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小说爱好者吧 关注:92,199贴子:1,354,728
  • 21回复贴,共1

【原创】主神的游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快穿女尊,女主最强,男主虽然不弱但绝对没女主强!
世界一:傀儡女帝和病娇摄政王
其它世界待定...
贴吧卡了,简介见二楼吧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3-10-16 08:31回复
      她、身为主神,掌管着三千世界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3-10-16 08:31
    收起回复


      在一间星光璀璨的屋子里,墨槿和郁辞等人正惬意的闲聊着。
        忽然地板裂开了,一道道缝隙越裂越开,最终裂出了一个漆黑的大洞,“阿辞,这次你跟我一起吗?”墨槿看向一旁的郁辞问。
        “不了。”她一边说一边走向另一个洞道:“我有另外的事,下次好吗?阿槿。”说完便跳了下去,在她跳下去之后,缝隙就一点一点的合上了。
        “那好吧。”声音很低,带着些许失落。
        ——————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面前是一层层的台阶,而在最上面有扇门,墨槿走上台阶,来到了门前,只见这是一扇棕色的门,门框和把手都是金色的。
        墨槿推开门走了进去,在她进去之后,从台阶开始,一点一点的消失,直到恢复成一片黑暗为止。
        她走出门,身后的门化作一群金色的蝴蝶飘飞在空中。
        墨槿周围是一片草坪,上面开着各式各样的花儿。
        不远出的一棵大树下靠着一位少年。
        墨槿走过去问:“你的梦境出了什么问题?”
        他转身看着墨槿,只见少年有着一双浅灰色的眸子,一头银白的长发更显的他清冷矜贵。
        “你是?”少年疑惑的问道。
        “我叫墨槿,是一名梦境修复师。”说完墨槿抬手,在她的右手上出现了一本书,书上写着《多重梦境》,她翻开书看了看对他说:“现在我们在第一重梦境,也就是说,你刚进入梦境不久。”话落墨槿合上书,书碎裂成一块块碎片,飘散于空中缓缓消失。
        “我叫玖渊,我的梦境的确出了些问题。”玖渊接着说道:“从半个月前开始,每一次进入梦境都会醒不过来,然后被朋友叫了很多次才醒。”
        “你每次进入的最多是几重梦境?”
        “不知道,好像是几十几重吧。”玖渊若有所思的道:“最开始的那次是十七重梦境。”
        墨瑾抬手做了个动作,之前那群金色蝴蝶顿时全部飞了过来,汇聚成一本书的图案,随后蝴蝶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本比人还高的书。
        这便是墨瑾的武器,也是从她出生开始就伴随她的伙伴。
        他的本体是一本书,平时可随墨瑾的需要变成任何物品,名为《梦境世界》。
        墨瑾操控着他,翻到自己想要的那页便停了下来。
        “你这本书好厉害啊。”玖渊故作惊讶的问:“墨小姐,我能问一下你这本书是怎么来的吗?”
        “其实也没什么,这本书很久以前就有了。”她看着远方道:“很久了,久得我都不记得了。”
        墨瑾转过来看着玖渊,少年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见墨瑾看向自己,他连忙收起笑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墨瑾直视着他的眼睛说:“我们是不是见过?”
        “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我们没见过。”玖渊斩钉截铁的说。
        “真的吗。”似是在对自己说。
        “你说什么?”
        “没什么。”墨瑾摇头回道:“我们先看看这个梦境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3-10-16 08:34
      回复


        梦境忽然动了,等停下来后,四周出现了几颗星球,这让墨瑾感到很熟悉。
          “我是不是来过这里。”当她再次转身时,早已不见玖渊的身影,就连书也不见了。
          “他果然不简单呢。”墨瑾挑唇玩味的笑着说:“那我就陪你玩玩,别让我失望呐,玖渊。”
          ——————
          此时,另一边的玖渊则是来到了一片森林的最深处,而书早以被他放进了储物手镯内。
          他拿出一枚黑色的树叶放入最中间的一棵颜色很深,深得让人感觉很不对劲的树上。
          “啪嗒”树干向左右分开,原来这是一扇门,而那枚树叶是钥匙。
          玖渊进去后门就关上了,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谁会猜到这里有扇门呢?
