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琳艾德勒吧 关注:3,164贴子:50,319

【新人冒泡 翻译】Smoke and Sheets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潜水这么久一直对吧里没有什么贡献,最近吧里有些冷清,就先放一篇翻译新文,学生党慢更!因为fanfiction没注册,所以暂时没有授权,但是我会标注地址和作者滴~能力有限,希望大家喜欢,欢迎建议!


IP属地:上海1楼2012-12-27 19:37回复

    Chapter 1
    那个女人的案子——Lady K
    他懒洋洋地躺在公寓里,专心地盯着墙壁。“……啊哈,他大声对自己说。这很明显,真的。
    他从靠椅的扶手上拿起自己的手机,给Lestrade打了个电话。根本不是父亲;是那个姐姐。看看她左下角放着相册的梳妆台抽屉。她大概保存了什么战利品,来纪念报了杀弟之仇。
    你是怎么知道的?”Lestrade通过话筒询问。
    “Lestrade,我以为你到现在应该已经明白了呢。我出众的智力。他挂了探长的电话,然后把手机放在原先的位置上。他迫使自己从沙发上离开,大步走进了厨房。
    当他听到Mrs Hudson上楼梯时,水壶已经烧开了,两包茶叶袋正放在茶壶里。在这儿,Mrs Hudson她一到楼上他就喊道。
    哦,看这乱的!她穿过客厅进厨房时自言自语地抱怨着。


    IP属地:上海3楼2012-12-27 19:41
    回复
      他觉得她要么是在说John收集来做调查的一堆报纸,要么就是在说他放在整个屋子里所有家具上的各异菌种。书上,地上,墙上,到处都是。还有一个放在天花板的风扇上,不过他怀疑她没看见那一个。
      “Sherlock,有一个看起来很特别的女人要见你。” Mrs Hudson说;她声音里的担忧很不同寻常。
      当然。送她上来,Mrs Hudson,再给我们拿点你楼下冰箱里的覆盆子馅饼,谢谢。
      我知道这不关我的事,Sherlock,但你如果一定要见那样的女人的话……算了,我还是管好自己的事吧。
      这一直是最佳选择,Mrs Hudson他肯定道。
      她给了他一个担心的小微笑,慢吞吞地走过客厅,咕哝着,看看这事态……”,然后下了木楼梯。
      当水壶开始鸣叫时,一个穿着昂贵的黑色日常装,一件外套,和甚至更昂贵的黄色鞋子的女人进入了厨房。
      “你一定是福尔摩斯先生,”她说,向他伸出了手。他分析着她的手;长而整齐的指甲,但是上面的指甲油(很淡的蓝色)开始剥落了,说明她可能不干重活,不怎么打字,也不经常进厨房。根据那露出的一点指甲推断,指甲油涂上至少一周了,或许更久,但不会超过三个礼拜。她的手指秀丽而光滑;规律地抹润肤乳而且不用便宜产品。


      IP属地:上海4楼2012-12-27 19:41
      回复
        “我正是,请坐。”他告诉她,把两个空茶杯放在餐桌上。虽然他还没有坐下,她已经选了那把面朝他的椅子。她脱掉了上衣,让它放在她和椅子中间。
        有意思。
        “你可以叫我Lady K。我来这儿是为了——”他打断了她。“我完全知道你为什么来。”他送上那壶茶,之后过分体贴地找到了糖。
        当他回来时,一切都还和刚才一样。
        “茶?”他迅速地问。
        “好的,请。”她说,手交叠在大腿上。
        他给她倒了些茶,眼神没有移开。
        “我来这是因为——”
        他又一次打断了她,“等一下。”他给自己倒了些茶,放了一匙糖在杯里,然后是少量牛奶。她没碰这些直到他提议。于是她加了两者。
        Mrs Hudson带着一小盘四张果馅饼回来了。
        Sherlock站起来从她那里接过它们。“谢谢你,Mrs Hudson。”当他的房东退回自己房间的时候他把盘子放在了桌上。
        “你来是因为那些死了的应召女郎,死因大概是嗑药过量,至少苏格兰场的傻瓜是这么认为的,但有人不这么想,唯一的问题是:谁?”
        “你怎么知道我的来由?”她问道,蓝色的眼睛闪闪发光。她被逗乐了。
        Mrs Hudson说你很‘特别’,我一开始没看出为什么但后来明白了。你的服装非常得体但有点不大对劲,鞋子高了一英寸,裙子至少缝了一次来缩短。说Mrs Hudson什么都行但这种“受雇的女性”她一眼就能认出来,显然她丈夫以前经常带女人回家。那足够将他处决了。”他啜了一口茶,“所以,谁觉得那不是一场意外?”
        “福尔摩斯先生,是我。”
        “当然。你是给她们……拉客的?现在他们用这个词?”


