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臣吧 关注:5,610贴子:35,231

回复:【续写念奴樵】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二章
“呵……”许黎冷笑一声,俯身抓住尹泽那松软的头发“唔…”尹泽被许黎扯着头发拽起身形,强烈的疼痛让尹泽发出了一声呻吟,“瞧瞧你现在的样子。”许黎修长的指骨松开尹泽的头发,反挑起尹泽的下巴说:“简直不输于青楼的头牌。”
“那太女喜欢吗?”出乎意料却又在意料之中,许黎愣了一下,然后用力的捏着他的下巴,直到捏出几道红痕才松了几分力道“本宫若是说喜欢,阿泽打算怎么做?”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3-07-26 12:25
回复
    尹泽挑唇笑着答道:“自然是太女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了。”话落又无奈的笑了声道“反正奴怎么说,太女都不会相信了,您又何必问奴呢?”说罢垂下那妖冶的眼眸。
    “本宫允许你解释,说。
    那天为什么背叛我?”漫不经心的口吻好似根本不在意他究竟是否背叛了自己。
    “我没有!我没有背叛你!”尹泽猛地抬起眼眸生气的看着她,又好似想起了什么,眼眸变回了原本的温驯,看着她说:“黎黎信我一次好不好?相信我,我永远都不会背叛你。”看许黎没有反应,他一边说还一边揪着她的衣摆“好不好嘛?”
    “跟本宫进来。”许黎转身撑着伞向殿内走去,扔下一句:“给我好好解释解释到底是怎么回事?”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3-08-13 12:49
    回复
      “是”尹泽挑唇想笑但是最终却是勾起一抹苦笑。
      ——————
      殿内。
      许黎靠在椅子上,一只手放在桌上,另一只手把玩着一张卷起来用绳子系着的图。
      尹泽赤裸着跪在地上,白玉般的肌肤上一条绳子缠绕着从手腕向下,绕过纤细的腰身,绕过修长的腿……最后垂于身前。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3-08-16 13:28
      回复
        一布迷棋,一场戏局,一念是非,终成伤悲
        她是天骄之女,万人追捧
        他是罪臣之子,令人厌弃
        以她为棋,开始布局
        最终,谁入了这场戏,谁论了输赢
        他入了自主的戏,赢了她布的局
        他不再是身份卑微,匍匐在地的罪奴,而是登尸控局,只手遮天的帝王
        她不再是刁蛮任性,无忧无虑的太女,而是国破家亡,万民唾弃的亡奴
        他不在为奴,踏血为路,傲视九州
        她不愿为主,放弃所有,坠为亡奴
        他对谁都狠毒,包括对自己,对她也未曾留手
        她对谁都宽容,除了对自己,对他亦全部消受
        大多都时候,世界上分两种人
        一种是对重要的东西豪不珍惜的人,另一种是不择手段只为得到自己想要的的人
        他们是也不是
        他放弃了挚爱之人,去换取一个在他心里毫无意义,冰冷凄清的龙椅
        她成全了心中所爱,如她所愿再无束缚,独自一人奔赴黄泉,了无牵连
        却不知
        一无所有的他正跪守在她的陵园,等待着她的责罚,乞求着她的谅解
        他从始都不知道自己喜欢的是什么,她至终都不知道自己的所爱要的到底是什么
        这一错,就过了一辈子了
        一布迷棋,一场戏局,一念是非,留下了一生的哀情,一世的伤悲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3-08-16 19:46
        回复
          回忆一下阿钰给的文案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3-08-16 19:46
          回复
            “唔…”尹泽隐忍的呜咽了一声,许黎将手腕上系着的绳子又拽了拽“还是不解释吗?”
