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靴传奇吧 关注:1,202贴子:3,707

◆◆◆雨靴传奇2-无解之题(国语版)(1-36节)◆◆◆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0-12-20 01:03
    ◆◆◆雨靴传奇2-无解之题(连载中……)◆◆◆

    *****************************************
    **《雨靴传奇》文本作者:Holdstone。
    **请尊重智慧财产权,勿非法转贴、改编、盗版。
    **授权转贴者请保留本声明。
    *****************************************

    本文上接《雨靴传奇-超越视觉》卅六、难辨


    回复
    2楼2010-12-20 01:04
      一、嫩阳

      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时间,还有空间吗?有答案吗,有人可以回答我的问题吗?我还存在吗,存在其他人吗?

      渐渐地我冷静下来。我当然存在了,否则我不可能提出这一连串的问题。既然我存在,当然还有时间,还有空间。

      还有多少时间,在什么地方?这问题可以自己去寻找答案吧!我摸摸脑袋,拍拍肚子,幸好我还是人类,当然,会思想的就是人类。

      再摸摸下面,又硬又冰冷,是岩石。站起来四处张望,什么都看不到。慢慢移动脚步,要小心啊,说不定是黑夜里,说不定在悬崖边缘。

      两手张开,碰上了,也是又硬又冰冷。好几分钟过去,终于搞清楚了,自己是在一个宽不到三米的山洞了。哪里是出口,没光不能判断。

      正要往前探步,手碰上了东西。那东西闪电般缩回去,我吓了一跳,同时听到一股吸气声音。是人!我的头等反应是:防备。

      两手前举,两腿前后站稳,全神贯注地倾听前方动静。一道光柱射来,眩眼,我用一只手挡住光线,另一只手还维持着防备动作。

      光线在我身上上下照了几下,响起一把声音:“别慌,是留石吧?”我愣了,对方是个女孩,奇怪的,是她可以喊出我的名字。

      射灯灭了,亮起柔和的黄光,发光的是一根棒子,照亮了四周,也照亮了对方。她注视着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嘴没再说话。

      “阿桦吗?”,我问。对方也闪出诧弃的眼神,说:“你认识我吗?”我又愣住了,我怎么会叫出她的名字呢,可是我不认识她呀。

      我仔细打亮她,一头乌黑的长发,一身浅蓝的连衣裙,小腿正套着一双深蓝色的靴子。这,不就是刚才与我同逃的女生吗?

      靴子也就是长统高跟雨靴,那令人满载幻想和暇想的一双雨靴,这时正套在这女生的腿上。光棒在我俩之间,不能仔细欣赏了。

      她名叫“桦”,我在什么时候问过她吗?多少个问号也罢,我反问一句:“那你怎么叫我‘留石’?”

      桦迟疑了片刻,说:“都不问算了吧。我叫你逃,你怎么不逃?”逃?我回想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没错,她是叫我逃,那,最后怎样呢?

      我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应该比我清楚多了吧?”桦轻轻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没说话。不说我也不问,我借着灯光望望周围情况。

      这里不是山洞,而是石室。石室?不是普通石室,而是极舱。“极舱”?我又怎么知道叫“极舱”,我脑子全是莫名的疑问。

      走到舱壁前,我伸手在石壁急点好几下,只见石壁螺旋状打开一个出口,并有一些昏暗的灯光透进来。我是怎的知道出口的机关呢?