        IP属地:上海5楼2012-12-27 19:41
        回复
          “那是一种说法。”她回答,啜饮着她自己的茶。
          “要吃果馅饼吗?”他问她,鄙视着她给他的答案。
          “不了,谢谢,福尔摩斯先生,我想谈谈这案子。”
          Sherlock对他自己皱着眉头,望向窗外,然后对她说;“好吧,你的推测是什么?倒不是说它很重要因为很可能是错的,但是……幽默幽默我吧。
          那个女人——Lady K放下了她的茶杯。他侮辱她的时候她连眼都没眨一下。有人向她警告过了。他感到吃惊。
          “我不知道是谁干的,这就是为什么我来找你。”她实事求是地说。
          “告诉我为什么你觉得她们不是嗑过量了最热门的市售**?”
          “因为关于这个我们有一条严格的政策。”
          “以前没人打破过规矩?”
          “当然有,但这些女孩是为了钱才当应召女郎的。”
          “好。好的。”他站了起来,把他的茶留在原位,然后穿上了外衣。
          “你要去哪儿?”Lady K问。
          “去看尸体。还能去哪儿?”


          IP属地:上海6楼2012-12-27 19:41
          回复

            Chapter 2
            Irene Adler的回归
            Lady K掩饰着对去看尸体这个唐突决定的反应,最后啜了一口自己的茶,然后站起来。
            Sherlock穿上了上衣,熟练地围上围巾。挨冻可不好。他等着她匆匆穿上外套,然后走出去叫出租车。
            我们要去停尸房,他告诉被叫来的司机。和通常一样,当你跟出租车司机说要去停尸房,他们都会滑稽地看你一眼,就像你就要变成尸体似的。哦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咕哝道。这是他第一百七十次被这么看了。
            车里很沉默,Lady K在发手机短信,而Sherlock盯着她看。
            他们像平常一样来到停尸房,Sherlock带路。Molly从一堆信息图表和资料里抬起头来;她看见Sherlock时脸上立刻展开的微笑在看见Lady K以后马上消失了。


            IP属地:上海7楼2012-12-27 19:43
            回复
              噢,你好。她说,快速看回自己的工作,然后又一次看着来访者。
              我们来看看那三个应召女郎。”Sherlock通知她。
              ——哦,当然。她去陈尸柜拉开了三个抽屉。三个不同的女人,每个人都盖着床单。Molly把床单拉到她们的锁骨处。Sherlock凑近查看她们的头发,脸,嘴唇,手臂,手和脚。三个女人的手臂上都有淤青,两个人右臂上有注射痕迹,另一个在左臂上。
              “Molly,死因有什么奇怪之处吗?”Sherlock问道。
              没有,对于嗑药过量来说没什么不同寻常的。
              他皱着眉头。这一切太干净,太完美了。没有一个被害人身上有外来的物品,没有不属于她们的物质——没有证据证明她们曾去过妓女能得到药物的地方。就算她们是从高档派对或商人那里得到的,也一定会留下些什么证据的。衣服、皮肤上,或指甲缝里会有药物的痕迹。我要看看她们的个人物品。


              IP属地:上海8楼2012-12-27 19:43
              回复
                他离开了柜子,Lady K在后面尾随着,他们俩跟着Molly来到了一个储物柜前。她拿出三个可以重新密封的箱子,看向了Sherlock请把她们的财务拿出来,摊在一张桌子上,Molly。你穿了新鞋子,今晚有约会?他问道,在她把箱子放上桌时短暂地瞥了一眼她蓝色漆皮的便鞋。
                Molly脸红了,随即专注于工作。不,没有,只是和女孩儿们出去。她对他说。
                他皱起眉仔细查看着女尸的服装。与Lady K一样,她们穿着讲究、昂贵的衣服,但更加袒胸露背。说到Lady K……她试图忽视那些女人的尸体,选择看着Sherlock
                发现什么了吗?她问。
                没有。他边检查其中一个女孩的提包边说。那里也什么都没有。
                我需要她们的个人物品。于是殡仪员把那些所有物放进了三个纸箱,每个被害人一个箱子,然后把它们整齐地堆放在Sherlock的手臂里。


