人的焦点。他们一直以为鸣人会被佐助瞬间K.O下场,因为香磷把一些著名大学的学员名单查遍了,都没有鸣人的名字。那就是说鸣人没有什麽高学历。
             不让走后门的公司,怎麽进了一个这样的三流人物。
             香磷冷哼。
             鸣人听见了香磷嘲讽般的冷哼,不禁奇怪,他招谁惹谁了啊?不想多加理会,帮佐助冲好咖啡就快点上去吧。
            
            
             冲好了咖啡路过香磷身边的时候,她伸出了脚,鸣人被绊了一下,咖啡摔了不说还被滚烫的水烫了手背。
             “啊啦,真是对不起呢。秘书先生。”蹲下,一点诚意都没有的道歉。
             小樱推开香磷,“假惺惺什麽东西啊!收起你的猪蹄。”扶起鸣人往洗手台冲。“有没有事?还是涂一点药吧。”
            
            
             鸣人看著小樱,公司的人也不都是见风使舵的吧。“谢谢你。”
             “不用,我叫春野樱,你叫我小樱就好了。鸣人我告诉你,你离香磷远一点,她很眼红你的秘书职务。”以前辈的经验告诉鸣人。“我也见风使舵过,可惜因为那次我和我最好的朋友产生了分歧,我们绝交之后我才知道是我错了。我现在最讨厌见风使舵的了。”意识到和鸣人多说了,小樱低下了头。
             “小樱,谢谢你。我们是朋友吧?”原来小樱这麽好,也是有原因的。
             “恩。”井野,你什麽时候才肯原谅我?


        回复
        6楼2010-06-30 19:18
          佐助都等了N久了,“怎麽那麽慢?”看著鸣人小心翼翼。“你的手怎麽了!”捧起鸣人的手,佐助小心的查看,生怕弄疼了鸣人。
               “被烫了一下。”不想多说。
               吻了鸣人的手,“如果有人针对你,你告诉我。我不会让她好过的。”
               “不用了,你认为我会搞不定一个小职员吗?亲爱的,你等著吧。”鸣人谄媚的笑。
              
              
               傻鸣人,你不说,我就不会查看监视器吗?
               “知道了,那我等著你的世界大战咯。”佐助品了一口鸣人泡的咖啡,“我会在这楼安一个茶水间,这样你就不用下去了。”
               “好。”却之不恭。
              
              
               小樱和鸣人成为了好朋友,而佐助和鸣人的关系还在地下未公开。
               以后的日子,啧啧啧,一定很棒哦!

               业界的商会在后天晚上要开始了。
               各界的总裁都会盛装出席几乎是炫耀自己成就的一个晚会,而且在这样的晚会上也是产生合作的最好契机。
               以前佐助是带著秘书去的,现在秘书换成了漩涡鸣人那个小子而佐助又没有女朋友。所以佐助的女伴一定是从职员里面挑选吧!
               心情澎湃的香磷开始努力的包装自己,就希望能够被佐助看上带去那个晚会。可是为什麽佐助到了现在还久久没有说要带谁去?
               “总、总裁… …”香磷在结束会议的时候叫住了佐助,佐助停了下来。而旁边的同事也因为好奇而驻足看热闹。“您决定带谁去商会了麽?”
               “早就决定了。”
               香磷喜出望外的看著佐助。“带、带谁?”
               “鸣人。”
               “耶??!”不是应该带女伴的吗。
               佐助绕过了香磷离开了会议室,不知道鸣人一个人会不会无聊。因为昨天晚上累到他了,佐助就让鸣人在办公室休息一下,不用陪他开会。
              
              
               小樱捂嘴笑,“呵呵,带鸣人去也不带你呢。是不是应该自我检讨一下?飞上枝头变凤凰你做梦吧。”鸣人真是好样的,连总裁都被俘虏了。
               “春野樱你说什麽!”香磷气极。
               “哎呀,鸣人还约了我喝下午茶呢,再见啦。山鸡!”
              