          “回来了。”玖湮站在一条小路边问道:“长老说的书你带回来了?”
          “嗯,带回来了。”玖渊应了一声道:“哥,我们现在去见长老还是等会再去?”
          “先回去收拾下再去吧。”玖湮搂着玖渊回了他们的家。
          半小时后...
          玖渊和玖湮朝长老住的璐濡苑走去,而在他们离去之后,一道身影来到了他们的家。
          ——————
          “长老,您看看是这本书吗?”玖渊恭敬的把书递了过去。
          “没错,就是这本书,只要有了他,便可以使我们精灵族重回往日的辉煌!”精灵长老捧着书道。
          “所以,你们就为了这个偷我的书?”一道声音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只见墨槿靠在门旁边的墙上,手上抛着一枚金色的徽章,上面刻着一朵妖冶的曼陀罗。
          “你是谁?”精灵长老回过神来,一看手上捧着的书没了“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你们吧。”墨槿笑了笑道:“明明是我的书,你们拿了我的书不说,还反过来质问我了?”
          玖湮走上前道:“这位姑娘,我们不是有意要拿你的书的。”
          “近些年来恶魔一族时常侵犯精灵一族 ,精灵族被打压的险些灭族。精灵长老算出有本书名为《梦境世界》,只要有了他,精灵一族就能重回往日的辉煌。”
          墨槿看了他一眼,顿时愣住了。
          眼前的人精致的很,宛若造物主最完美的作品,一眼就让人移不开视线。
          墨槿忍不住说:“你可以跟我回去,陪我玩吗?”
          玖湮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旁的精灵长老抢着说:“这怎么可能呢?”
          正当玖渊觉得长老终于靠谱了一次的时候。
          “除非你把书借给我们。”精灵长老义正言辞的说:“别说玖湮,你连玖渊一起带走都行。”
          “那倒不用。”墨槿指尖转动,只见上一秒还是徽章,下一秒就变作一本书“书借给你们,他跟我走。”
          她把书递过去,指着玖湮道。
          “成交!”精灵长老接过书说。
          “长老,你这样不好吧,你都没问过我哥的意见。”
          “没事。”玖湮安慰了玖渊一声,然后对墨槿说:“我们走吧。”
          “嗯。”话落,墨槿带着玖湮消失在他们面前。
          ——————
          一张华丽的大床上,躺着的少女缓缓掀开眼眸。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3-10-16 08:52
        回复


          妖冶的金色眸子,代表着少女至高无上的身份和地位。
            “这次的梦有点意思。”少女勾起一抹似是似非的笑,她是这个世界的掌权者,却连这间房间都不能离开。
            “小姐。”一身西装的长发少年推门走入,手上端着托盘,里面有一碗药“该吃药了。”
            温堇看着那碗漆黑的药,不由得感慨:“我一步一步从当初那个孤儿院任人欺讳的小女孩爬到了现在的位子,但当我好不容易爬到顶峰的时候,命运却跟我开了一个最大的玩笑。医生说我活不过半年了,即使是吃药,也只能活一年罢了。冷荩,你说我这是为了什么啊?”