      正要钻出去,衣角被拉住。桦又轻轻拉几下,我只好往旁让开。她一脚踩在出口上,把头伸出去。我不往外看,只盯着那只高抬的雨靴。

      雨靴因脚踝的弯曲而弯曲,鞋背、卡口都崩得紧紧的,筒内外侧打皱了。筒口后则空余了小许,洁白的汗布又开始挑战我的视觉。

      到底是挑战还是挑逗?我忍不住用食中两指伸进靴筒摸摸,那暖意一丝一丝地传到我的心里。她没发现,因为我没有碰到她的腿肌。

      还没回味,我的手离开了筒口,她移动了脚,我的手防不胜防。她回头看看我,嘴动一动没有发出声音,脸上仍然没带任何表情。

      这女孩也太难触摸,她是发觉还是没发觉,既不作声也没反应。也不管她,不作声就不当一回事,我不动手,看看应该没罪吧。

      极舱的墙壁不厚,约三厘米。雨靴以中底踩在洞口上,鞋跟紧贴墙壁内侧,稳如泰山,绝不打滑。桦抬起另一条腿跨过洞口,身体也钻出去。

      只听见“扑通”一声,桦摔倒了,躺在地上没动。中机关了吗?我忙探头到洞口外,这是一条走廓,没箭没火没水也没毒气,怎么回事。

      我看了片刻,没发现,赶忙钻出去,抱起桦返回极舱,手在洞口一摸,洞口收缩回去。看看桦,两眼紧闭,前额青了一块。

      想起类同的事,因为穿着高跟长靴而站不稳碰壁晕倒,不很相似吗?桦一脚踩在洞口一脚跨出去,跨出去的脚站稳,但踩着的脚出不来。

      鞋跟长五厘米,卡在洞口,人不就摔倒了?想到这,我哈哈大笑。桦醒来一定生气得削掉这碍事的鞋跟。不好吧,没鞋跟怎么也不好看。

      不如把这雨靴藏起来,免得她发牢骚。对了,终于找到脱她雨靴的借口!一手握着鞋面,一手抓住鞋背往右拉,不行,她腿由弯变直了。

      换个方法,右手绕她右靴内侧握紧鞋背往右拔,左手扶着她大腿往左搬。却在左手手掌贴上时,那个嫩,一下子打动了我的心。

      桦穿着的裙子,大腿没遮盖,就给我搬到了。我呆住了,这是腿吗?名称搞错了吧,可是不叫“腿”还能叫什么呢?

      如果称“腿”,什么腿才合适呢?“大腿”,太粗俗了吧?“小腿”吗,重名了。对了,还有小腿。右手加点劲,蓝幽幽的筒口移动了。

      深蓝的海面,初日渐渐露面了。这初日不是红通通,而是白嫩嫩的,越升越丰满,终于淀满了筒口,没留一点空隙。渐渐的消瘦了,窈窕了。

      这是玉吧?不是玉,怎么有如此通透的展品,不是玉,怎么有如此润滑的质感。筒口又变空,它失去了玉儿,空虚了,纳闷了,不满了。

      我伸手轻抚它,安慰它,这汗布,这余温……就是深海里的暖流,据说深海的暖流,孕育了最原始的海洋生物,多可敬,多可亲啊!

      谁说一天一次日出?我以相同的办法制造第二次日出,这回也许冲动了,嫩阳从深海跳了出来。我双手把嫩阳搂在怀里,用脸抚慰着。

      如果时间可以停滞,就停滞在这一刻吧;如果空间可以冻结,也冻结这一切吧。


      回复
      3楼2010-12-20 01:09
        ======================  
        预告:  
        深蓝色雨靴的再一次描绘。  
        下集:二、无限   
        =============Holdstone


        回复
        4楼2010-12-20 01:14
          二、无限

          没多久,柔和的黄光中闪了两次红光,我在迷醉中醒觉。光源是那支发光棒,就是那根棒,桦击倒了身手非凡的敏和机灵莫测的夏。

          回过头来看看桦,她闭着双眼,是晕了还是睡了?还是把她救醒吧,那一摔说不定给她造成伤害,如果没及时医治,恐怕后患无穷。

          正要伸手摸摸她的前额,才觉得双手还压在她两小腿之下。这一刻怎么舍得错过呢,难道救醒她还要再弄晕她吗?没有这样的机会吧?

          我内心又是一翻踌躇,尤其腿上散发出来的阵阵优香,怎么也推开不了。那股优香并不属于小腿的,而是由雨靴汗布留下来的。

          这深蓝色雨靴经过多少次的干洗,所用的干洗溶剂混合了兰花、百合等天然花瓣材料,浓度极低,在宁静无扰的环境里还能嗅到清香。

          不行不行,人的安危是最大的事情,我揉了揉鼻子,把双手从她腿下抽出来。拍醒她,光着腿不好吧,还是给她穿好鞋子为妙。

          拿起深蓝色雨靴把鼻子凑到筒口,又犹豫了。穿雨靴的次数已经数不清楚,视觉、听觉、触觉都有深刻体会,就是没偿过嗅觉和味觉。

          视觉最深刻,这不再重复描述。听觉,就是走路的“嗖嗖”声和靴筒拍打小腿的“噗噗”响。触觉是那柔软、顺滑和冬暖夏凉感觉。

          嗅觉才第一次感悟,没有汗味,没有橡胶味。的确是没有,百分之一百没有,因为这股清香很淡很淡,不可能掩盖任何气味。

          想到这,闭上眼睛再深深的吸一口气。漫山的兰花,遍野的百合仿佛把我包围了。小鸟吱吱地叫,蝴蝶翩翩起舞,我是仙境的主人!

          味觉……我猛然睁开眼睛,山花鸟蝶一下子无影无踪,只有坚硬的地板和冰冷的墙壁。体会味觉太恶心了,这毕竟是鞋子,给脚穿的。

          我的嘴抿得紧紧的,生怕什么脏东西趁我不备钻进嘴里,同时慌忙把雨靴套上桦的双腿,穿好了,才长舒一口气。安全了!