                IP属地:上海9楼2012-12-27 19:43
                回复
                  约会愉快。他和Lady K离开时说。
                  他挥手招来一辆出租车,一只手夹着那些纸箱,为Lady K打开了车门。
                  我解决案子后立刻联系你。他通知她。
                  她上了车,大腿暴露得甚至更多了。Sherlock注意到她根本没有对此采取任何措施。在门关上时他听见她说:谢谢你,福尔摩斯先生。
                  他冲她点了点头,招来了自己的出租车。
                  他不出意外地回到了家里。他让司机帮他把箱子搬上楼,意味着可怜的人得自己把所有箱子拿进去。
                  他多给了那人5英镑。司机一离开,他就把Maria Fishera.k.a被害人一号)箱子里所有的内容都倒在了餐桌上,然后给所有东西分类。Sherlock快速地把Maria Fisher的档案从头到尾读了一遍,以确定他掌握了所有主要的细节,然后进入了他的思想宫殿。
                  ——————————TBC————————————


                  IP属地:上海10楼2012-12-27 19:43
                  回复


                    IP属地:上海22楼2012-12-28 21:56
                    收起回复
                      LZ今天累抽掉~先坚持把第二章贴完。
                      ——————————————————————————
                      他把象牙色的手提包弹到头顶,让它停留在那儿。他打了个响指,包里的物件就全被倒了出来,在空中湿淋淋的一团糟。他把手指并在一起,把每件东西拖动到表格里它们该呆的位置上。一面化妆镜,三管不同的腮红,一只润唇膏,两只眼线笔,一个残存着腮红痕迹的粉底。她没有钱包,但有一张潦草地写着电话号码的餐巾纸,四张十英镑,和一张二十英镑纸币。他皱眉,转过身。回到思想宫殿的走廊里,到处都是黑色的木板和一片深蓝色,他放进一张椅子然后坐了下来,食指沿着一排案件文档找到了当前的这一个。他调出关于Maria Fisher, Zoe Malone, Arden Wolff钱包的表格。对了。同样的电话号码出现在了Zoe Malone的餐巾纸,Arden Wolff的商业名片和Maria Fisher的那张纸片上。他回到了贝克街……
                      当把Malone小姐的东西放回原先的箱子时,几小时已然过去。他很想抽一支烟,却匆忙地贴了一片尼古丁贴片作为替代。那些女人们有两个共同点。
                      -都为Lady K工作。
                      -都有相同的电话号码,被同一只手和同一支笔写就。
                      这些信息对再进行下去的帮助不是很大,但对Sherlock来说已经足够。
                      他拨打了那个电话,但被转接到了一个无名氏的自动语音系统。他皱了皱眉,看向那张餐巾纸,然后是那张纸片,最后是商业名片。名片上有个日期。一月二十二号。于是他打电话给Lady K
                      “能不能告诉我一月二十二号那天Arden Wolff去哪了?”
                      “当然,让我查一下计划表。找到了。她去了岸边区的画廊。”
                      “好极了,她去见谁?”
                      “可惜我不能告知。客户要求匿名。”
                      “跟我猜得一样。”他挂断电话。网上的快速搜索显示岸边区画廊在伦敦南部的霍普顿街上。他冲楼下的Mrs Hudson大叫:


                      IP属地:上海28楼2012-12-30 21:44
                      回复
                        “给我叫辆出租车好吗,Mrs Hudson?”
                        Sherlock!没必要这么喊!我就在这儿呢!”她说道,同时从走廊来到了客厅。
                        “好吗, Mrs Hudson?”他问,降低了声音。
                        她摇着头,但还是给他叫了一辆。
                        出租车把他带到了岸边区画廊,那里正在举行第74届年度木雕艺人展览。他浏览着展会,最后在一件相当精致的展品前面停了下来。它让人不得不驻足观赏——三条带有豪华座位的长椅被并排放置在一起。他依次在每一张长椅上坐下,看了看四周的墙,椅子底下,最后看向了长椅中间的地面,和雕刻品被固定的位置。然而在他有所发现之前,一双银色的鞋子闯入了他的视线。他沿着腿向上看,把那件合身的淡蓝裙子、羔羊毛外套、黑色暖手筒,和她身边的行李箱收入眼底。
                        “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显然有人想了个更好的主意。”
                        “在这里见面好像太明目张胆了。”
                        “所以你会叫辆出租车送我们回贝克街。”
                        “哦,是吗?”他问道,实际上,他很高兴见到她。虽然他无法说出为什么。
                        他听出了她声音里的笑意。“哦是的,福尔摩斯先生,是的。”
                        他从地板上站起身来,然后把手臂伸向Irene Adler。这一切就好像她是凭空出现的一般。
                        ——————————————————————————
                        然后一度被疑为Lady K 的Irene终于出现了,撒花……


