熠诺吧 关注:5,166贴子:170,300
  • 1回复贴,共1

【熠诺】文——《三生三世-熠诺篇》第二缘:你是恩赐也是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蓝天宫……
一袭青绿色的汉衣裙掠过宫殿前的浮云,一位女子急匆地跑出了宫殿。
“天画,你又迟到咯~”“嘿嘿,睡过头了嘛……”
百诺浅浅地笑着,其实能够看到蓝天画来送自己,心里已经很开心了。
“百诺,你这次渡劫,由我来护你吧!”“哦?那你打算如何护我?”
“当然是和你一起啦……”“可是,如果你以仙人的身态护我,岂不是更好?”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小糊涂……”
百诺刚准备纵身跳下这片云海,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对蓝天画说道。
“天画,等你在下面找到我后,先帮我恢复记忆吧……”“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呼———”
百诺朦胧地览过这九重天的风光,心中不禁想道。
“不知这一世,能否再与你相遇呢……”
............
蔚蓝的苍穹之下矗立着一座孤峰,这里树繁叶茂,还有几棵高耸地轻轻流入云际。
薄雾缭绕的山林间,一身紫色纱裙的姑娘背着竹筐,戴着草帽,紫色的面纱藏住了她的绝世美颜。
“驾,驾———”
一阵杂乱的马蹄声,正缓缓地向这里靠近……
“吁……是什么人在哪?!”
只见那位姑娘从树丛间慢慢走出,轻声冷语道。
“小女子前来此地采药,不知几位又是何人……”
他们各个身骑着野马,手持刀剑,黑色的布条蒙盖着他们的面容,中间领头的那位还用着谨慎的目光,盯着面前的女子看了一会儿。
“哟大哥,是个姑娘,咱要不要抓去给楼台添点彩头?”“要动手就快点,别误了大事……”
说完,男人看了看身后的马车,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事,嘴角微微上扬了起来。
“小姑娘,不用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看着他们狰狞的双眸,百诺察觉到了不对劲,看来是对自己起了色心。
她警惕地缓缓向后退了几步,将一只手背在身后。
“啊!”
众人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那位领头的男人摔落下马,脖颈满是鲜血。
他们的野马也纷纷挣脱缰绳四处逃窜,几个蒙面男人也调转了矛头。
“原来你一直在装晕,一起抓住他!”“啊——”
只见,那位身披碎甲的红发男人,凌空倒翻,反手拔剑抵住了他们的四袭。
僵持了许久,男人用力挥剑而散,双方都被推开了数尺之远,男人的背脊已贴上了身后的一棵树干。
男人冷眼面对着他们的肃杀之意,双方同时锭纷跃起……
剑,仿佛转在他的指尖,搅动了那弥散天空里的声音坠落而下,刀光剑影间,摧得的周围的树叶都纷纷飘落而下。
惨声阵阵,回荡在山林间,之后便是一片寂静……
染满鲜血的剑被男人插向地面,他强挺着身子站在原地。
“你没事吧?”百诺连忙跑过去,扶住他问道。
男人摇晃着身子,视线也有些模糊,他看着面前的紫色身影,渐渐闭上了双眼,只感受到一份熟悉的温暖围绕在身旁……
............
山林的夜晚很是幽暗,只见天上那洁白的明月,和点点璀璨之星。
百诺看着床上的男人,心中百感交集,她高兴能够再次遇见他,她又心疼如此伤痕累累的他……
“啊……”
洛小熠醒来后,艰难地坐起身,臂膀的疼痛让他轻喊了一声。
“别乱动,方才为你敷过草药,等一下再包扎伤口。”“多谢姑娘了……”
百诺轻笑了一声,随后看着洛小熠,细语温和道。
“是我应该感谢你猜对,原本可以偷偷逃跑的,可你还是和负着伤和那些家伙打架。”
“我,也是担心他们会对你不利,所以就……”“我知道啊~”
说着,女孩又笑了几声,虽然隔着面纱,但洛小熠依稀可见她的那份甜美。
“我叫百诺,你呢?”“洛小熠,叫我小熠可以。”
“诶,都忘记问了,之前我看你身上穿的战甲,你是将军吗?”
“对,我是府城的弃将。”“可是,你这么厉害,他们为什么……”
“一次军阀战争的败北,我被免去将职,赶出了城门。”
“那,你跟我走吧……”“你?”
............