            “小姐…”冷荩沉沉默良久,最终还是把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
            他把药递给温堇,看着她喝完。
            温堇一饮而尽,唇角留下几丝药渍。
            冷荩将托盘放到一边,拿起一旁的纸巾擦拭着她唇上的药渍。
            纸巾刚碰到她的唇,温堇猛的攥住他的手腕道:“冷荩,你逾距了。”清冷的嗓音是那么的高不可攀,宛若高高在上的神明一般,不可亵渎。
            可他却偏偏想亵神,想将神明据为己有。
            “小姐~”似是撒娇,温润的手指触碰她白净的手臂,试探的蹭着。
            温堇松手,不再理他。
            “您试试恋爱吗?”冷荩小心翼翼的问。
            “恋爱?”温堇眼眸空洞,似是在回忆某些往事。
            “小姐?小姐?”冷荩一连叫了好几声,心情也一点点的跌入谷底。
            “嗯?嗯!”温堇慵懒的靠在床上道:“我没谈过恋爱,也没打算谈恋爱。”
            “为什么呀?”少年笑的讨好,轻声问道:“是因为发生过什么事,所以才不想吗?”
            温堇眼眸中一闪而过的迷茫并没有逃过冷荩的眼睛,她没说话,他便等,等到她说为止。
            窗外,太阳一点一点的沉入地平线。
            原本的白哲逐渐被黑暗吞噬,直到彻底被黑暗笼罩。
            “你出去吧。”良久,温堇冷冷的吐出一句赶人的话。
            “是,小姐早点休息。”冷荩端着托盘离开了。
            整理完、回到房间、关上门,整套动作一气呵成,少年委屈的蹲下身形轻声喃喃:“我都在你身边这么久了,结果你却那么不相信我。连是因为什么才不谈恋爱的原因都不肯告诉我,哼、不理你了。”
            ——————
            十个月后…
            她越发消瘦,好像一阵风都能吹走似的。
            “小姐,我给您陪葬好不好?”冷荩掩盖住眸底的那抹偏执,笑着道。
            温堇转头看着他,意味不明的笑道:“你确定?”
            “当然啦,能跟您一起死是我的荣幸。”他笑的肆意。
            “哦?”那如果我说我事先埋了炸弹呢?温堇将一个遥控器抛了过去,眸底带着毫不掩饰的疯狂。
            “只要你按下去,我们就可以一起死了。”
            冷荩指尖离按钮越来越近,然而在离按钮还有五厘米的时候他停手了。
            “怎么?后悔了?”温堇讽刺的问。
            “没有,只是有件事想问清楚。您是因为什么才不想谈恋爱的?”冷荩疑惑的再次问出了这个问题。
            “因为控制欲。你知道为什么我的身边没有朋友吗?因为我的控制欲太强了,让她们难以忍受。所以从那之后,我就决定永远不谈恋爱了。”
            温堇眸中的伤感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冰冷,是拒绝任何人接近的冷漠。
            “你还有什么问题?”她不耐烦的问道。
            冷荩张了张嘴,终是没有问出口。
            “没了。”话音落下的同时,指尖微动按下按钮。
            “嘣—”
            爆炸引起了巨大的火。
            疯狂燃烧的火焰缓缓吞没所有,好似一切都从未发生。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3-10-16 08:52
          回复
            序完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3-10-16 08:52
            回复
              第一章
                王座上的神明缓缓睁开眼睛。
                “呵。”高高在上的主神轻笑一声道:“什么时候,时空管理局的人都敢肖想吾了。”音色很冷,冷的就像被漫天飞舞的雪花覆盖的冬天一般无二。
                话音刚落,身形便从王座上一点点的消失了。
                ——————
                时空管理局。
                躺在冰棺里的少年掀眸,低声喃喃:“她回来了。”
                冷荩从冰棺里出来,朝外面走去。
                沿途,每个人看到他都很惊讶。
                “管理者大人!?您醒了?”
                “管理者大人!您出来了!?”
                ……
              冷荩只是点头回应,并没有说话。
                “你也一起回来了。设计吾好玩吗?”不含任何情绪的嗓音响起,声音的主人出现他的面前问道。
                他红着眼眶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我陪了你那么久,你都不喜欢我?温堇!你到底有没有心?!”