                        IP属地:上海29楼2012-12-30 21:44
                        回复
                          然后是作者offer的sneak peak下集预告~
                          【她从他身边挤过去时扣上了大衣的扣子,“我和你一起去。不会妨碍你的。”她回嘴道,不给他争论的机会。她一定与这件案子有些关系,但我就是弄不清哪里不对劲。他自顾自叹息着。也许让她跟着能使她泄露答案。】


                          IP属地:上海30楼2012-12-30 21:52
                          收起回复

                            Chapter 3
                            侦探口袋探险记

                            回贝克街的车程中,他们谁也没说一句话。愉悦的沉默和矜持沉重地悬挂在空气中。然而他并不吝惜自己的目光。原先她对他的吸引力现在依旧存在,就藏在她的伪装之下。她总是迅速地察觉到正在发生的事情,然后把它们像拼图一样拼起来。她了解人们,也知道怎样触及他们的内心,弄清他们最渴望的东西。然后她就会提供他们想要的。不过他认为她还没能将他琢磨透。他们爬上楼梯,她的鞋子发出轻柔的敲击声,尾随在他的身后。
                            Sherlock发现他希望Mrs Hudson稍微收拾了下房间;John的报纸真的把房间胡乱地堆满了。“收集文章?”她问,从其中一堆边上绕过。“不,那些是John的。”
                            “那就是在做实验?”她问,注意到了那些乱放在房间里的真核生物,一边解开外套的扣子。
                            “我喜欢持续进行至少一个实验,能在一段时间内抑制无聊。”他答道,把客厅桌边的一张椅子为自己清理干净。他坐着看她,试图从她身上读出些什么来。自从卡拉奇……啊……从卡拉奇之后这就容易多了。他发现自己很想知道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她为什么回伦敦?有什么值得让她冒被再次抓住的风险?为什么是现在?当然答案并不会这么简单。
                            她像他观察她一样,专注地观察着他的公寓。他注意到她一动不动的姿态有了些细微的变化,而她注意到一年中这里的事物几乎一成不变。所有的家具都在原来的位置,什么都没有被拿走,除了墙上又添了些东西。他看见她口袋里一只新拍照手机的轮廓,而她发现烟灰缸是满的。
                            她走向桌子,把他对面椅子上的纸张清理掉(到地上),然后坐了下来。他意识到她的动作——尤其是那些细微的——她拉出椅子时手指擦过椅背的方式,她的眼扫视桌面的样子,她——带回了他的记忆。


                            IP属地:上海34楼2013-01-01 22:22
                            回复
                              “所以,”她坐定之后他说,“你回到了伦敦。”
                              “亲爱的,别这么明显好吗。”
                              他心照不宣地冲她笑了,然后开始进一步研究她。如果她想说不要这么明显……
                              “你来这儿是有原因的——当然不是你会告诉我的事——你在回避问题,为什么?为什么回来,找到我却不告诉我为什么你冒着生命危险回来?不是为了钱;你在澳大利亚挣得够多了。你好奇我怎么知道你去过澳大利亚,答案很简单——你发“R”音时的细微音调变化。要是没有善于辨别口音的耳朵是听不出来的,但我有。如果不是钱那就是……”他停顿下来,慢慢地,他得意的笑容变成了“哦,Sherlock你这个疯子”的表情。他继续说下去时变得非常平静。
                              “当然了。是个私人的原因——相当的私人。一个你不会让任何人看到的弱点,除了曾经见过它的人;唯一一个不必你自己说就有能力测定你的心的人。”Sherlock温和地说。好吧,对于Sherlock标准来说的温和。他暂时移开了视线。她到底为什么在这儿?
                              Irene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她没作反应。她对面的男人引人发怒,又令人着迷,然而最糟的是;他是对的。
                              “我需要你的关系。”她承认道,虽然这话被她说出口根本不像在承认。
                              “我只有几条能帮你的关系,除非你只是想知道你的那种阿根廷毛毯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得跟你哥哥谈谈,”她从口袋里抽出一张名片,“关于怎么把我送到这里。”她把卡片递给他。



                              IP属地:上海35楼2013-01-01 22:2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