街道两旁店肆林立,晨光淡淡地普洒在红砖绿瓦或者那鲜艳的楼阁飞檐之上,给眼前这一片繁盛的古城,增添了几分朦胧和诗意。
“你家住在这座城啊?”“对啊,不过从这里到我家,还有挺远的路哦~”
百诺看向身后的洛小熠,神秘地眨了一下眉眼;而这也让洛小熠的心中,萌生了一丝好奇和期待……
两人一路向这座城的中心走去,停在了一座诺大的住府前,两只石狮像威严立在大门两侧,只见牌匾上写着三个大字——城主府。
“这里可是城主府,你们是何人!”门旁的侍卫将两人拦住,大声斥问道。
百诺冷笑了一声,随后悠悠的向前走着,一边摘下草帽和面纱,一边说道。
“你们何时,连本公主都不认识了?”“公主大人!”
见状,两个侍卫都来不及惊讶,立刻跪拜在她身前。
百诺回过头看向洛小熠,那米黄色的长发随风浮落,笑容显得格外乖巧玲珑。
“愣着干什么,快进来啊!”“啊,哦好……”
“你怎么没告诉我,你是公主啊……”“有那么吃惊嘛,而且现在知道也不迟啊。”
“可是……”“诶呀别可是了,走吧,我带你去参观一下!”
说完,百诺拉起了他的手腕,在这片繁华间穿梭于此。
............
“什么!让他做您的贴身护卫?”“怎么了……”
百诺坐在府前的宽椅上,手边的桌子上摆满了一玉盘珍果,而站在她面前是她的主仆。
“区区一介草莽英雄,怎能……”“放肆!”
没等那主仆说完话,便迎来了百诺的一声训斥。
而在主仆的印象里,百诺公主虽然待人冷漠,但似乎从未发过脾气。
“以后,不许再这么说他,听到没有!”“是……”
自己的心仪之人,怎容得他人诋毁……
“去把他叫来,其他人都回去吧。”“是,公主大人。”
夜色融融,墨黑的天幕被挂起一轮弯月,可能是这座城的灯火过于夺目,繁星的点缀因此被掩没了。
“公主,这么晚找我是有何事?”“是这样的,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专属的贴身护卫……”
百诺悠悠地走到洛小熠面前,很是正式地说着,而这却让洛小熠感觉有些不妥当。
“安心好了,不要什么顾虑……”“好吧。”
“对了,以后这个就是你的佩剑。”“这是,送给我的?”
“对啊,你快试试怎么样。”“好……”
这把剑可是百诺在渡劫前就准备好的,一直拜托蓝天画帮她保存。
“剑很轻,但不难把握重心,我很喜欢,多谢公主大人。”
“嗯,嗯?我不是说过嘛,你以后叫我的闺名,别和他们一样,什么公主大人什么的。”
百诺一心只想让彼此的关系亲密一些,可却疏忽了礼节的问题。
“可这,不成体统啊……”“也对……”
“那这样吧,在外你叫我公主,私下喊我闺名,如何?”“嗯。”
此时夜色正浓,百诺看向外面,突然起了一些小心思。
“小熠,门外还有守卫吗?”“他们都回去了,只有府门那里还有两个侍卫。”
“嘿嘿,那你陪我去个地方……”
百诺又是神秘地笑着,随后拉起洛小熠来到城主府府后的围墙。
“我们偷偷从这里溜出去……”“啊?”
“你不是会轻功嘛,快点!”“哦好……”
百诺张开双臂站在墙边等待着,而洛小熠有些拘谨地揽起她的腰肢,抱着她纵身跃起。
脚尖点过两下墙面,随后站在了围墙的瓦砾上,俯瞰着不远处的灯火阑珊,顿时心旷神怡。
他们走在夜市的街道上,享受着这份安宁的繁华……
“小熠,谢谢你愿意陪我……”“嗯,话说家里人都从不带你来的吗?”
“他们都很忙,也不知道在忙什么,而且管我管得很严,有时候自己偷跑出来,也是一个人。”
“那以后我陪着你……”“嗯!”
............