                冷荩难以置信的看着胸口插着的刀。
                  她只是漫不经心的说:“既然你算计了吾,就要做好接受惩罚的准备。”
                她捅了他一刀,他神魂俱灭,化作无数碎片飘落三千小世界。
                时空管理局的一群人劝她:“主神大人,拜托您去把他的灵魂碎片收集回来吧。”
                “怎么?没他时空管理局就不能运转了?”
                “是的,的确没他就没法运转了。”
                一行人带着温堇来到了系统们聚集的地方。
                “主神大人,您就随便选个系统,去三千世界收集管理者大人的灵魂碎片吧?”众人小声劝道。
                温堇看着一排排的系统排的整整齐齐。
                “大人,最前面的系统都是这个月各榜上的前十。”
                主系统上前介绍道。
                温堇见所有系统都排着整整齐齐,唯独有一个系统独自待在角落里。
                出于好奇,她走到它前面半蹲下来“你为什么一个统待在这里?”
                它见有人问它,顿时呜咽着说:“因为我是所有榜上的倒数第一,所以很少有宿主愿意绑定我,即使是绑定了,绑定我的宿主也大多都是第一个位面就挂掉。久而久之,无论是积分榜还是等级榜,我都是倒数第一呜呜呜~”
                温堇摸了摸光团道:“别哭了,跟吾绑定吧。”
                “吾让你成为所有榜的第一。”温堇肆意妄为的道。
                小系统抬起头看了过去,此时刚好一道阳光照射下来,将她衬的光芒万丈。
                多年后,这一幕依旧在它的心里留下重重的一笔,它永远记得,在它万念俱灰时。
                她携光,来到它身边。
                那一幕,是苦尽甘来
                那一天,她照亮了它
                “您真的确定要绑定我吗?我是爱而不得系统,由于之前的几任宿主都爱上了任务对象,所以我一直没有业绩。”小系统忐忑的问道。
                “吾确定。以后你就叫麻糍,开始绑定吧。”
                “嗯好。”麻糍开启绑定。
                “大人,要不您再考虑考虑?”时空管理局的众人劝道。
                “吾的决定何时轮到汝们来管?”
                〖滴、滴、滴,绑定成功〗
                〖爱而不得系统为您服务。〗
                “去三千小世界。”
                〖是。〗
                传送至第一个位面...
                传送成功...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3-10-16 08:53
              回复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3-10-20 13:31
                回复
                  第三章
                    “臣等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反应过来连忙跪拜道。
                    夙堇缓缓走向正前方的王座,忽然她停下了。
                    她转过身形,唇角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靠近他问道:“摄政王这是,对吾有意见?”夙堇肆意的打量着对方,暗暗称赞道:上挑的狐狸眼,高挺的鼻梁,浅粉色的薄唇。这张脸比那个叫什么的丞相好看多了,如果说那个丞相的长相是翩翩君子的类型,那他就是黑夜里的魅魔,蛊惑人心。
                    【主神大人,我是主系统。】在夙堇脑海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道。
                    【发生什么了?】夙堇不紧不慢的问道。
                    【回主神大人,由于时空气流的原因,此世界麻糍不会再出现,所以由我暂时负责向您传输世界背景及剧情等...】
                    【请问主神大人是否现在接收世界背景及剧情?】
                    【是。】
                    【世界背景:这是一个古代女尊位面。我详细给主神大人介绍一下,这是一个以女为尊的世界,在这里女的负责赚钱养家,而男的负责洗衣做饭和生孩子等...】
                    【在这里女娶男嫁,女男结婚后男的称呼女的为妻主,以及在新婚之夜会有一场打嫁规矩,婚后如果女的有任何不满,皆可向夫郎们发泄。】
                    【看来这是一个吾没玩过的小世界。夫郎们?一妻多夫?】
                    【是的,在这里每个女人都可以拥有多个夫郎。分别称为正夫、侧夫、侍夫等等...】主系统认真的回答道。
                    【嗯,说说剧情。】夙堇若有所思的道。
                    【剧情:女主喜欢男主,男主不喜欢女主,然后经过一系列的事情之后男主也喜欢女主了,大团圆结局。】
                    【女主是您的皇妹夙蕊,您称王后被封为怀王,跟您关系很好,男主就是您之前见过的丞相灼焓,她们之间发生的事,主神大人可看情况决定是否插手,有些隐藏剧情会与她们有关,还请主神大人注意。】
                    【嗯,任务是什么?】
                    【回主神大人,由于麻糍是爱而不得系统,所以主线任务是让摄政王岑荩爱而不得。支线任务是尽量达成所有结局。这只是一个二星小世界,除了任务之外的事主神大人随意就行。接下来除特殊情况外我不会再出现,系统会自动播报进度,祝主神大人玩的开心。】
                    【嗯,我会的。】
                    “岑荩不敢。”他垂眸避开她的视线,扫视了一圈周围依旧跪俯的大臣们(ps:除了摄政王和丞相这两个特殊的之外,其余大臣皆为女的,这符合女尊世界的世界观。)
                    掀眸看着她问道:“陛下不先让她们起来吗?”