              
               鸣人昏昏欲睡的搅拌著咖啡。脸都要掉在杯子里了,看鸣人这些天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缺乏睡眠?“鸣人,你很累?”小樱担心的问道。
               “还好,就是困。”端起了咖啡。
               “秘书的工作量很少啊。”小樱思考了一下,突然很三八的看著鸣人,“鸣人你老实交代,是不是总裁性骚扰你!”小樱眼睛里的绝对是激动。
               一口咖啡差点喷出。
               “你胡说什麽!”他们的关系是合法的,怎麽可能算的上是性骚扰啊?有一点失态的坐好,小樱那麽兴奋干什麽。
               “被我猜中了哦,难怪总裁说要带你去商会呢。”漫不经心的提起。小樱浅酌了一口咖啡,不愧是大公司啊,随随便便一杯咖啡都是高级货。
               “商会?”鸣人不解。
               “总裁没有和你说吗?”
               “没有。”
               小樱目送鸣人往总裁办公室跑去,鸣人你现在啪啪的跑过去难道不算羊入虎口麽?哦,错了,也许鸣人早就被吃干抹净了。
              
              
               “佐助,你那个商会要带我去?我是男的耶,怎麽能出席那样的晚会。”除非是以漩涡鸣人的身份还差不多。
               “你知道了?”看来那些员工的嘴巴还真是大。
               “废话。”
               走到鸣人的身边,佐助揽住了鸣人,“你是我的人,我为什麽不能带你去?”他连衣服都为鸣人订好了。
               “那我去有什麽好处?”毕竟是商人的儿子,鸣人可不会做让自己吃亏的事情。“我自己说咯?一天不许碰我,让我睡一个好觉。”鸣人要休息。佐助不说话,算是默认了。但事后鸣人深刻的知道和宇智波的人谈条件是没有好下场的。
              


          回复
          7楼2010-06-30 19:19
            目送佐助带著鸣人远去。
                 “慢走啊!”挥舞著小手帕。转身看著香磷怨毒的眼神,“看什麽看啊!没有见过美女吗!”绕过香磷离开。
                 “你是要利用鸣人接近总裁吧!”
                 “大姐是你想象力太丰富吧?”无视无视… …难道她以为总裁喜欢的是女人?“啊啦,被你发现了呢。其实鸣人不过是我和总裁大人之间的幌子呢。其实总裁都有娶我当总裁夫人的决定呢,香磷你放心。我不会开除你的,最多让你去扫扫厕所之类的。”她要误会就让她误会个够。
                 “你… …”
                 “放心,我很大量的。”
                 “总,佐助还在等我,就恕不奉陪啦。”
                
                
                 这边的鸣人躲在浴室不敢出去。
                 他要旅游不要躺在床上几天不能玩啊!

                 大晚上的如果再有人在泡温泉那鸣人就无语了,从房间悄悄的溜出来如果来了这里还不泡温泉岂不是太浪费了。佐助在睡觉,鸣人蹑手蹑脚就像在做贼。谁要他嫁了一个爱吃醋又不许这不许那的老公呢。
                 鸣人关上门之后,佐助睁开了眼睛。
                 小样,和他斗?嫩了一些!
                 看到佐助出了房门,香磷马上跟了上去。色诱计划浩浩荡荡的展开了,这次的计划不能失败!只能成功。
                
                
                 “总裁… …让我给你擦背吧。”娇羞的揉捏著手里的毛巾,一副小女人的模样。脸上的红云不自然的呈现眼前。“这个样子就OK了!”
                 “什麽OK啊。”不悦的看著眼前拦路的家夥。
                 “如果佐助君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擦背的。”忍不住要贴上佐助的身子,可惜对方闪开了。不过这不影响她的心情和决定。
                 “滚开。”
                 “哎呀,不要说那麽冷淡的话嘛。来了这个地方就让我们的感情更加进一步嘛。”自以为现在很不错,可惜完全不是那麽一回事。
                 脚步声传来。
                 还有若有若无的香气。
                 “香磷,你在干什麽呢?”小樱抱著脸盆出现,俨然一副去泡温泉的样子。“你干什麽拉著佐助啊,佐助我们走吧。”抓过佐助走向温泉。
                 “春野樱你干什麽!”
                 “哦呀,看不见?我要帮佐助擦背哦。那麽再见啦,没胸没大脑的小姐。”在佐助发飙之前小樱要撤退。