          手臂一阵冰凉,我再次清醒了。雨靴靴筒贴在我的手臂上,那幽幽的深蓝,那婀娜的线条又冲击着我视神经,我后悔,怎么给穿上了?

          多困难才找到脱下的理由,如今却白白浪费了。再脱下来吧,准备动手,想想,脱下了又怎办,给自己穿上吗?那么她穿我的鞋子吗?

          再看看自己双脚,长裤裤管到了膝盖以下是深绿色,确切地说是套在深绿色的靴筒里,原来我正穿着一双深绿色的长统靴。

          仔细看,长靴有着橡胶的光泽,鞋跟高高的,是高跟雨靴。活动一下脚踝,靴筒变皱,同时给小腿压力,筒口是特别的明显。

          一直套在腿上却一直没察觉它的存在,没在意,也一直没想起来,那是因为我的注意力一直放在对方那深蓝色长筒高跟雨靴之上。

          同样是雨靴,既然我穿的是雨靴,还有什么理由换别人的雨靴呢?桦那双套着深蓝色雨靴的小腿还搭在我大腿上,我轻轻的放回地面。

          双手慢慢地放开了,心里千万个不愿意。探探她的前额,又探探她鼻孔,都是正常。继续躺在地面对身体不好,于是扶她靠墙坐着。

          摇了好几下还不醒,这时我注意到裙靴之间露出的膝盖,大腿的一小段贴在地板上。膝盖很容易着凉,一不小心就会患上风湿。

          我记起来了,从桦的腰上找到拉绳的端头,把两颗珠子拨到末端,这样就恢复长裙的长度。前臂托起两靴鞋背,另一只手把裙子拉直。

          裙子盖住了膝盖,也盖住了靴筒。我疑惑了,裙子漂亮靴子也漂亮,到底是裙子盖住靴筒好,还是缩短裙子露出靴筒妙?

          如今裙子长,靴筒也长,到底是裙子多余,还是靴筒多余?说“都多余”就该赏两个耳光,说“靴筒多余”就惹众怒。是裙子多余吗?

          裙子遮盖了靴筒,那是扑朔迷离的感觉。看不到线条而回忆,看不到筒高而回想,看不到颜色而回味,这才会把幻想升华到最高境界。

          线条可以无限的优美,长筒可以无限的高耸,颜色可以无限的幽深,这才是突破现实,无穷无尽地延伸而去,这样境界就是想像。

          看得清晰摸得实在的事物,还有想像的空间吗?如果她站在室外,风吹动了裙子,靴筒怱现怱掩,那就是有际与无垠交错的动态美!

          能亲眼体会吗?那必须把桦弄醒。我再次摇动她的肩膀,终于她摸了摸前额睁开眼睛。她把双腿收回,膝盖顶起裙子,雨靴全给遮盖。

          还能怎么想像,什么无限、无垠、无边、无际、无穷、无尽全都没有了,如今是一无所有!我又后悔了,后悔放长了她的裙子。

          我站起来伸出手,她看了看我,拉住我的手也站起来。这时裙子垂到脚踝的位置,深蓝色的鞋面和鞋跟又出现了,这是我帮她的预期。

          桦往身上轻拍几下,裙子飘扬着,靴筒节奏地露了少许。她走几步,蹲下捡起地面的发光棒。雨靴被完全遮盖,而后又现出鞋面鞋跟。

          桦忽然问道:“你看什么呀?”我抬头一看,她那双眼注视着我。我有点失措,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这套裙子很好看……”

          “裙子还是靴子呀?”桦目光闪闪,像一把剑刺过来,她仿佛看穿我的心思。我更是手忙脚乱,无言可对,头脑中一片空白。

          她又注视着我的脚,手指一指说:“你这又是咋回事?穿女孩子的雨靴。”这回我的脸发烫了,毕竟是第一次给别人当面质疑这事情。

          我羞愧不堪,如果地上有洞我毫不犹豫地钻进去。低下头,看着自己穿着的雨靴。深绿,那是成熟与稳重,我鼓起勇气抬起头来。

          这时桦的脸上闪过一丝神秘的微笑,回复原来那个冷漠的表情。她又是怎么回事?我说:“你穿了我的雨靴,那又是咋回事?”