                    “吾为什么要让她们起来?”夙堇饶有兴致的问道:“而且,吾让不让她们起来跟你有什么关系?岑荩,你是不是管的太多了点。”带着些许厌烦的嗓音随着她的走近在他耳畔一点点的放大开来。
                    “陛下,你变了。”指骨微缩,他轻声说“以前的你,从来不会说我管多了的。”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3-10-26 09:44
                  回复
                    第四章
                      夙堇走到王座前,旋身坐下道:“平身。”
                      “谢陛下!”众大臣颤颤巍巍的站起身,齐声应到。
                      “上朝吧。”帝王的威压迫使众臣上奏时不敢向以往那样处处使绊子。
                      ......
                      下朝后,夙堇去弈榛殿批阅奏折。
                      没批多久,一道身影走了进来。
                      夙堇头也不抬的扔出一本奏折。
                      来人停下脚步,俯身捡起离自己只有一步远的奏折道:“陛下,你原来不会朝我扔奏折的。”嗓音低哑,好似受了委屈似的。
                      “摄政王为什么老是说原来呢?原来是原来,现在是现在。人不可能永远活在过去,做好现在自己该做的事就够了。”
                      她单手手肘靠在扶手上,撑着脸,一边继续批阅奏折一边说:“不是吗?”
                      “嗯,陛下说的很对。”他赞同的点点头,顺手展开她扔过来的奏折读了出来:“户部丹词、兵部希恒等奏请陛下早日选妃,繁衍皇嗣。”话落,他刚好走到她的身旁。
                      夙堇反手将笔扔向岑荩。
                      他接住了笔,却被笔上滚落的一滴滴墨珠染脏了衣摆。
                      “摄政王,吾的婚事貌似跟你无关吧。”疏离的口吻淡淡的道:“你做你的摄政王,我做我的傀儡帝王。我们不是一向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吗?摄政王近日这是对吾有什么意见?”
                      夙堇换了支笔批完了奏折,单手撑着头看他,眼眸含笑。
                      那笑好似三月的微风,令人沦陷其中不可自拔。
                      那时的他并不知晓,往后数年,她再也没有对他这样笑过。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3-11-17 12:52
                    回复
                      “哦?原来陛下还知道你是我的傀儡啊。”岑荩讥笑道:“作为傀儡,自然是一切遵照我的来,不是吗?”
                        “吾是帝王,有些事可以照你说的来,有些事不行。”夙堇放下手,垂眸接着批阅奏折。
                        “怎么不行?”他走到案边抓住她的手腕问道:“你必须照我说的来,不然的话...反正都是傀儡,你若是不愿,我自然可以再换一个傀儡称帝。”话说到这份上,岑荩便是摆明了威胁夙堇:要么照做,要么换个人做这个位子。
                        夙堇看了看他抓住自己手腕的手,一扔笔反手顺着他抓着自己的手拽住岑荩的手臂,一个猛拽,一个没站稳,摄政王就这样掉进了傀儡女帝的怀里。
                        “夙堇!你疯了?”岑荩挣扎着,可是夙堇束缚的很紧,他并没有挣开。
                        【系统提示:摄政王岑荩好感值减五,当前好感值十】
                        【没事,过几天再刷好感值】
                        “怎么?我不能搂你?”起伏不定的情绪使得说出口的话变得有些轻佻。
                        岑荩见实在挣脱不开,冷静下来道:“记住你的身份,一个傀儡帝王也敢这么对我?”