            回复
            11楼2010-06-30 19:20
              刚想启动汽车,手机一阵铃声响起。
                   “喂?”一看,是鹿丸的来电显示,不知道又怎麽了。“鹿丸,是不是电脑又被攻击要窃取公司资料啊?”被资料的大事在鸣人口中完全是云淡风轻。
                   【你也知道啊,快点来帮忙。佐助说你来公司接朋友,现在还没有走对吧。等等再回家,资料比你的生日重要!】从鹿丸语气中可以知道事情很严重了。【为什麽让我遇到那麽麻烦的事情啊!】
                   “我现在马上上去,稍安勿躁。我设置的防火墙一时半会儿还没有那麽容易被破。”很抱歉的看了小樱一眼,“小樱你会开车的对不对?你自己先过去,我等等和鹿丸一起过去。”下了车,鸣人往楼上跑去。
                   小樱看了看驾驶座,“我好像不知道你家在哪里吧… …”
                  
                  
                   屁股刚坐下,鸣人十指飞快的在键盘上编写编程。在鸣人进门的时候,鹿丸总算松了一口气,悠哉的在旁边喝咖啡。
                   棋逢对手的鸣人已经和对方黑客杀的眼睛都红,可渐渐鸣人感觉不对劲了。那个黑客要的不是公司的资料而是要进去鹿丸的私人文件区域。难不成是哪个暗恋鹿丸的人?鸣人偷偷发了一句话过去问对方的意思,结果真的是暗恋鹿丸的!
                   鸣人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虽然说是暗恋鹿丸的,但是不能相信。鸣人还是屏蔽了他,不过手一抖把鹿丸的资料发了过去,不是故意的哦,绝对不是。
                   “鹿丸我先回去了,你收拾收拾就来哦。”起身离开,这个时候还有地铁的吧?希望不会太挤哦。
                   “再见。”
                  
                  
                   进了电梯鸣人看见了香磷,香磷皱眉看了鸣人一眼便不再把视线放在鸣人的身上了。在她的眼里,鸣人和春野樱一样可恶。
                   突然!电梯一阵摇晃,灯光一闪一闪。
                   心里暗叫不好,鸣人狂按下紧急按钮,结果什麽反应也没有。这个电梯怎麽坏了啊?无力的靠在电梯门上,今天是他的生日啊!
                   “电梯坏了?”香磷出声问,现在这一刻她还是比较冷静的。但是在黑暗的小环境被困久了会发生什麽事情没有人知道。
                   “是啊,看来要等人发现来救我们了。”在灰暗的环境下,鸣人阳光的笑容让周围的环境没有那麽恐怖。坐在电梯里,鸣人抱膝。
                   香磷也坐下了,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原本以为这样可以一直到抢修组来,可电梯突然产生了剧烈的摇晃然后是下降。鸣人绅士风度的护住了香磷,在电梯稳定的时候香磷一脸疑问的看著他。
                   “你不是和小樱一起的吗!干什麽护著我!”一把推开鸣人。
                   “你好像很讨厌我耶。”苦笑。
                   “你抢了我的位置!”
                   “什麽位置?”鸣人可不知道她有抢香磷什麽东西。
                   恶狠狠的瞪著香磷,“总裁的秘书位置!”她觊觎那个位置很久了,原本以为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但是结果被鸣人夺走了。
                   叹气。


              回复
              15楼2010-06-30 19:21
                “就算你当了佐助的秘书他也不会娶你和你发生什麽的,因为佐助已经结婚了,他的老婆是… …”鸣人话还没有说完电梯又摇晃了起来,这次是一坠最底层。快速下降的过程中,香磷惊声尖叫。
                     坠到了公司的最底层。
                     几乎没有什麽人来的地下室。
                     “你没事吧?”鸣人拉起了香磷,既然没有人来那就只能自救了。
                     香磷点了点头。失去重心的感觉太恐怖了!
                     “你干什麽?”看向鸣人,他想用一己之力打开电梯的门?现在已经是最底层不会再下降了,要是不帮忙那就是困死了。香磷也凑上前帮著鸣人开电梯门。
                    