          桦低头抬了抬脚,想了想说:“哦,没错。好了,我们离开这里吧。”说罢走到墙壁前用手点了几下,出口又重新打开了。

          *****************************************
          **《雨靴传奇》文本作者:Holdstone。
          **请尊重智慧财产权,勿非法转贴、改编、盗版。
          **授权转贴者请保留本声明。
          *****************************************


          回复
          5楼2010-12-20 01:15
            ======================  
            预告:
            抚摸雨靴的冲动无法按奈,
            却莫名地调换了角色。
            下集:三、调换
            =============Holdstone


            回复
            6楼2010-12-20 01:18
              ======================
              预告:
              令人费神的思索:
              我们是从何而来,又到哪而去?
              下集:五、思我
              =============Holdstone


              回复
              11楼2010-12-20 01:29
                =====================
                预告:
                “我”到底是从何而来?
                下节将从多个学说探讨。
                下集:六、五行
                =====================


                回复
                13楼2010-12-20 01:32
                  六、五行

                  我的举动,我的思想完都给他看透,太可怕了!他一副容从的样子,也确实没有无赖之意,也没有伤人的迹象,他说的还可以相信。

                  不了解他,处处小心一点,多想也真的没用。留石问:“你可以介绍一下我们的处境吗?”我疑惑:“你看透了我,还要问我吗?”

                  他慢慢地说:“别说得那么可怕,我没有特异功能,怎么知道你所知道的?只是你的表情让我猜对了一些。否则我还要问那么多吗?”

                  哦,他这人也太牛了吧,我表情真有那么丰富吗?看看四周,除了一面镜子作墙壁,其余都是纯色的墙,天花是蓝色,地板是黄色。

                  我说:“这里是影舱,蕴藏着五行的奥义。绿、白、红代表木、金、火,镜子本来是黑色,代表水,黄代表土。五行是古老的学说。”

                  留石问:“刚进来亮得睁不开眼,那是?”我回答:“刚进来六个面都能反光,光线不断叠加直到眼睛受不了,我关掉了五个镜面。”

                  留石:“古人科学不发达,认为一切由五种物质组成,那是五行。其实万千世界何止五种元素。”我:“你没怎么研究五行学说吧?”

                  留石无言,我解释:“五行不是指元素而是属性,万物归为五种属性,并不是说万物由具体的草木、金属、火焰、流水、土壤组成。”

                  他思考着,我说:“五行只是五个符号,为了容易理解,前人把它们命名为我们所熟悉的金木水火土,并形象地解释相生相克原理。”

                  留石道:“相生顺序是金水木火土,相克顺序是金木土火水,没记错吧?”我点点头说:“这是古代哲学理论,解释万物的规律。”

                  留石:“这个理论应该有很大漏洞吧,所以进不了主流。”我说:“中国武术给电视电影过分夸大,人们就认为是不现实的神话。”

                  “同样,五行学古人用来占卜,近代很多人懂些皮毛就用来混饭吃,这理论就被戴上迷信的帽子,研究的人也就越来越少了,可惜。”

                  留石:“这不奇怪,基于元素的西方科学可以用仪器观察和验证,五行学没有有形的理论基础,也很难验证,正误没有判断标准。”

                  我:“不入主流就是这个原因,五行学本来就不是如元素有形的东西,确是没理论基础,但验证的方法很多,中医学就是成功例子。”

                  留石:“中医与西医是不同理论体系,很多领域互解不通。但是中医的领域辽阔得多,遗憾的是西医占领了主流,中医却渐渐衰落。”

                  说到这儿,我想:我这种状况西医能解释吗?丘脑、丘觉、大脑、意识,根本解释不了。如果从中医理论去寻找,说不定找到答案。

                  我蹲下点了点地面,地面升起一块让我坐上。这个“我”是从何而来,又往哪而去?我不断地寻找桦那原有的原论记忆,想很久很久。

                  *****************************************
                  **《雨靴传奇》文本作者:Holdstone。
                  **请尊重智慧财产权,勿非法转贴、改编、盗版。
                  **授权转贴者请保留本声明。
                  *****************************************


                  回复
                  14楼2010-12-20 01:35
                    脑袋发胀了,什么也找不到。抬头看看留石,他蹲着看着我的脚。我低头看看,裙脚下露出雨靴的脚踝以下部分。“你太过份啦!”

                    留石顶一顶头,眨眨眼说:“我什么都没做过,有什么过份?”我不高兴:“你在看什么?”他:“你穿得整整齐齐,我看有罪吗?”

                    我站起来,裙子把雨靴全部遮盖:“要看,看你自己吧!”他还不舍地看了看我的裙脚说:“谁叫你穿了我的雨靴,要不脱下来。”

                    我有点生气却还觉得有点道理,说:“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满意就脱下来。”留石看着我眨了眨眼,说:“别问了,我不想回答。”

                    奇怪,此人到底还想不想看我这双雨靴?我问:“那怎样才回答?”留石说:“你的问题必定很深奥,费心又费力,你问别人好了。”

                    问别人,还有谁可以问?不愿意就算了,转身准备走。“等……,我可以回答,但你要先给我办件事。”给他办事,那是什么事?