山茫寺……
这里是香火最旺盛的寺庙,而这座寺庙的住持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大师。
“阿弥陀佛,两位施主因何事前来此地?”“听说你们这里的许愿树灵验,我们想来挂个牌子许个愿。”
“这边请……”“嗯……”
几下晨钟和诵经声时而回响在耳边,一路上有数不清的古刹……
“百诺,一会儿还想去什么地方吗?”“当然了,还不容易出一次城,当然要好好转转了。”
“好,都依你……”“嘻嘻~”
一颗巨大的桃花树下,红线牵起了一块块木牌,上面是无数人的愿望。
世人皆说山茫寺的许愿树灵验,于是便有很多香火客纷至沓来。
“你想许什么愿望?”看到百诺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洛小熠便问道。
“当然是,希望世间没有战乱,希望身边的都平平安安的,希望……”
希望可以永远和你在一起……
最后这句话被百诺埋在了心里,而洛小熠也接过木牌,他看着自己腰间的佩剑,写下了一行字。
“你呢,写了什么?”“不告诉你……”
“不行,我要看!给我看嘛~”“不给……”
“给我看看嘛~”“够得到,我就给你看。”
............
时光飞逝,百诺也到了成婚的年纪,而他的父亲也为了与邻城城主签订盟约,给百诺订下了婚约……
城主府最高的楼台,百诺一个人坐在上面瓦砾上,仰望着天,感觉似乎近在咫尺,而那云也似乎触手可摸。
“怎么了……”洛小熠坐到她身边,问道。
“我父亲,说订婚就订婚,根本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世事无两全,计谋不两忠,城主可能也有自己的苦衷吧……”
“可是,我已经有……”“有心仪之人了?”
“嗯。”看着她深邃的双眸,眼神中无限的从容。
“我喜欢你!”
下一秒,女孩的吻落在了他的唇上,而这一吻,倾国倾城……
对洛小熠而言,他也曾多次幻想过,幻想过携她山前停马蹄,看崖边绿水春风及,听江河山川星斗移,再与她下上一步棋。
可她身前多是高权名贵,自己区区一介草莽,又怎能与其相配。
他深知自己的出身,抬头这雨已落三分……
翌日,百诺已换好一袭红妆,而洛小熠也是最后一次为她佩上耳坠,别好玉簪。
鲜红的衣裳衬得那新郎气宇轩昂,看着她与这良人在高堂前双膝下跪。
他笑着说道,真般配……
............
“吉时已到!”“报———”
在这大喜之日,却有人传来一阵杂声,众人本以为会是双喜临门,可谁料……
“报!四夷敌袭暴起,子城即将沦陷!”“什么!”
“望城主带百姓迅速撤离,众士必在一将之领下,死守城门……”
话音刚落,便在一片死寂中立刻听到了一声回应。
“洛某,请缨……”
“小熠!”
百诺被身边人拉着转身,离去的时候幽幽回眸,只看见那一人模糊的轮廓,剪影里看不清什么了。
............
“只见那洛将军,身披战甲剑指天涯;枯风席卷那万里黄沙,鲜血染红了天边的云霞;这落日未解孤城的意,旧梦散尽,烟雨中……”
“好———”一声欢呼后,引来阵阵雷鸣般的掌声。
路边的茶楼人影错落,街道两边传来两三声吆喝……
他,名留青史;他的事,也成为无数说书人的经典之作。
“姑娘,你来我这茶楼,怎么总听这一段书啊?”“可能,只是想找点回忆罢了……”
那熟悉的紫色面纱掩盖着她的面容,却藏不住她双眸中无尽的感伤。
百诺走在着繁华的街口,看着眼前的这份安宁,却看不见身边的他了……
“不知下一次,要何时才能与你相遇了……”
她取出了怀里的一块木牌,那是他曾在山茫寺许下的愿望。
“执此剑,为伊人,护万里山河!”
............
“那个人,又一次因你而死了?”“嗯。”
看着百诺仍深陷在那份悲伤中,蓝天画看着很是心疼。
“百诺,我们出去走走吧,今天外边有祀典,可热闹了。”“嗯,走吧……”
百诺领了蓝天画的心意,同她一起去参加了祀典,而这次天宫的祀典,众仙齐聚,格外热闹。
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百诺的眼前闪过,虽然没有看清他的面容,不过他也是一头红色的头发……
“公子,公子!”最终,百诺还是没有追上他。
“百诺,你去哪了?”“天画,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一个人?”
“什么人?”“就是,红头发的……”
“没有,不过你提到红头发的话,在咱们天宫我倒是认识一个。”“谁?”
“就是洛云府的那位殿下啊,我记得他好像叫,洛小熠……”
“小熠?”
……………
——终是生死又离别,你是恩赐也是劫。
(未完待续)


IP属地:黑龙江来自手机贴吧1楼2023-01-20 22:35回复
    楼主顶!!!!


    IP属地:湖南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3-03-31 00:5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