                    
                     “小樱?鸣人呢?”佐助只看见春野樱一人,他不认为鸣人会偷跑。而且刚刚鹿丸还打电话来说鸣人追上去了。
                     “鸣人没有来?鹿丸叫他去杀毒啊?”不会是出事了吧?
                     佐助皱眉,鹿丸现在还没有来,打电话问问,“鹿丸,鸣人还没有回来,你看到他没有!”很担心。
                     【那个… …佐助啊,公司的电梯出了问题… …好像鸣人在里面… …】鹿丸把手机拿离了耳边。
                     “什麽!我马上过去!”一声怒吼,佐助抄起钥匙赶去。
                     小樱也马上追了上去。
                    
                    
                     鸣人和香磷气喘吁吁的坐在脏兮兮的地下室底板上,还真的让他们两个爬出来了。真是不得不佩服自己啊!
                     “香磷,走吧。”鸣人起身向香磷伸出了手。
                     香磷犹豫了一下,可还是让鸣人拉起了自己。
                     “你知道怎麽走?”他来这里的时间不长,连她都不知道怎麽走耶!“这里会不会有什麽怪东西啊?”恐怖小说、电影看太多了。
                     “香磷,别吓我。”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那些有的没的,好兄弟。
                     看鸣人的囧样香磷笑了出声。
                    
                    
                     佐助狂踩油门。
                     小樱捂著嘴巴不让自己吐出来,我说总裁大人啊!你能不能开慢一点… …

                     这个地方鲜少有人活动,虽然不想触碰鸣人但是识时务者为俊杰香磷还是任由鸣人牵著自己在黑暗中摸索。香磷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多亏了鸣人拉住了香磷,香磷才没有跌倒。但是相对的,鸣人摔了一个狗吃屎。
                     让香磷无法忽视的还有衣服被划破的声音,鸣人跌在了什麽东西上面!
                     心上一惊,香磷马上打开了手机。借由昏暗的蓝光香磷看到了鸣人的腿上一条长长的伤口,正在泊泊的冒血。
                     “鸣人… …”
                     关上香磷的手机,“省一点电!到有信号的地方就靠你的手机求救了。”在电梯的时候鸣人的手机可怜的报销了。
                     “你的伤!”
                     “没事,过一下就没有感觉了。”鸣人这样不责怪香磷还云淡风轻的口气,让香磷更加的内疚。
                     “对不起。”
                     勉勉强强站了起来,鸣人扯出一个在黑暗中看不见的笑脸,“没事!我又不是娇滴滴的大小姐。快点出去吧!”怕佐助找疯了。


                回复
                16楼2010-06-30 19:22
                  佐助抓住鹿丸劈头盖脸的问,“鸣人呢!在什麽地方!”
                       “电梯掉到了地下室。”
                       “我去找他!”
                       小樱没有追上去,她可不想去当电灯泡。和鹿丸打了一个招呼便坐在长椅上,等待救援队和佐助的消息。
                       “你和鸣人是什麽关系?”很好奇佐助怎麽会允许一个女生和鸣人走得那麽近。鹿丸按了按太阳穴,累啊。
                       “朋友,帮佐助看著鸣人的保姆哦。”
                      
                      
                       不顾地板的肮脏,鸣人一屁股坐下。好累好累,脚上伤口的血差不多已经止住了吧。香磷陪在鸣人的旁边,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离开。
                       “鸣人,你伤口… …”
                       “真的没事了,去医院缝针就差不多了。”脚下一阵抽搐,鸣人咬牙。看来脚已经开始抽筋了,真是讨厌的感觉哦。
                       “我们快点走吧!说不定出口就在前面了。我扶你。”原本对鸣人充满敌意的香磷渐渐的开始关心鸣人,担心鸣人的伤势。她和春野樱的恩怨,就只是她们两个人的。不用把鸣人也扯进来。
                       “好。香磷能不能扶我一把?”
                      
                      
                       佐助推开地下室的大门,救援队和抢修队已经忙活了半天。
                       “总裁您不能下去啊!”
                       “太危险了!”
                       “… …”
                       佐助甩了一个冷眼过去,“闭嘴!”老婆在下面他为什麽不能著急!鸣人千万别受什麽伤啊,地下室里电线什麽的特别多,别绊到了。
                       某一个员工很聪明的猜想到,“会不会是总裁的爱人也掉下去了?”如果是那就赶快修理啊!有个万一那他们的饭碗也都没有了。
                       “鸣人!你听到我的声音了吗!”打著手电筒,佐助在黑暗中不停的找寻著。就怕错过了鸣人。
                       “佐助?”隐隐约约听见了佐助的声音,鸣人猛地往前小跑几步。“佐助是你吗?你在什麽地方!”
                       听见了鸣人的声音!佐助大喜!
                       “鸣人你站著别动,我来找你!”
                       “好!”
                      
