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用中心吧 关注:118,786贴子:227,698
  • 0回复贴,共1

东莞上“生态滞后”榜,观音山公园环境之殇,谁的责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标题:东莞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生态环境问题引人深思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近日,生态环境部下属专业刊物《环境工程技术学报》发表了一篇题为“珠三角地区近20年城镇化与景观生态安全耦合协调分析”的研究文章,指出我国珠三角地区城镇化与生态环境保护难以同步发展,其中东莞市被列为“濒临失调状态”的城市之一。这一研究成果引发了社会对东莞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生态环境问题的关注。值得关注的是,身为我国经济发达城市之一的东莞市被点名,在“珠三角地区城镇化与景观生态安全”项中,列为“濒临失调状态”城市之一,在“新型城镇化”项中,列为“生态环境滞后型”城市之一。也就是说,东莞市生态环境建设和保扩工作与其经济发展水平不符,表现差强人意。

二十多年来,森林公园创始人黄淦波带领公园团队,将观音山这座名不见经传的十里荒山打造成集森林氧吧、文化体验、姻缘许愿于一体的国家4A级旅游风景区,森林蓄积量增加了近一倍,成为粤港澳大湾区知名的网红打卡和旅游目的地,累计向地方政府上缴税收超过5000万元。2015年至2017年,公园接待游客100余万人次,2018年至2019年达125万人次,2023年游客量已基本恢复至疫前水平。
与取得的成就和荣誉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二十多年来,黄淦波还长期以一己之力不断通过各种渠道向各方求助,不断向有关职能部门反映情况,涉及到的问题包括观音山公园《规划》修编、大面积无市政供电和生态环境屡遭毁坏等。而环境毁坏问题,表现为多方面、多角度,多群体、多部门和系统性、持续性的特征。
据观音山森林公园反映,环境毁坏问题由来已久,可以说与建园过程一直相生相伴。最晚从2003年起,就有村民在山上修建坟墓、毁林栽种果树等,2005年被评为国家级森林公园后,园区的商业价值也水涨船高,园内毁林、新建别墅、搭建厂房、开设商铺等情况等则更加频繁和猖獗,先后有4处经营性项目、多家临时商铺、住宅等60多处的违法建筑。
格外扎眼的是,园区内星罗棋布散落着20多处大小墓地,面积从50平方米到300平方米不等,其中有七、八处新建坟墓,还有两座约300多平的豪华坟墓。对此,主管部门东莞市民政局承认:观音山景区内的豪华坟墓没有办理任何手续,属于违法建设,可惜直到今天未处罚清除一处。
另外,园区内还有22幢别墅,有的在建,有的完工空置,多数没有合法手续。这些建筑千奇百怪,严重影响了公园的自然生态。

让黄淦波团队和广大游客们如鲠在喉的,分别是穿越公园的高压输电线、西气东输道和从莞高速公路。
2008年,中石油西气东输线路开始施工。到了东莞段施工的时候,因为过不过观音山的问题而耽误了一年时间,因为国家环保部批准的工程规划和施工方案是不允许经过国家森林公园的。后来,被东莞市强迫要求必须埋在地表上,从观音山核心地带穿过,长度达3公里。
2008年11月6日,观音山公园接到高速公路公司函告,称从莞高速公路将以3公里隧道的形式穿越森林公园,并将以爆破方式开挖隧道。
从莞高速公路清溪支线,与高压输电线和西气东输线路平行布设。因为工程不能穿越国家级森林公园,在设计的时候专门绕开了观音山。但是到了东莞段施工时,受人为干预,又被迫改道在观音山山顶观音像的座像旁边通过。
2018年12月26日的《法治周末》文章:“国家森林公园里的高压电网群”指出,在海拔不足500米的观音山,一座座高压电塔和蜘蛛网般的高压电线,组成了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道抢眼的“风景线”。
经过政府信息公开发现,这些项目在建设之初就违反了环保、林业有关法律法规。但何以从规划到立项,从审批到施工到运营一路畅通无阻。

