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少女小圆吧 关注:324,080贴子:7,896,852

[同人] 魔法少女小圆:奥德赛/恶魔的预言~紧随于地球文明身后的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首先,这是以美树沙耶香作为主角的同人。

第二,本文是以沙耶香X焰作为主cp的同人。
第三,会有大量你所熟知的半原创人物出现在这篇文章中,而且该同人会分为三个长篇,我不确保我是否能将它完成。(因为内容量比我预想的要大)


总之,会探讨魔圆世界观内人类文明和现实人类文明的差别,以及魔圆世界观的其他外星文明;以及所谓的“恶魔”到底是什么。


IP属地:中国香港1楼2023-11-18 20:43回复
    序章——并没有遗忘的记忆


    ——“我们需要一个英雄,英雄是必要的”


    美树沙耶香的提案,并没有被采纳。
    不只是沙耶香,班级的女孩们对于定下来的方案,其实都不算太过满意。

    ——又是“奥特曼”啊,不过我倒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啦。


    见泷原小学的今年文化祭,每年都会有新的花样。
    今天要确定的,是作为主题“英雄”的代表人物,以此来决定接下来几天校园文化主题的部署。

    ——果然,还是更喜欢“魔法少女”一点,虽然想也知道,肯定是奥特曼那边得到的票数更多一些啦。


    经过反复讨论,果然还是确定了更加保守、知名度也更高的形象。
    奥特曼:魔法少女,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男生票:女生票。
    只是对于小学的孩子们而言,单纯是前者更加“亲民”一些罢了。


    “沙耶香~”
    “恭介,你又来得这么晚。”

    气喘吁吁跑到沙耶香身后的是多年的青梅竹马——上条恭介。
    比起沙耶香, 甚至他还显得更加矮小,身材也纤细得很。



    “因为家里说了,要我放学后去练小提琴的啊。”
    “好~好~,我知道了,所以练到什么程度了?按照约定的时间算已经超过了快半个小时了哦。”
    “……我觉得我拉得还算不错的……哎呀!”


    露出腼腆笑容的恭介,脑袋上却挨了沙耶香的一记铁拳。
    回想起自己紧紧捂住耳朵、不堪忍受的景象,也只能扶额叹息。


    “我说啊,恭介,那个……也能叫不错吗?”
    “我知道的嘛,现在实在不算是能给别人听的样子。”
    “还有一件事!昨天说好的耶,你要投票给我那边的吧!”
    “……对不起,可是我被其他男生说,‘男孩子比起奥特曼投票给魔法少女好奇怪哦’。”


    何止是奇怪,甚至被嘲笑了。
    本来就时常围着小提琴转,和同班男生很少玩到一块去的恭介,在众人的围观下最后脸皮薄到妥协了。


    “恭介你真的是一点指望不上耶……”
    “沙耶香,我觉得……其实奥特曼也……”
    “哈啊~?!”


    虽然沙耶香没有转过身来,但哪怕是语气,也吓得恭介把嘴里要说的给咽了回去。
    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恐怕沙耶香又要生气,得赶快把话题转移。


    “等等等等,我们今天不是还有其他的事要做嘛。”
    “你原来还记得呀,我以为小提琴王子脑袋里只剩音乐了。”
    “没关系没关系的!现在时间不是还早嘛。”
    “因为你的原因爽约的话,以后绝对不带你去了。


    IP属地:中国香港2楼2023-11-18 20:45
    回复
      沙耶香和恭介正走在见泷原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路上。
      如果放在二三十年前,两个小学生就这么没有家长陪伴到处闲逛,是绝对不允许的。
      应该说得益于科技的力量吗?儿童和青少年的诱拐案件在几年前已经销声匿迹。
      在随处可见的ai化监控探头下,见泷原的犯罪事件算是鲜有听闻。
      不过,曾经也有不少中年的长辈对此提出反对,认为大幅度ai化的城市设备对个人的信息安全也存在隐患。
      让所有人接受城市的改变是不可能的,毕竟这些硬件设施虽然由日本政府管理,但设计及提供者仍旧是某些资本财团。


      “沙耶香,等等啦。”
      “我和爸爸妈妈打过招呼了,你要是实在害怕了,你就自己回去吧。”
      “说的不是这个啦,我的意思是、我们就这样空着手吗?”
      “那又有什么办法?就算带零食和玩具什么的,她现在也吃不下去,玩得也不开心,之前我们带乱七八糟的给她,反而还被那个大叔医生责备了不是嘛。”


      医院里掺杂着消毒水的刺鼻味道,搭配冷气的侵袭,令走在长廊上的两人不寒而栗。
      再发达的科技,也不会让人类对医院有什么太好的印象。
      同样地,也不会从根本上改变一个人从母亲腹中带来的体质。