                    不会叫我提起裙子让他摸雨靴吧?想着我脸有点烫,说:“不行!”留石:“我还没说什么事,你就反对,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吗?”

                    “你脑子里还有什么好事情?”“算了吧,又不是不雅之事。”“那就说说吧,我不一定答应你。”留石听了,把手伸进衣袋里。

                    不会拿几颗安眠药出来给我吃吧?我没那么笨答应他。猜测着,他的手掏出来,看不出握着是什么东西,露出来的是四根彩色的羽毛。

                    羽毛面具吗?上面涂了乙醚,让我戴上不就晕了过去?巴掌的大小,怎么可能藏下一副面具呢?猜测着,他把手掰开,原来是个毽子。

                    什么意思?留石说:“踢毽子给我看,不难办吧?”这家伙还挺高明的,要看雨靴不直接说,让我踢毽子。用脚踢肯定把雨靴露出来。

                    这事情不算不雅,还很容易办,说:“行吧。”我接过毽子,抛起就踢。可是隔着裙子踢歪了,毽子着地。看看留石,他摇摇头。

                    我拉动腰上绳子,裙脚升到膝盖以上,再把珠子拨到孔口,裙脚降不下去。留石捡起毽子递给我,接过我手上的薄膜面具说:“请。”

                    抛起毽子,左脚站稳,抬起右膝盖,小腿往上扳起,“噗”地一下脚内侧踢到毽子,毽子稳稳的竖直飞起来,调个头又坠下,再踢。

                    一连踢了三个多下,左脚没移动半步,毽子竖直起飞下坠。我越踢越惊讶,多少年没踢过毽子却长进那么多,这样再踢几百也不掉地。

                    与毽子接触瞬间,雨靴靴筒内侧一振,给小腿和脚的内侧加压,发出清脆的声音。明白了,靴筒内侧平整,面积大,踢歪一点也无碍。

                    小时毽子比赛我还傻乎乎的穿白布鞋,穿雨靴踢不就轻易地拿下冠军吗?回忆当年与同学围成圈子,各显花招,这回也来一把吧。

                    起脚角度一变,毽子如意地飞到右方,小腿反向扳起,用雨靴外侧把毽子踢到左方。右腿从后往左提起,把毽子踢到上方再用头顶。

                    毽子贴身下落,左右大腿各顶一下,左脚一个正踢,鞋面踢中毽子时一钩,毽子飞往身后。上身前弯右腿向后一甩,来个神龙摆尾。

                    糟,踢中但打歪了。这一奇招本来是万无一失,毽子斜飞出去才明白,判断位置我选择用脚跟底,但现在穿的是高跟雨靴,击中鞋跟。

                    毽子飞向留石,他左肩一耸,接到毽子自己踢起来,正钩反钩,起跳穿踢……连续十多个奇招。我傻眼了,那不都是我最擅长的花式?

                    毽子完全被那双深绿色长统雨靴控制着,开始还看到雨靴形状,后来只是深绿深绿一堆影子。最后一个后摆双飞,毽子又飞到我面前。

                    这家伙什么时候偷学我的招式?山寨的来看正版吧。胸膛一挺,接过毽子,几下过后双手撑地来几个倒立招式,接着是一个横旋风腿。

                    毽子箭一般飞去,“啪”的一下打中一个人的前额,那人应音倒地。闯祸了,我忙冲过去看看,是个陌生人。这人是什么时候来的?

                    “对不起,我不是顾意的。”,说着蹲下扶他。突然那人双臂抬起紧紧把我抱着。我大惊,慌忙挣扎,身体下坠压着对方却动弹不得。

                    腰给箍得紧紧的,全身不由自主地酥软了。一股气息迎面而至,心砰砰地急跳起来,脸开始发烫,这感觉……被拥抱是这样的感觉。

                    对方放开双臂扶我肩膀把我移开,慢慢坐起来:“对不起,我,我……”这是留石的声音!原来他戴着薄膜面具,让我误认为别的人。


                    回复
                    15楼2010-12-20 01:36
                      =============================================
                      预告:
                      “来”与“去”进一步探讨,“我”的本质是什么?
                      下集:七、来去
                      ====================================Holdstone


                      回复
                      16楼2010-12-20 01:37
                        七、来去

                        留石“我”了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我半跪着也没回过神来。“你表演太精彩,我一时控制不住,希望你别记在心里,我向你赔礼。”

                        我看了看他,他双眼充满着抱歉,心里怎么也涌不出愤怒之意,反而觉得这人很熟悉,却不是亲人、朋友的那一种,那到底是什么?