                        “哦~你的意思是指不是傀儡帝王就可以这么对你了对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松开!”岑荩刚一挣脱开来,就离开了弈榛殿。
                        故意松了几分,让他挣开的夙堇坏笑着继续批阅奏折了。
                        【让他再得意几天】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4-01-30 10:31
                      回复
                        第五章
                          “主子,您怎么了?”荣叠见他心不在焉的样子,不由得问了一句。
                          “嗯?”他回过神来道:“没事,你接着说。”
                          “是。”荣叠恭敬的递上一份密函,继续说道:“她没死,覃露阁那边准备动手了,这是她们传过来的。”
                          修长的手一点一点的拆开密函,浏览着里面的内容,而后将其整个悬在一旁点的蜡烛上,燃烧的火苗吞噬着所有,他松手任其化成灰末。
                          ————————————————
                          数日后,年关将至。
                          “陛下,齐将军她们准备回来了。”贴身婢女玖月一边替夙堇束发一边说:“听说齐将军她们大败烨国,取得了数座城池呢!”
                          “此事甚好。”夙堇抬手拦住玖月拿着的红玉暖所簪子:“换一个,这簪子太艳了。”
                          玖月抿唇道:“可是这簪子是陛下做太女时凤君(ps:这里的凤君指她的父君)给陛下的啊,奴婢看着也不是很艳。”
                          “还是换了罢,如今是摄政王掌权,若是惹的他不悦就麻烦了。”夙堇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勾起一抹一如竟往的微笑道:“走吧,时辰不早了。”
                          “是。”玖月整了整夙堇身上的衣着,应到:“奴婢陪着陛下到殿前吧。”
                          “不了,吾又不是小孩子。”话虽如此,唇角勾起的弧度却是更高了。
                          ————————————————
                          殿内。
                          “臣等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众大臣跪拜,齐声道。
                          然而其她大臣是跪拜,岑荩却是只屈膝做了个样子。
                          女帝一席龙袍坐在那历代帝王皆坐的龙椅上道:“摄政王,这是对吾有何不满?”
                          “臣没有。”岑荩虽然略有疑惑,眼眸转动之后却是直接对视上夙堇,不慌不忙道:“陛下,是否对臣有什么误解?”
                          “哦,误解?”夙堇挑眉道:“吾怎不知,吾对摄政王竟然有何误解?”
                          妖冶少年掀眸,眸中有着似有若无的茫然,片刻后又转为些许伤心:“陛下最近是怎么了?先是不顾臣的劝说让所有大臣一齐跪着,后是不在意臣的意见一意孤行的要做主。陛下,您要是再如此的话,那臣只能另扶新主了。”
                          “摄政王这是在威胁吾吗?”夙堇也并不藏着掖着,直接将话头搬上了明面。
                          “怎么会?臣哪敢威胁陛下呢。”温柔的话语,却并不能掩盖其背后的危险。【陛下倒是变了不少,可比以前有意思多了。但是这么不听话,不如换一个帝王,至于夙堇…便囚于行宫内,陪我玩好了】
                          夙堇见他如此,便不在说,跟众臣商议完政事便退朝了。
                          ————————————————
                          槭胤殿。
                          夙堇在正殿跟两位大臣商议着要事,可摄政王却并无通报便走了进来。
                          直到他躬身道:“陛下。”
                          女帝和两位大臣才反应过来,两位大臣行礼道:“微臣参见摄政王大人。”
                          岑荩这才宛如刚反应过来一般应到:“本王跟陛下有要事商议,二位先离开吧。”
                          二位大臣起身离开后,夙堇才瞟了他一眼:“摄政王找吾有何事?”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4-02-02 13:30
                        回复
                          祝大家新年快乐,龙年大吉!≧▽≦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4-02-10 10:17
                          回复
                            第六章
                              “臣找陛下自然是有重要的事了。”岑荩刻意的说道。
                              “哦?什么重要的事,说出来吾听听。”夙堇摆出一副威严的帝王气势,好似浑不在意的随意说道。
                              “咔嗒—咔嗒——”慢慢走至她面前,修长的双手按着桌子,岑荩慢条斯理的道:“自然是另扶新主的要事了。夙堇,你觉得这事重不重要?”