      “是美树沙耶香和上条恭介两位小朋友吗?”
      “是的。”
      “每周这个时候都来呢,有你们这样的青梅竹马,那孩子一定会很开心的。”


      ——真的……会开心吗?不知道她今天的治疗,到底结束没有……


      沙耶香和恭介要见的女孩子,本来应该和他们过着一样轻松愉快的小学生活,但那是一种奢望。


      不会有父母的关爱陪伴、不会有朋友的嬉笑打闹。


      纯白无暇的天花板,就是她每天醒来所要面对的冰冷的所有。
      或者说这是一种幸运,至少能看见天花板、还说明自己还有一日的生命可以度过。
      虽然这深不见底的日复一日,让她几乎忘却时间的流逝。

      会有未来吗?
      或者说早已经死了?现在体验的是生前的走马灯?
      只有针孔一次次扎进皮肤的痛苦,能在精神上告知这个身体“依然活着”的事实。
      这就是这个女孩——晓美焰在医院生活的全部内容,不会改变。
      至少、在她踏出这里之前,这就是她不断重复的日常。


      IP属地:中国香港3楼2023-11-18 20:46
      回复
        推开房门,迎来的是比长廊更进一步的“寂静”。他们要探望的女孩,一动不动地躺在与天花板同样“纯白无瑕”的病床上。
        正当他们误以为对方正在熟睡尚未醒来,准备离开房间时,稚嫩而脆弱的声音给出了回应。

        “是你们啊,好久不见了呢。”

        以“挣扎”般的动作,焰支起身和往常一样向二人打起招呼。
        比起沙耶香和恭介,她的皮肤更加的白皙、当然,也更加没有血色。
        和略显病态的肤色相比,更严重的是她不均匀的呼吸声。虽然极力掩饰,但病房内部实在是太安静了,不管出现什么声音都会被迅速察觉。

        “焰!要是实在难受就别勉强了。”
        “真是的,乖乖躺下吧。恭介,帮忙一起把被子铺好。”

        哪怕是不认识的陌生人,也看出现在的焰单是正常对话也比常人困难得多。
        现在她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休息去恢复体力,至于效果如何,至少也是一种心理安慰。
        当然这是对旁人而言,焰心里清楚无论休息多久,凭自己的双脚连撑到走出医院的程度都依然是不可能。

        “总是……要让你们担心。”
        “别提了,你的手术昨天才刚做完不是吗?我听医生说过,身体恢复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吧。”
        “手术成功的话,焰一定能尽早康复吧。既然如此,不然就从之前的教会学校转学到我们这边好了,沙耶香和我照顾你也会更加安心一点。”
        “如果那样的话……就太好了呢,毕竟休学……已经是一年前的事……咳咳。”
        “好啦好啦,早点休息吧,你这个样子别说继续上学了,就连看书都有困难吧,你的眼镜呢?”

        病历上清楚写着的先天性心脏病,与其一起带给焰的还有视力上的大幅度下降、以及大部分身体发育的迟缓。
        乍看上去,焰至少在身高还在正常范围内,但同龄的沙耶香已经开始出现第二性征了,焰则没有任何迹象。

        “恐怕是……掉在地板上了。”
        “没有,好好在桌边放着。”
        “谢谢,上条君每次都和沙耶香一起来,也是……麻烦你了。”
        “看清楚,把眼镜递给你的是我诶。”

        视力依旧没有好转的迹象,没有眼镜的话,隔着两公尺可能都分辨不清对方的面貌。
        焰的饮食习惯是经过重重把关的,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一日的生活模式都只能严格按医院的标准进行。
        不这样做,焰是绝无可能活到现在的,这种一成不变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
        高昂的治疗费用不是能简单解决的。焰的父母是商业上的精英,由于长期在海外工作,同样不能长久地陪伴她。

        ‘没关系的哦,爸爸妈妈一路平安就好。’

        多年躺在病床上的焰,对于父母短暂看望后的迅速离去,能给出的回答只能是这样,这也是最合理的选择。
        不这么做,随意地、孩子气地去任性,一定会比现在的处境还要糟糕。

        晓美焰,必须去成为一个体贴父母、乖巧理性的孩子,这才是她生活的一切前提。

        “沙耶香,随意地去使唤上条君会不会不太好?”
        “不然让他每天栽在小提琴里一动不动?让他偶尔给你跑腿一下也没关系的吧。再说了,焰是我们的青梅竹马。”
        “是嘛……”

        恭介因为去洗手间而暂时离开了,病房内只剩两人。
        在短暂的寒暄之后,沙耶香发现自己找不出什么和焰能够相谈的话题。
        能够引起兴趣的事物,在长期的因病休学后,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不合时宜地谈起那些,说不定只是徒增烦恼。

        “沙耶香的学校那边……是要准备文化祭了吗?”