                        双方沉默了很久,留石终于说话:“把你的问题说出来吧,我能够解答一定解答。”我回想刚才想的,整理扰乱的思绪。

                        “我思故我在,这个‘我’到底从什么地方来,以后要往哪儿去呢?”这一问如果有正确答案,必然会解开我存在与转变的谜团。

                        “解剖学有丘觉的定义,也解释了来和去,去就是消失,意味着人只有一次生命,就算采用克隆技术,也不可能制造第二个‘我’。”

                        “医学以外呢?”,我问。留石说:“学说很多,中国古人认为灵魂不灭,人死后会转世投胎成人,但是也没有第二次的‘我’。”

                        “你怎么知道?”“如果古话成立,我们可记不起前生的事,就等同于以前的‘我’消失了。正好也印正了生命只有一次的道理。”

                        “因为有孟婆汤吗?”“那只是传说,什么原因也好,结果还是‘我’消失了。”这么说,就算有灵魂,灵魂转移了,“我”没转移。

                        灵魂转移,却是另一个人,那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人肉体的各种组成原子没有消失,但重新组合已经不是人,更不是“我”。

                        如果灵魂真的存在,同样也是这个道理。我问:“有别的解释吗?”留石说:“佛语有言,死亡不等于结束,而只是另一个开始。”

                        “你是说六道轮换吗?灵魂在天、修罗、人、畜牲、饿鬼、地狱六界中循环。”“即使六道轮换存在,转到人界同样也忘记所有。”

                        我说:“那么也说明‘我’不是‘我’,生命也是唯一的,‘我’不可以通过转移而重生。”留石说:“不错,所有学说道理归一。”

                        我说:“有些人能把前生的事记起来,那不说明‘我’转移了?”留石说:“你经历过吗?”我摇头。留石说:“那是别人说的。”

                        我说:“尽管很多是撒谎,但不代表全是假的。”留石说:“这不发生在你和我的身上,没法考究,即使存在,也不说明什么。”

                        我说:“为什么?”留石说:“今生之人改变不了前世,前生之人影响不了今世。即使有前生的记忆,这记忆载体不一定是灵魂。”

                        我没说话,留石又说:“也许那些记忆是一种残余信息,在某种特定条件给人接收并转化成记忆,那就是所谓的‘今生前世’关系。”

                        “不对吧,灵魂就是定义为两生记忆的载体。”“记忆的载体是脑,脑是肉体一部分。如果灵魂能储存记忆,我们这肉体不很多余?”

                        这一说我无言可对,灵魂能记忆,会思想,那么脑的功能不就重复了。那么说来,灵魂的定义古今不一了。到底还有没有灵魂?

                        “‘去’是消失,那么‘来’是诞生,‘我’是从没有到有吗?”“来和去是一个道理,有诞生会消失,但没有重生、延续和转移。”

                        我筹胀了,这么说我不能转回男子之身吗?我说:“我是实实在在地由转移延续了原来的‘我’,那怎么解释?”这是我的终极问题。

                        留石很久没回答,我说:“你还不告拆我吗?”留石说:“我能告拆你,但不是时候。”我焦急地说:“什么时候才合适?”

                        “到时我一定会告拆你,原谅我没遵守承诺。”留石说罢转身走向白墙,穿墙而去。室内剩我一人,捡起地面的毽子,这毽子是白踢。

                        *******************************************
                        **《雨靴传奇》文本作者:Holdstone。
                        **请尊重智慧财产权,勿非法转贴、改编、盗版。
                        **授权转贴者请保留本声明。
                        *******************************************

                        看看镜子,一名女子身穿连衣中裤,膝盖以下是一双深蓝色雨靴,这就是我。回想上次在镜子前走模特步,纳闷中也走几步看看。

                        那次是男子的身份扮演女子,如今是真正女子的身份,而且镜子很大,却失去了那次的味道。我摇摇头,白墙里留石又钻回来。

                        他又呆呆的看着我,这回我有点生气了,毽子脱手飞出。他也正好醒觉,头一偏,毽子穿过白墙消失。我说:“回来干什么?”

                        “我回答了你的问题,你把雨靴脱下来,这是你承诺。”“你不是说到合适的时候告诉我吗?要不然,你现在就告拆我吧。”

                        “那是你的第十个问题了,你原来只要求我回答一个问题,说话不算了?”听了我发愣,他说的没错,我的问话是一连串。

                        我说:“你别欺负我了,问话确实有十多个,可是没离开一个问题。你知道答案却不告拆我,那能算回答了吗?”留石也发愣了。

                        “你觉得我撒赖吗?”留石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看来他还认同我的说法。我坐下来跷起脚,右手抚摸一下雨靴问:“说吧。”