观音山公园的环境毁坏还在继续。从内容上看,存在砍伐林木,明、暗开挖山体,多路高压线塔穿行问题,“山上被人挖得千疮百孔,有的开农家乐、搭建商铺,有的搞厂房、建别墅,还有的修建豪华坟墓,初步估算约2000亩生态林被毁......”;从关联主体来看,有输电工程、西气东输工程、莞从高速工程、香港商人、当地村民、工商业主等;从行政主管部门看,有石村社区、樟木头镇、东莞市林业局、环保局、自然资源局和市政府等。
2010年,樟木头镇农业办认定,观音山公园内有660亩森林被毁,当时有调查报告和照片佐证等等。
而2023年,东莞市林业局表示,经比对公园及周边区域历年卫星照片,没有发现园内累计有多达1000亩的原始次生林被人为破坏的情况。
2014年,观音山公园专门邀请沧州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结论认为,有近千亩遭毁林,种了果树。后来,又于2023年邀请了大连鸿泰海洋资源资产价格评估有限公司,对公园毁林情况进行鉴定,结果是:“公园范围内部分被砍伐林木面积1122.7亩”。这个数据,不包括持续毁林后已得到修复的面积。如果二者相加,面积会更大。
针对园内违建,东莞市自然资源局于2019年7月4日回应称,系农村自建房,其中20幢于2005年之前建成,部分自建房存在超批准面积用地用林情况,正抓紧查处。
2020年,观音山公园毁林事件被曝光后,东莞市相关部门组织执法人员进行调查摸底,对景区内个别别墅、墓地进行边边角角的小部分拆除、迁移等,但与此同时,公园的服务设施却被大面积拆除。

对于环境毁坏等违法行为,园区管理方没有执法权,只能不断向相关部门进行投诉和举报,但结果不佳。在黄淦波的办公桌上,放着各式各样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以林业、环保和发改局等部门居多,其中针对高压电网的有20多份。“每次投诉、举报、报警、报案都有记录并归档,如今已是一叠厚厚的材料了”。
2023年1月15日,观音山公园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提交了一份《关于对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生态环境遭受巨大破坏的情况反映》报告,检察院对此高度重视,列入了该院当年的工作安排,公园工作人员和广大的知情者们为此欣喜若狂,但仅仅数月后的5月25日,即再次发现有人在观音山山腰处将原始次生林木砍掉,并种上荔枝树苗。
2023年6月29日,东莞市林业局对观音山报案回函称:“经调查发现,王某辉在未经林业主管部门审批同意的情况下,擅自砍伐林木,造成林木毁坏。经测算,王某辉毁坏林木蓄积3.4立方米,目前,我局已对王某辉毁坏林木的行为立案处理,将依法对其进行行政处罚”,但公园方没有收到最终处理结果。
二十多年来,在绿化保护与环境毁坏之间,几乎一边倒地进行着一场持续的拉锯战和持久战,这一过程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当下,在生态环境部《环境工程技术学报》刊发“珠三角地区近 20 年城镇化与景观生态安全耦合协调分析”一文。以此参照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长期申请、呼吁“纳入自然保护地”的合法诉求,理应凭借这一政策利好,得到各主管部门的积极响应。
为使各部门有章可循,不妨回头分析一下观音山公园与石新村签定的《东莞观音山森林公园联合开发合同书》:这个合同的承包权,天然包括了承包者经营管理权在内的用益物权。
此前,有专家就观音山公园的用益物权表达意见,强调“用益物权是产权表现形式之一——只有在产权明确并得到遵守的前提下,公园的生态保护工作才能有条不紊。”
综上,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的生态环境问题亟待解决。只有保护好观音山公园的生态环境,才能实现地方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让观音山森林公园成为大自然赋予我们的宝贵财富。此外,地方政府也应积极履行监管职责,确保相关法律法规得到有效执行,切实保护国家森林公园的生态环境。
综合:中国网,腾讯,忻州网,南通发布等来源


IP属地:河北1楼2024-02-23 17:1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