        打破沉默的,反而是在病床上背过身去的焰。
        不知道是从哪里得知的,可能是医生护士之类、或者其他儿童患者的告诉她了吧。

        “嗯,几天之后的事。”
        “一定会很开心吧。大家聚在一起玩闹,会做什么呢?”
        “今年的主题是英雄哦,英雄故事。”
        “那不是很不错吗?我也……很喜欢。”


        IP属地:中国香港4楼2023-11-18 20:46
        回复
          谈论文化祭的事往常来说也还好,但办得再盛大对于一定只能在窗边观望的焰只是无意义地留下精神渴望。
          在沙耶香绞尽脑汁联想用什么东西转移话题时,焰向天花板伸出五指,她的手臂同样白皙,只是遗留了部分针孔留下的红点。

          “沙耶香,你知道吗?之前我还在神滨市医院时,亲眼目睹了‘死亡’哦。”
          “……诶?”
          “对方,好像是什么名门的大小姐吧,听说是拥有不可思议的高智商天才儿童。”
          “天才嘛……到处都有这样的传闻呢。”
          “那样心高气傲的人,最后还是死了。葬礼现场,到处是关心她们的人,但就算是天才、被那么多人所关注,还是会死。”

          焰知道死亡的含义,但听到心电图变为一条直线的机械声音,从脚底凭依上的彻骨冷意依旧令她如处冰窖。
          正因为是手术室的常客,才更清楚地明白。

          ——只要手术失败一次,我也会“和她们一样”,不对,恐怕还不如吧。

          焰没有天才般的智慧,长期的休学外加近视,现在的焰比起同龄人在学习上肯定是远远不如的。
          焰没有亲朋好友的陪伴,除了父母偶尔从海外归来短暂的看护外,不会有更多人出于私心关照她。
          如果不能作为一个“乖孩子”,恐怕连来自长辈的疼爱都要失去了,所以再痛苦也不能让他人过多地担忧。

          “下个月……我还要做一场手术,比这一次……重要得多。”
          “……是嘛。”
          “但我悄悄从诊室外听到了,那个的成功率……只有一半。成功的话,那以后治疗都会顺利很多,如果失败了……”
          “别再说了……”

          多年过去了,焰所患的先天性心脏病仍然没有更好的根治办法。换言之,如果彻底解决,到最后往往需要“向命运下赌注”。
          而且治好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会依旧病弱。以至于很多人宁可支付大量的资财乃至倾家荡产,去漫长地等待下一次医疗技术的革新。

          “沙耶香……说起文化祭,你觉得会有英雄存在吗?”
          “……”
          “你带来的绘本,是魔法少女的吧,展开彩虹的翅膀在天空自由飞翔的样子,我好喜欢。”
          “……嗯,魔法少女之类的,我也很想变成那样。”
          “所以,真的会有那样的存在吗?拯救别人的英雄之类的。”

          ——关于“英雄”,应该是有的吧。但是像焰说的那种……

          沙耶香自己当然知道,不管是奥特曼还是魔法少女,都是电视节目而已。
          上了小学后,再天真、也不会还认为那些是真实存在的。说白了之所以喜欢,更像是憧憬那个形象吧。

          希望能成为英雄,或者希望能被英雄拯救。

          “我……其实有点害怕从医院出去。”

          这句话,令沙耶香有些意外。
          分明是最难以忍受医院生活的焰,却在即将有可能踏出病房的一刻踌躇了。

          “为什么?是担心学习跟不上吗?我和恭介都会帮忙的。”

          如果是担心手术失败也还好,但既然前提是“从医院出去”,那基准就应该是手术成功才对。
          对于其言下之意完全糊涂了的沙耶香,焰只是很平淡、无表情地提出猜想。

          “现在的我,离开了医院,会过上怎样的生活呢?”
          “……诶?”
          “可能爸爸妈妈照看我会比以前更多吧,但也不可能真的海外的工作全都抛下来陪我,以后我多少还是要一个人生活。”
          “……”
          “就算治好了,身体也不会恢复到健康水准,很多现在做不了的以后依然做不到,估计时不时还要回到医院吧。”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就算沙耶香和上条君能顾及到我,但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我听说了哦,上条君在班级里差点被孤立了不是嘛。”
          “恭介他……”
          “而且,你一直喜欢上条君对吧,总不能两边都让你跑来跑去的,毕竟是同龄人而不是长辈。”
          “等等!焰你别在这里说啊,恭介马上就回来了。”

