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棋吧 关注:6,135贴子:27,817

【有感而发】国产兵棋观察报告(2020-2022)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3-01-04 09:27回复
    笔者自2020年1月入坑兵棋以来,至今三年,值此2023年新年之际,一点感想,不吐不快。
    本文会对一些国内兵棋厂商进行臧否。无论表扬还是批评,笔者努力做到用事实说话,用数据说话,用法律说话。
    撰写本文之目的,是为了能更好的促进兵棋发展。文中点出的一些现象,可能在各行各业、国内国外普遍存在。但存在不等于合理,无论身处何时何地,我们都应该见贤思齐,而非以比下限为荣。
    本文不讨论任何兵棋产品的质量。个人口味不同,汝之蜜糖,彼之砒霜。
    另外,口吐芬芳、问候家人、以动物和排泄物进行指代并不会对他人产生任何实质性影响,只会暴露自己低劣的个人修养(对于这点批评,请某些人自觉对号入座)。请参与讨论者就事论事,说文明话,做文明事,当文明人。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3-01-04 09:36
    回复
      本文分为三个部分:
      一是不拖不舒服之交货周期。分析近三年来国内主流兵棋厂商的发货周期,探讨到底哪家工作室是最大的鸽子。
      二是兵棋网推包之我见。探讨作为消费者,为什么应该支持网推包;这个“新事物”对消费者和整个桌面兵棋行业利好在哪里。
      三是打击盗版之怪状。探讨网推包到底是不是“盗版”,并简单剖析两个涉嫌“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案例,看清楚到底哪种行为才应该是行业公敌。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3-01-04 09:37
      回复
        一、不拖不舒服之交货周期
        自笔者入坑以来,发现国内兵棋厂商普遍不能做到在承诺时间内交货。而消费者付出众筹款后,在一次又一次的延期中,耗尽了热情和耐心,众筹款变成了送给摩点和工作室的无息贷款。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3-01-04 09:38
        回复
          (一)延误交货的影响是什么?
          1、从金融角度而言,消费者付出了额外的资金成本。由于摩点众筹的全额付款机制,消费者为获取回报支付的对价,并不能简单以标称价格计算,而是所支付的现金+到交货为止的机会成本。鉴于大部分消费者是普通人,投资渠道狭窄,笔者就以同期银行定期存款利息(国有四大行一年期1.75%)或同期银行贷款利息(央行基准一年期4.35%)计算。每多延误一个月,对消费者而言,是损失了一个月的利息;对厂商而言,则是零财务成本使用资金。对消费者而言,这笔钱看似不多,但在当众筹金额达到数万甚至数十万,交货周期从数个月延误到一年时,产生的利息就不再是一个小数字了。
          2、从法律角度而言,厂商违反了预售合同约定。国内法律对“众筹”的认定是“全款预售”,消费者在参加众筹后,实际上是与商家形成了一份约定日期交货的买卖合同。延期交货就是对合同的违约。虽然摩点支持消费者对超期项目申请退款,但由于“沉没成本”心态,真正申请退款者少之又少,多数人仅以道德谴责了事。
          3、从市场角度而言,普遍的超期交货是对信心的打击。遥遥无期的交货期,无穷无尽的延期公告,会让消费者对商品质量出现怀疑,对资金的占用发生疑虑,对厂商信用造成打击。所以不排除一些厂商为了吸引消费者,虚报更短交货周期,再以各种理由进行拖延;也不能排除未来有不良厂商直接卷款跑路(贾跃亭:我真的下周回国!)。这种“开局一张图,其他全靠编”的行为,产生“劣币驱逐良币”效应,从此消费者不再信任众筹时的任何关于时间承诺。而国内兵棋厂商的所作所为,就正走在这条路上。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3-01-04 09:38
          收起回复
            (二)到底是谁最能鸽?