            “太女殿下,别、别这样,唔哈…”尹泽一边说一边忍不住的呻吟出声。
            “奴、奴不是故、故意不解释的。”
            “哦,那是为什么呢?”许黎抬手掐上了尹泽的脖颈道:“阿泽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回答,不然、后果你承担不起哦。”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3-08-18 13:21
            回复
              “抱歉,奴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尹泽温顺的任凭许黎掐着最是脆弱的脖颈。
              “好,尹泽你很好。”许黎一字一顿咬着牙说。
              许黎拖着绳子将他摔在榻上,红绳在他身上留下道道勒痕,许黎把手腕上系着的绳子解开,随后去拿了几样东西,她走到榻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说:“你自找的。”话音刚落,一记鞭子落下,在那娇嫩的花朵上留下一道痕迹“唔啊!”尹泽忍不住求道:“殿下轻、唔,轻点。”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23-08-18 13:40
              回复
                “恩唔。”尹泽修长的指尖一点一点的攥着一旁的毯子,毯子被捏的皱起。
                “求、求殿下怜惜。”
                “急什么,夜还长着呢。”许黎一边说一边继续用鞭子责打着尹泽身后那越发鲜艳的花朵。
                “唔哈,恩唔。”
                屋外,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浇灌的花园里的花越发娇艳。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23-08-19 13:14
                回复
                  第三章
                    “太女殿下,再过半个时辰就要上朝了。”一道声音透过帘子隐隐约约的传了过来。
                    榻上,一节如玉的手肘探出,摸索着拿过一件衣裳穿上,“悉悉索索”的穿衣声将许黎吵醒了。
                    “再陪本宫睡会。”带着几分困倦的嗓音,说完便一把将人给按回了榻上。
                    “太女,再不起就到上朝的时候了。”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23-09-09 09:30
                  回复
                    尹泽沙哑的嗓音在许黎耳边响起。
                      “知道了。”许黎烦躁的起身,让婢女伺候自己洗浴。
                      临走时留下一句话:“尹泽,别让本宫再看到你犯同样错误。”
                      “是。”尹泽很是乖巧的答到,勾唇笑的很是讨好。
                      但在许黎走后,他却露出和之前完全不同的表情“太女?还不是被我勾的魂不守舍的。”尹泽挑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道。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23-09-09 18:37
                    回复
                      ——————
                      “臣等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卿平身。”
                        “谢陛下!”
                        女帝扫了一眼道“太女呢?”
                        “陛下,您是不是忘了上回让太女殿下处理兴城的案子了。”一旁的摄政王秦惑走上前道。(ps:摄政王是女的,别乱磕哦!)
                        “可是兴城那件事是三个月前的事了。”女帝慢悠悠的丢出一句:“秦爱卿,太女的能力还没那么差吧?”
                        “这是自然。”秦惑还想说些什么为许黎拖延下时间。
                        却被女帝打断道:“行了。许缘,你来说。”
                        二皇女许缘上前道:“回母皇,皇姐她可能是因为…”
                        女帝皱着眉头说:“因为什么?说出来。”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23-09-18 12:51
                      回复
                        “皇姐她可能是因为一个人。”
                          “把话说完整,是因为什么人?”
                          “是因为尹泽。”许缘鼓足勇气一口气说了出来。
                          朝臣们小声的互相说着。
                          “你知道这个尹泽是谁不?”
                          “我也不知道。”
                          女帝猛的拍了一下“肃静。”
                          顿时,安静的连一根针掉下去的声音都能听到。
                          许缘继续添油加醋道:“母皇,最近皇姐被这个尹泽迷的连上朝都不来了。”
                          “谁说我不来上朝的?”随着声音一点点放大,许黎走了进来。
                          “儿臣叩见母皇,母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女帝满意的笑道:“平身。”
                          “谢母皇。”
                          许黎走到摄政王旁边轻声道:“谢了。”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23-09-23 15:38
                        回复
                          秦惑笑了笑算是回应。
                            “黎儿,你今天怎么晚了点?”女帝和颜悦色的问。
                            “回母皇,儿臣在路上碰到了一个人,所以才来晚了。”
                            “哦?你碰到谁了?”女帝饶有兴致的问。
                            “母皇,先谈正事吧,这个儿臣回头再告诉母皇。”许黎神秘的笑笑。
                            “行。”女帝接着问众臣:“众卿可还有事要奏?没有便退朝罢。”
                            “陛下,臣有事奏。”丞相走上前奏道。
                            “丞相有何事? ”
                            “陛下,您已立太女许久,可太女迟迟没有正君。”
                            “丞相说的极是。”女帝沉思道:“那依丞相所见,吾给太女找个哪家的儿郎做正君?”