                      
                       香磷疑惑的看向鸣人,“鸣人你和总裁是什麽关系啊?我可没有见过还有总裁亲自跑这麽远来救秘书的。”可是春野樱不是说她是总裁的情人吗?“鸣人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啊?”莫名其妙的出现,莫名其妙的和众人打成一片。
                       “他是我的老婆!”气喘吁吁的佐助出现。
                       “总裁!”
                       老婆?她没有听错吧?
                      
                      
                       鸣人看到佐助,马上伸出了双手。佐助也抱起了鸣人,“佐助,你来了。好慢哦!”其实心里还是甜滋滋的。“香磷,我和佐助很早就已经结婚了,所以你和小樱不用吵了。我们快点出去吧!”
                       香磷一愣愣的跟著佐助离开了地下室,受了太大的打击啊!
                       “鸣人,你… …你受伤了!”声音高八度。那湿漉漉的触觉不是血是什麽东西?佐助加速了脚步。“鸣人!疼吗?”
                       “不会。”已经不是很疼了,大概是因为麻痹了吧。
                       鹿丸和小樱看到鸣人血迹斑斑的左脚时候都吓了一大跳,“我马上去开车,佐助快把鸣人抱下来!”鹿丸说完就飞奔离开,他怎麽也想不到鸣人竟然真的会受伤。


                  回复
                  17楼2010-06-30 19:22
                         “鸣人你还好吗?”佐助著急的问。
                         “我不过是划了一道口子,又不是什麽重病。”
                         香磷尾随佐助出了地下室。
                         “香磷?”小樱皱眉。“你知道佐助和鸣人的关系了?”生怕香磷利用这一点来大做文章,小樱要守护鸣人!
                         鄙夷的看著小樱,“我告诉你,我不爽总裁和你在一起,但是如果总裁的正室是鸣人那另当别论。”其实香磷也没有多少喜欢佐助,就是不喜欢看著春野樱耀武扬威的样子。哼!原来一直都是烟雾弹。
                         “那就好,再见。”原本准备好的唇枪舌战全部不用派上用场了。
                        
                        
                         佐助把鸣人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医生看著鸣人的伤口有一些难办。
                         “你们干什麽?还不快点!”
                         “他的伤口已经和裤子的布料连在一起,要包扎可以会很疼啊!”医生就怕遇到那种怕疼爱鬼喊鬼叫的,不知道这位会不会和那些难伺候的人一样。
                         鸣人咬牙一口气扯下了伤口周围的裤子布料。
                         “嘶… …”倒吸一口冷气。
                         佐助抱紧了鸣人,“医生你快点啊!”看到鸣人的血,佐助几乎崩溃了。“鸣人疼不疼?你怎麽那麽冲动啊!好歹打一针麻醉啊!”
                         回抱佐助,鸣人闷不吭声。
                        
                        
                         医生摸汗,“好了。没有到住院的地步,你们小两口可以回家了。”
                         佐助抱起鸣人,“麻烦了。”
                         鸣人揪住佐助的袖口,真的很疼… …
                         “现在这麽恩爱的,难找咯。”
                        
                        
                         “佐助对不起让你担心了。”鸣人主动献上一吻。
                         “你是看我知道你受伤不会抱你,你才那麽主动的吗?”咬了一下鸣人的嘴唇,佐助完全无视了鹿丸的在场。
                         胃酸的鹿丸,“原来我的存在感如此的稀薄。”
                         “呵呵,才没有能。”是他和佐助的甜蜜磁场太强大。
                        
                        
                         “佐助我爱你。”
                         “我也是。”
                         佐助和鸣人回到他们甜蜜的家园去了。
                        
                        
                        
                        
                         ——END——


                    回复
                    18楼2010-06-30 19:22
                      SF·SF~SF~占沙发!哦呵呵呵呵呵~


                      回复
                      19楼2010-08-05 11:33

                        好多年了,终于有人坐沙发了!


                        回复
                        20楼2010-08-05 1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