            笔者统计了国内几个兵棋厂商自2020年1月以来的兵棋(含军事历史题材桌游)在摩点上的众筹情况,以数据来表明,到底谁是“鸽王”。以下排名按平均延误时间升序排列:
            1、战旗工作室自2020年以来,一共在摩点众筹了5款产品,截至目前有5款产品交货。其中已交货的产品中,平均承诺交货周期为2个月,全部做到了承诺期限内交货,占比为100%,无一拖延;值得一提的是,《口袋战线:守望莱茵河始战》的承诺交货周期为4个月,最后仅用时2个月即交货。
            2、香蕉桌游自2020年以来,一共在摩点众筹了28款产品,截至目前有23款产品交货,3款产品还未交货,2款产品还在众筹中。其中已交货的产品中,平均承诺交货周期为3.22个月,有7款做到了承诺期限内交货,占比为30.43%;延误时间的众数为1个月,有12款作品;所有产品的平均延误时间为0.78个月,延误时间最长的为《不列颠尼亚》《铀计划》和《海狮行动》2个月;值得一提的是,《878维京 入侵英格兰》和《蓝水海军》承诺交货周期分别为5个月和6个月,但都做到了提前1个月交货。
            3、棋匠工作室自2020年以来,一共在摩点众筹了3款产品,截至目前有3款产品交货。其中已交货的产品中,平均承诺交货周期为1个月,有2款做到了承诺期限内交货,占比为66.67%;延误时间的众数为0个月,有2款作品;所有产品的平均延误时间为3.33个月,延误时间最长的为《满满征途 上卷》10个月。
            4、千伏工作室自2020年以来,一共在摩点众筹了14款产品,截至目前有12款产品交货,2款产品还未交货。其中已交货的产品中,平均承诺交货周期为3.17个月,有4款做到了承诺期限内交货,占比为30%;延误时间的众数为1个月,有5款作品;所有产品的平均延误时间为1.5个月,延误时间最长的为《末日彩排》6个月;另外《明日浪潮》在12月官宣预计延误4个月,产品交货周期预计将打破《末日彩排》12个月的记录,达到15个月,成为国产兵棋最长交货周期记录。
            5、WDG战鼓社自2020年以来,一共在摩点众筹了7款产品,截至目前有6款产品交货,1款产品还未交货。其中已交货的产品中,平均承诺交货周期为2.67个月,没有一款做到了承诺期限内交货,占比为0%;延误时间的众数为3个月,有3款作品;所有产品的平均延误时间为2.83个月,延误时间最长的为《星火燎原/烈火燎原》5个月;另外《全域战场》超出承诺交货日期已有1个月,至今未见交货公告。
            6、黑喵制造总局自2020年以来,一共在摩点众筹了14款产品,截至目前有13款产品交货,1款产品还未交货。其中已交货的产品中,平均承诺交货周期为3.23个月,没有一款做到了承诺期限内交货,占比为0%;延误时间的众数为1个月和6个月,各有3款作品;所有产品的平均延误时间为3.69个月,延误时间最长的为《东山岛1953》7个月;另外《围城楚歌-抗战徐州会战》超出承诺交货日期已有7个月,至今未见交货公告。
            7、其他厂商如极光工作室、原石桌游、启传兵棋工作室、零兵桌游工作室等,三年来众筹兵棋产品不足三款,样本不具备可比性,不进行统计。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3-01-04 09:38
            收起回复
              (三)数据分析与结论
              通过“平均承诺交货周期+平均延误时间”,各工作室的平均实际交货周期按时长升序排列为:战旗工作室(1.6个月)、香蕉桌游(4个月)、棋匠工作室(4.3个月)、千伏工作室(4.67个月)、WDG战鼓社(5.5个月)、黑喵制造总局(6.92个月)。
              由此可以看出,战旗工作室表现最为出色,做到了“一诺千金”,交货周期短,且毫无延误,对消费者体现出了满满诚意。这也表明,战旗工作室在众筹时做到了前期工作完善、产品开发成熟。
              棋匠工作室众筹的三款产品中,两款能够无延误交货,但在《漫漫征途 上卷》上延误长达10个月,为目前统计样本中最长的。这也许表明棋匠工作室高估了自己对大中型战略兵棋的开发能力。
              香蕉桌游和千伏工作室在长期运营中体现了自身的专业性。这两家工作室在保持高产的同时,维持住了交货周期。虽然有所延误,但周期普遍不长,更新公告也非常及时,应当属于大部分消费者能够理解的范畴。