          身体治愈之后,医生和护士口头安慰的所谓“美好未来”,焰完全感觉不到有那样的存在。
          再温暖的畅想在长年面对各种医疗仪器之后,也逐渐被冰冷的现实覆盖掉了。
          院墙外的世界,绝没有童话绘本里描述地那么理想。

          “哈哈哈,沙耶香很早熟呢。”
          “真是的。”

          即便会有青梅竹马的关照,冰冷的现实还是更进一步转化为绝望的噩梦。
          目睹他人死亡后,自然也会幻视自己的死亡。

          “从神滨市回到见泷原后,我有时会在想,既然怎么做都不会得到更好的结果了,我这种人……会不会早点死掉……比较好呢?”
          “……喂!”
          “这样爸爸妈妈……也不用一直为我操心,我也不用担心未来的生活了,沙耶香和上条君相处的时间……会更多一点吧。”
          “……既然会哭,就别说那种话啊。”

          再自然不过的理性思考,死亡之后那种一无所有的恐惧也抹不掉。
          私底下,焰把头埋在被窝里以泪洗面,早就不是第一次了。今天面对沙耶香的来访,她竭力地保持平静,最后内心的悲伤还是决堤了。

          对未来,任何温柔的幻想被不断堆叠的病历报告单消灭。
          对生活,曾经美好的期待被日夜插入身体的针孔穿透粉碎。
          对自己……属于晓美焰的、儿童在这个年纪的各种积极的感情,早就被磨得什么也不剩了。

          ——明天的我,会是什么样子……
          ——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掉呢……
          ——可是,也只能坚持下去,因为大家是这么希望的……

          焰的瞳孔中,残存的“生气”快消耗殆尽了。
          下一次偏偏是最关键的手术,成功……或许谈不上是幸运了,失败的话,反而意味着未来那些缠绕在焰身体上的病痛,将彻底的远去。

          “焰!”
          “……”

          沙耶香知道,自己不能给焰的未来带来任何保证,同样是小孩子,她没有那个能力。

          “你是喜欢魔法少女的,喜欢英雄故事的,对吧!”
          “……嗯。”

          在那一天,美树沙耶香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做,是出于同情心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什么的确实早就忘了。

          “那答应我!从今天开始不许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好好期待着手术成功,然后和我一起去上学。”
          “……”
          “然后,我也会和你约定好一件事。”
          “……约……定?”
          “没错,我保证我会做到的,所以你也一定要照我说的做。”

          回想起来,约定的内容不现实、不理智、令人啼笑皆非、和小孩子随口说的玩笑话没什么两样。
          不过毫无疑问的是,这个让美树沙耶香嘲笑自己“真是个笨蛋”的约定,从来没让她后悔过。
          这个美树沙耶香犯下的最大的错误,也是她最大的骄傲吧。


          IP属地:中国香港5楼2023-11-18 20:48
          回复
            注:先叠个甲,我完全没有反对粉黑的意思在啊,也不会搞任何贬低圆神的春秋笔法啊。单纯是写个蓝黑恋爱的可能性而已(虽然本文的小圆最后会在恋爱上输掉,但也会给出她输掉的原因)。
            千万别整出什么“某邪教捧蓝踩粉”的言论,在下受不起,这就是个同人。


            IP属地:中国香港6楼2023-11-18 21:02
            回复
              大佬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3-11-18 22:14
              回复
                大佬终于开写了,蓝黑党早就翻烂您之前在吧里发的片段了,就指望您的同人文过活了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3-11-18 22:18
                收起回复
                  忽然发现我和作者今天都在吧里面发了帖,时间上也相当接近,在300论坛里面一直有看到这篇文章,能刚好也在这里看到作者可以说是相当凑巧了,不过我的信息来源相当狭隘,或许作者的第一发布站并非300也未可知。


                  因为我也有自己写文的念头,而关注的点是本篇之后魔兽体系下的世界将会有什么样的发展,所以看到作者希望深入探讨类似的主题,还是相当感兴趣的。作者将会如何展开这个世界,将在这个世界里设置怎样的矛盾,将在这个世界里让笔下的人物建立起怎样的关系,我还是相当期待的,或许自己也能从作者的设定中找到灵感也说不定。


                  IP属地:江苏9楼2023-11-18 22:41
                  收起回复
                    好好好


                    IP属地:湖北通过百度相册上传10楼2023-11-18 22:53
                    回复
                      支持


                      IP属地:重庆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3-11-18 23:17
                      回复


                        IP属地:中国香港12楼2023-11-19 19:26
                        回复



                          IP属地:中国香港13楼2023-11-19 19:26
                          回复



                            IP属地:中国香港14楼2023-11-19 19:26
                            回复



                              IP属地:中国香港15楼2023-11-19 19:2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