                        留石咽了一下口水,双眼还盯着我腿上的雨靴,却没说话。我右手握着雨靴往前一送,左靴踵囊滑离了脚跟,但靴筒还套着小腿。

                        留石勃子往前伸了伸,慢慢走近来,仍然没说话。我双手捏着靴筒两侧脚一蹬,脚跟重新滑到踵囊,站起来把裙子放低,遮盖雨靴。

                        我说:“还不说吗?”留石站住了,叹了一口气说:“你别用美靴计难为我啦,不说有我的道理。”到这份上还不说,我真没办法。

                        留石说:“你还是把雨靴脱下吧。”我退一步,提高警惕,说不定这人要来硬的。留石没走前,说:“我有办法让你自愿脱雨靴。”

                        我注视着他,才留意到他左手提着一双粉白的球鞋,恰恰就是初见时桦穿的那双球鞋。让我换球鞋,问题没回答,我没那么轻易。

                        但是取回再说吧,我伸手去接,他却把手缩回,还坐下来,伸手脱掉他的一只雨靴。我莫名其秒,说:“你这是干什么的?”

                        留石说:“你不脱雨靴,那我脱吧,你不穿球鞋,那我穿吧。”说着双手拿着一只球鞋,脚尖要往球鞋伸去。我惊叫:“慢……”

                        他停了,脚没碰上鞋子。这人穿着高跟雨靴很怪异,如果换上这粉白的球鞋,那更难看。他真的穿上,我这球鞋还要不要呢?

                        “没有问题是吧?”,他看了我一会,又要穿球鞋。我急了,说:“好啦好啦,把球鞋还我。”他又停止了动作,向我努努嘴。


                        回复
                        17楼2010-12-20 01:37
                          ======================
                          预告:
                          “我”转移之谜仍未解开,
                          只好想办法诱他说出。
                          下集:八、倒砂
                          =============Holdstone


                          回复
                          18楼2010-12-20 01:38
                            八、倒砂

                            拿他没办法,只好坐下,提起裙子把雨靴脱下来。他穿好他那深绿色雨靴走过来,把球鞋递出。我很不高兴地接过来,白他一眼。

                            他没看我,只低头看着地上那双深蓝色雨靴。我看看球鞋,球鞋里还塞着卷成一团的白袜子,他哪里是想穿球鞋,是在装作地邀协我。

                            他弯腰去拿雨靴,我生气了,双脚往他两肩一蹬,他没防备连退几步仰面倒地。我把两腿伸进雨靴,左一提,右一提,穿好站起来。

                            他还没起来,我冲上前一脚踹到他右肩说:“你可恶不可恶?”他又是一个四脚朝天。还不解恨,上前抬起右脚往他脸上踩下去。

                            他没躲开,眼睁睁地看着我。鞋底离他脸不到五公分停住了,真要给他脸上一个鞋印吗?这样的报服也太重了吧,想着想着把脚移开。

                            这一脚下来,他眼睛眨都不眨,是不怕还是吓呆了?我伸出手来说:“对不起,我冲动了。”他呆了一会,握着我的手站起来。

                            我摸摸他的右肩说:“不要紧吧?”他身体颤了颤,似乎还很痛。我低头看看自己的右脚,踹上的是我那雨靴的鞋跟,怎能不痛。

                            也幸好是雨靴,鞋跟是橡胶,如果是皮靴,噢,那就非受伤不可。“对不起,我给你看看吧。”留石撒撒手说:“没事,一会就好。”

                            我放开手,他拍拍左肩说:“来,再来一下。”我吃惊,随即想起些什么,说:“免了吧,你别养成自虐症,很难纠正的。”

                            留石说:“自虐症?我这是罪有应得,给你惩罚一下,不是什么自虐症。”他这一说,我更不好意思,但安尉一点,这人没有自虐症。

                            留石轻轻拍了拍右肩说:“刚才我问我们的处境,那问题还没有完整答案吧?”想了想,我只介绍了影舱,没介绍全部。

                            正要解说,话没到嘴上我又止住。留石看着我的嘴,静止着,在全神的倾听。我意一转,冲口说:“我也不告拆你。”

                            留石意外地看了看我,说:“怎么回事呢?欲言又止。”我:“你也怎么回事,有意卖关子让我难受。”留石:“我……我有原因。”

                            我:“什么原因,婆婆妈妈,你还是男人吗?”留石“唏”的转身走开。此人老是不解开这个谜,必然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人总是这样,越好奇越没听到答案,而且答案就在面前的人脑子里,就越要穷追不舍。留石转过身来说:“不怕烦,你自己想想吧!”