              WDG战鼓社交货周期虽然偏长,但总体波动不大,各位记住“鼓历”时间比“格里高利历”晚大约3个月就行了。
              最后恭喜黑喵制造总局荣获2020-2022兵棋圈“鸽王”称号,平均承诺交货周期最长(3.23个月),平均延误时间最长(3.69个月),平均实际交货周期最长(6.92个月),单项和综合都是毫无争议的冠军。
              笔者也建议国内厂商自行统计自己的全产品发售周期,项目管理水平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提高,但停止承诺虚假的交货周期可以立即改变。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3-01-04 09:39
              收起回复
                (四)“鸽王”的问题在哪里?
                那黑喵制造总局的交货周期超长,是不是疫情造成的呢?众所周知,2020年以来,由于疫情影响,我们的生产生活都受到了巨大影响,特别是上海在2022年上半年还有长时间封城。
                横向对比,其他兵棋厂商所在地,在三年来也有经历过封城,但均未出现如此夸张的延误;即使是同在上海的WDG战鼓社,在2022年交货周期也明显好于黑喵制造总局。
                纵向对比,2022年2月众筹的引进棋《中途岛海战》,顶着疫情封城的压力,依然在2022年6月(仅延期1个月)发货。于2022年1月和3月众筹的原创棋《东山岛1953》《围城楚歌-抗战徐州会战》却延误7个月和延误7个月还未交货。由此可以推测,只要黑喵制造总局的产品能像《中途岛海战》一样成熟,即使是疫情封城依然不会对交货产生太大影响。说明问题并不出现在印刷环节,而在开发环节。
                所以结论是,黑喵制造总局不仅产品开发能力不足,同时还倾向于在无计划、无准备的情况下直接开启预售。
                对此,笔者的评价是:“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如果没有成熟的产品和开发计划,请不要到摩点上来“骗钱”。产品有缺陷,可以等修复缺陷后发布;兼职人员没时间,请等有时间了再来预售;设计师鸽了,请在众筹前就与相关人员签订好约束性协议。项目管理的办法不是没有,能够做好的厂商也不是没有,关键是自己心中是否有履约的责任感,是否有对消费者的尊重。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3-01-04 09:39
                回复
                  附各厂商发货周期统计表: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3-01-04 09:40
                  回复
                    附各厂商发货周期统计表: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3-01-04 09:40
                    回复
                      二、兵棋网推包之我见
                      2020年以来,随着广大玩家对vassal和tts认识的加深,通过网络推演桌面兵棋受到了越来越多的玩家的喜爱。大量玩家自发制作了诸多国产兵棋的网推模组,组织了各种各样的网络推演。B站也诞生了以“何日悠”(1.4万粉丝,5.5万赞)为代表的网推UP主,打破了过去以兵棋开箱和实体推演为主的视频环境,并超越“老莫大叔”(7764粉丝,3.3万赞)、“丰臣君”(7638粉丝,4.1万赞)、“千伏工作室”(1.2万粉丝,4.5万赞)等,成为桌面兵棋区第一人。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3-01-04 09:40
                      回复
                        (一)我的立场是什么?