                              夙堇抬眸正对上岑荩盯着她的那双狐狸眼:“吾倒是觉得,另一件事更重要。”
                              “呵—”轻笑出声,岑荩饶有趣味的凝视着她问道:“什么事?陛下不妨说出来让臣也听听。”
                              “立后。”夙堇一字一顿的道:“她们不是让吾选妃吗,那吾便选个凤君让她们闭嘴。”
                              “陛下,都快要换人了,怎么还想着这些呢?”冰冷的嗓音意味不明的问道。
                              “摄政王为什么就觉得一定能换呢?”夙堇眸底闪过一抹算计,不徐不疾的问道。
                              “那就祝愿陛下能长寿,臣告退了。”岑荩转身离开。
                              【系统,好感值多少了?】
                              【回主神大人,当前好感值为十七】
                              【竟然几个月都只上涨了这么点,还想着换主?呵— 看来可以准备了...】
                              ————————————————
                              “摄政王这是作甚?”
                              “她不听话,打算换个人坐这个位子。”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还未盛开的花苞:“你问问她,可有打算?”
                              “这...”
                              “不用急,年关前回即可。”鲜艳的花苞坠落在河里,一点点失去原本的色彩...
                              ————————————————
                              年关。
                              夙堇携众大臣一起在城门上看着齐洐等人班师回朝...
                              “陛下。”一件披风被人搭在了夙堇身上,岑荩慵懒的道:“小心着凉。”
                              向走入的齐洐众人挥手示意的夙堇头也不回的冷声道:“摄政王来的迟,恐怕不知齐洐他已经过去了。”
                              话落,夙堇转身去见在殿内等候的齐洐,丝毫不在意随着她转身滑落的披风。
                              岑荩凝视着地上的披风【齐洐?叫的真是亲密】
                              ......
                              殿内。
                              “臣齐洐拜见陛下。”恭敬的俯身行礼道。
                              “爱卿不必多礼。”夙堇亲自上前扶起齐洐,笑道:“有爱卿这样有本事的臣子在吾身边为吾分忧,真是吾乃幸事。”
                              “陛下赞誉,臣不敢当。为国分忧是臣该做的。”齐洐起身便避开了她的手。
                              【主神大人,这个是男二】许久未出现的主系统开口说道。
                              【男二?是小说里对女主真心实意、各种好,但是最后在暗中默默守护女主,孤独一人的那个?】
                              【是的。他喜欢夙蕊,但是夙蕊喜欢灼焓。于是委婉的告诉他只要他超过灼焓丞相的位子,就跟他在一起】
                              【这样...】夙堇若有所思的想道【那如果吾拆了女主原本跟男主的,让女主跟男二呢?又或者让女主全要,男主男二都要呢?】
                              【呃...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但是一般位面里的天道意识是不会允许出现这种情况的】
                              【如果出现了呢?】
                              【那、可能是天道没有任务者厉害,才会出现改变剧情的情况】
                              【哦,那看来可以玩玩】
                              【只要任务做完就行,其它的主神大人随意就好】
                              【行,吾看着玩】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4-02-27 13:3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