                            说着他又坐下来,似乎有点生气。我如果真能想通,那还要问什么?看来要在别人嘴里拿到想要的东西,就得好好的想想办法。

                            我转身回到我的座位上坐下,心想:这人喜欢雨靴已经不忌于别人的眼光,要么我就让他满足一下,嘴上谈条件像是交易,不能打动人。

                            *******************************************
                            **《雨靴传奇》文本作者:Holdstone。
                            **请尊重智慧财产权,勿非法转贴、改编、盗版。
                            **授权转贴者请保留本声明。
                            *******************************************

                            “嗯,有砂子吗?”说着我拉起裙子,抬头看了看留石,果然,他坐直了腰,双眼又注视着我的裙脚,没察觉我在看着他。

                            我挠起左腿,用右手拇食指捏了捏雨靴的两侧,又在鞋面两侧和鞋跟两侧捏了好几下,又看看留石。这人眼都不眨,就是捕麻雀那样。

                            把裙子提到膝盖以上,右掌沿小腿内侧伸进靴筒里。靴筒在晵部还宽松,手掌能塞进去。掌心贴着腿肌暖暖的,掌背擦着汗布也暖暖的。

                            这事以前也干过,那是把手伸进敏穿着的雨靴靴筒里。但也只是暖暖舒服感,没其它的。靴筒脚踝处很窄,别说手掌,手指也伸不进去。

                            就算手指能进去,前臂也进不了靴筒筒口。看看留石,他还伸长勃子提高双眼看着。我又尝试着从靴筒别的方向伸手进去,当然也失败。

                            留石左右移动勃子,在寻找最佳的视角。我左手捏着鞋面两侧,右手夹着踵囊往前一推,左靴就给脱下。把雨靴倒过来摇了摇,没东西。

                            把左手伸进去,这回宽松多了,手掌直接摸到鞋底。靴底窄窄的,要不是硬来就容不下我的手掌。鞋底并不平整,是个曲面,高跟靴嘛。

                            当然没有摸到砂子或石子,这是装的。把靴子放地面,捡起球鞋里的白色袜子,右手给脚底扫了一下,再把袜子套上,袜子还冷冷的。

                            提起雨靴,把靴筒往脚尖套上,左右捏着靴筒往上提,脚滑进鞋里,靴筒又套住了整条小腿,这回没赤脚的顺利,让我觉得满意外。

                            按道理光着脚,脚汗不管是多是少,它与靴筒筒壁的粘滞或大或小总是增加了障碍,而穿了袜子,就只是布与布的摩擦,很顺畅才对。

                            再把右靴脱下来,注意了,不能说是“拔”,因为一点都不费劲。皮肤与汗布的摩擦似乎是零,就算有,也只是暖的障碍。

                            如果暖是障碍,还能算是障碍吗?把另一只袜子穿上再拉上雨靴。又注意了,是“拉”上而不是“套”上,既有摩擦障碍也有挤塞障碍。

                            终于明白了:这雨靴汗布是特殊材料,透气吸汗,所以与皮肤没有粘滞。而雨靴的空间没考虑袜子,如今穿着袜子的脚把鞋绽得紧紧的。

                            穿袜子真是画蛇添足,回想一下敏和露穿雨靴有哪一次穿袜子?不过这里不是敏家,没专用干洗机,不穿袜子,汗布吸满汗就不舒服。

                            其实最好的保养办法就是不穿,再吸汗的袜子也有饱和渗汗的时候,到时也要污染靴筒汗布。可是不穿,雨靴就没用途,保养也没意义。

                            雨靴的用途……其实就是雨天出外,现在在室内,地面没水,也实在没必要穿着。于是把雨靴拔下来,这次要说是“拔”,不是“脱”。

                            拔了以后左袜口挂在脚尖上,右袜甚至留在雨靴了。把袜子重新穿好,解开球鞋鞋带,脚穿上。这球鞋是白色与粉红色组合,很好看!

                            与雨靴相比,厚厚的平底与高跟曲面薄底,宽鞋面与窄鞋面,通透布质点缀白色硬皮与致密胶质反射光泽,真是青春与成熟的鲜明对比。

                            脱离我两腿的这双深蓝色长筒高跟雨靴,高高的鞋跟让鞋底有曲面的美感,长长的靴筒添加了安全感,如高高的围墙让雨点无法翻跃。

                            那深深的蓝色,大片的蓝色,也许是忧郁,忧郁于给我甩了。也许是深澳,带人进入无底的夜空。深蓝最能给人幻想,这个与以前同感。

                            安全感?以前没发觉吧?不错,对于女性来是,安全感是最渴求的,所以这回才感悟。美感和幻想的追求却不分性别,不分年龄。


                            回复
                            19楼2010-12-20 01:38
                              ===============================
                              预告:
                              倒砂举动不起效果,
                              搜出《雨靴家庭》一文看能否见效。
                              下集:九、搜文
                              ======================Holdstone


                              回复
                              20楼2010-12-22 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