                        笔者的立场是一贯的,即大力支持和推广制作桌面兵棋的vassal和tts模组(以下简称“网推包”),理由如下:
                        一是网推包让兵棋推演更容易组织。三年来疫情导致人员流动减少,动辄封城和减少人员聚会等防疫措施,让面推兵棋的聚会越来越难以组织。
                        二是网推包能够打破玩家之间的时空隔离。相对于我国辽阔的疆域和众多的人口,兵棋面推聚会只稀疏分布于一些较发达城市和部分大学,中小城市玩家无法享受到兵棋对战的快乐。对此,兵棋厂商不能只管一锤子买卖,卖出去的棋必须能玩得起来,才是一个有生机活力的生态。新人买几盒棋,SOLO后感觉无趣就退坑,必将导致兵棋玩家的新鲜血液越来越少。
                        三是网推包是宣传桌面兵棋的绝佳方式。网推包的直观性,有利于吸引新人入坑,有效避免新玩家购买兵棋时的开盲盒体验。即使可以在贴吧、论坛等地方提问,也无法避免“小马过河”效应;中小城市玩家更无法找到同好进行提前体验。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3-01-04 09:40
                        收起回复
                          (二)厂商的态度怎么样?
                          目前国内厂商中,对兵棋网推包态度各不相同。
                          千伏工作室以严厉禁止网推包著称,可以说是几乎完全放弃了无法面推的玩家。
                          WDG战鼓社选择拥抱网推,为网推包作者提供官方美术素材,并组建网推群,让所有购买产品的消费者享受官方网推包,近期又宣布为二手购买者提供同等服务;甚至在《烈焰西燃》和《全域战场》还未交货时,就提前发布网推包,让消费者能够提前体验产品。
                          其他工作室则在公开场合保持既不支持也不反对的态度。
                          为推广桌面兵棋网络推演,笔者先后撰写了《vassal模组制作简易教程》《vassal P2P联机指南》,协助WDG战鼓社制作了《无畏舰的曙光》《向南进》《铁底湾的回响》《大决战——淮海战役》《烈焰西燃》等vassal模组,同时也欣喜地观察到,在良好的网推氛围下,战鼓兵棋社区爆发出巨大活力,众多兵棋玩家使用网推包组织了多场大型多人推演;《锋从磨砺出》社区诞生了玩家自制的“少女前线”、“虎马兵燹”等优秀模组。
                          与此同时,也有人对WDG战鼓社的网推包政策“颇有微词”,某些“精英玩家”无视他人需求,对网推一味否定;某些厂商声称网推包会减少产品的销量,同时又指责WDG战鼓社以网推包引诱消费者购买产品,双重标准令人发噱;某些“评论员”认为在尚未交货前发布网推包有付费测试之嫌。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3-01-04 09:41
                          收起回复
                            (三)谁对消费者更真诚?
                            本人认为,WDG战鼓社的政策对消费者最为友好。
                            其一,中国如此之大,桌面兵棋不应该只能在有限的几个大型城市推广。以网推包扩大消费者群体,是真正地把蛋糕做大之举,将市场向中小城市扩展,打破圈内某些“精英”固步自封之风。
                            其二,WDG战鼓社提前发布规则和网推包的行为,打破了众筹开盲盒之风。让消费者对质量高低、产品好坏、美术风格等一目了然。
                            其三,能够提前享受产品的线上推演,是消费者漫长等待中的一点慰藉。当前国内厂商漫长的实际交货周期对消费者是一种折磨,如《末日彩排》《1942第二次哈尔科夫战役》《漫漫征途 上卷》实际交货周期长达一年左右,《明日浪潮》承诺交货周期为11个月,官宣还要预计延期4个月。作为消费者,能够参与测试,体验肯定优于靠“开发日志”打发时间。
                            所以,笔者在此呼吁国内兵棋厂商放下僵化思维,拥抱网推氛围,共同将兵棋市场蛋糕做大,吸引更多玩家进入桌面兵棋。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3-01-04 09:42
                            回复
                              战鼓社区诞生的优秀玩家自制模组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3-01-04 09:42
                              收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