                            摄政王也上前进言:“臣附议。 但是给太女选正君,陛下何不问问太女的意见?”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23-09-28 08:30
                          回复
                            第四章
                              “此言有理。”女帝扭头问许黎道:“黎儿,你可有喜欢的儿郎,母皇给你立个正君可好?”
                              “回母皇,儿臣暂时没有喜欢的人...”许黎脑海中一闪而过某人的笑颜,不由得停顿了一下道:“儿臣暂时不想立正君,还请母皇准许。”
                              女帝叹了口气道:“黎儿也长大了,那便罢了。母皇不干涉你的想法,母皇只是希望黎儿可以开心一点。”
                              “嗯...谢母皇没有给儿臣整出个夫郎。”许黎略带调侃的道。
                              “你这孩子。”女帝慵懒的瞟了她一眼,然后道:“退朝。”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23-11-01 14:31
                            回复
                              “臣等告退!”众臣离去后,许黎冲女帝眨眨眼暗示:
                                待会我去御书房找你。
                                女帝垂下眼眸回应:好。
                                ————————————————
                                许黎路过御花园,朝御书房的位置走去。
                                忽然一道身影跑了过来猛地跪倒在许黎面前,公公刚打算拦,被许黎制止了。
                                “你是?”许黎垂眸扫视了一眼,一身碧衣的小侍连忙开口,哀求道:“求太女殿下救救我家宫主吧!”边说边往地上拼命磕头。(ps:当今陛下共有五位皇女,六位宫主,宫主指陛下的后宫所出的男孩。五位皇女各有各的势力,皇位之争即将拉开序幕!)
                                “停。”许黎慢条斯理的道,眸底多了一丝兴致,随侍的几人低着头,面前的小侍垂着头,竟没人发现她眼里的那抹生怕事情闹得不够大的跃跃欲试“抬起头来。”
                                “太女殿下?”小侍停止了接连不断的磕头,战战兢兢的缓缓抬起了头。
                                湿漉漉的眼睛亮亮的带着期望,额头因为不断磕头,磕出了血丝。
                                只是...这张脸......
                                许黎板着脸问道:“你是侍奉哪个宫主的?又是被谁送给那位宫主的?”
                                “回太女殿下,奴是侍奉十一宫主也就是和萍宫主的,是三皇女将奴送给和萍宫主的。”小侍答完又开始求道:“求太女殿下救救和萍宫主。”
                                【许逸一向是最受母皇宠爱的宫主。】许黎似是想到了些什么,语调略微急切的问道:“你把事情的经过说出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是。”小侍应了一声便语速及快的说道:“这两日接连发生了好几件大事,先是九宫主(ps:不是所有宫主都有封号的。)放在匣子里的玉佩不见了,九宫主指认说是宫主做的,他身边的小侍也都说看到过宫主身边侍奉的人出现在九宫主府过,恰好那天宫主让人去御膳房拿东西,刚好那个时间点路过九宫主府,宫主跟九宫主便吵了起来,最后惊动了陛下,这才不了了之;近日陆国向陛下发了一封信,貌似是求娶宫主的,陛下的意思是想让宫主嫁过去。陆国和我们旭国一向不合,宫主若是嫁过去可怎么办啊?太女殿下,求太女殿下帮帮宫主吧?”
                                小侍说完,似是担心许黎不肯帮忙,连连磕头。
                                “既然我知道了,就不会不管。”许黎若有所思的道:“你回去等着,待会见到母皇我尽量让她改变主意。”
                                “是。”小侍激动的道:“我这就回去告诉宫主!”
                                许黎转身离开,身后的小侍跪送,但在他的眼底藏着一抹戏弄到了皇女的欣喜【话是真的,也是假的。半真半假的话语,就看那位太女有多少本事了】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23-11-22 13:3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