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吧 关注:1,747贴子:16,701
  • 7回复贴,共1

老田:搞垮国营工厂的“四大损招”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搞垮国营工厂的“四大损招”
——原北京叉车厂书记李平访谈录
访谈整理:老田
时间地点:二〇〇九年十二月二十日下午(李书记家)
(整理稿经过李书记审阅)
李书记在国营企业工作的不同管理岗位上,工作了四十多年,从1952年进工厂担任团总支书记开始,1994年从北京叉车总厂党委书记任上离休,见证了国企的兴盛和衰败过程,也由此见证了共产党的独特管理模式和核心价值理念如何在工厂里的确立和瓦解过程。
李书记52年从部队转业到401厂,53年上中央团校学习,54年去了石油五厂。
59年被石油部高官吴星峰核准为右倾分子,受留党察看处分。
文革早期靠边站,70年调去湖北五七油田,73年调到燕山石化宣传处当副处长,76年去华北油田,78年调北京市委第一国防工办,80年才撤销59年的留党察看处分,因为是上面定的案子,下面谁也不敢翻,怕担风险。
1980年4月调开关厂任副书记,三个月之后任书记。
83-94年在叉车厂任党委书记。


IP属地:北京1楼2019-05-29 22:49回复
    二、老八路的传统
    批评大锅饭,大锅饭有得吃行呀,这没有什么不好呀,照我看,企业应该配齐四班工人,一班专门轮流学习马列主义,要真这么搞下来,可不得了。他们开始批评大锅饭的时候,我们还不明白,后来才算是看清楚了。企业应该多招人,大学生都去卖糖葫芦,纯粹浪费,应该把他们招到军工企业里头来,搞大军工,搞技术,什么事情都是从不会到会的,不学习,不实践,才是永远不会。
    当企业领导,也不需要什么高明手腕,只要不搞多吃多占、不搞破鞋,跟工人打成一片,认真听取下边的意见,解决工人的困难,有什么问题多做思想工作,就行了,谁都能够干好的。搞工业不像他们说的那么复杂,好像中国人就是搞不好,农村的几个支书都能够搞出百亿元产业的村办企业来,关键是要有一个正确的方向和路线,就是按照毛主席说的做就行了,管理就是社教。
    当时我们厂车间有个老工人愁眉苦脸的,支部书记一问,是姑娘上初中有早恋倾向,挨了老师批评感到抬不起头,不想去上学了,支书一听这简单,转个学校读书就行了,新学校里谁也不认识你,好办得很,党委开介绍信给转学了,那时候党委介绍信还是管用,一下子就解决了。另外一次,有个工人屋顶漏水,挺伤神,我就让周日党员义务劳动给处理一下,在厂里领了水泥油毡,修完了之后,特地打招呼叫大家不在人家那吃饭,立马回来,不增加人家负担。党支部专门组织干这些事儿,当群众的朋友,生活上的帮手,精神上的导师。经过这样的小事,一件又一件,党群关系、干群关系就完全不一样了,不是什么事情非要你板着脸去训人就管用的。
    我当书记的时候,从住的地方到厂里,早上五点多就起床,坐35路车倒6路,每天第一个到厂里,挨个车间走到,跟三班工人都见上面,跟工人打成一片,有什么问题意见帮助解决,十点半回办公室开办公会。党领导不是给工人作空头报告,也不是我说了你就去照办。
    管理企业没有多少奥秘,当然知识要多点,多知道些事儿,才能够引导工人向正确的方向。不过,现在是个官都贪,都骑在群众头上,理想的党务干部找不出来了,跟老八路完全两样了。
    八路军讲究官兵一致,干部带头。刚解放的时候,都是这样,基层干部不仅要跟群众打成一片,还得带头干活。我在钻井队呆过一阵,当时队长、指导员和技术员都是要跟班劳动的,每天班班,三个人中间必定要有一个人要第一个到达现场,早上开钻之后进尺1200米之后才去吃饭。到一个新地方,新井场,行李先甩一边,干部第一个上去握住刹把子开钻,是带头干的。干部和党员,当时不带头都是不行的,困难和危险党员不上也得上,别人都看着你,要是缩在后头,回来之后开会还得讨论你。那个环境下,知识分子当干部也得带头干,1960年鞍钢宪法出来之后,干部参加劳动就更是制度化了,现在不管什么人一当了干部就想着捞好处甚至贪污。以前那种风气下,厂子出了事儿,工人都是从家里往厂子里跑的。
    搞企业没有那么多花招花样,只要恢复成50年代那个样子,肯定能够把工厂搞好。那时候真是高高兴兴上班,平平安安回家,也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生活也很好,不像战争年代那样,干活也很带劲,没有多少发愁的事儿,也没有多少溜须拍马。上班前要组织工人学习两个钟头文化,晚上常常不回家,哥几个一起琢磨技术提合理化建议,反右运动之后就不一样了,说话得留点神。
    我在国企工作这么多年,也没有看到多少创新,毛主席把话讲得太具体了,离开那些还真是没有什么话可说,就是要树立工人阶级的主人翁地位,高举毛泽东的旗帜,没有那么多杂七杂八的秘诀。余秋里这个人确实行,他在大庆经验中间推行“三基”制度,也无非是把井冈山时期学会的那套话翻出来讲一遍,当兵会放枪,工人会干活,首先当然是要修炼扎实的“基本功”,这不算什么新见解吧;第二是要建设党支部为核心的基本队伍,这是从三湾改编来的;第三个是要建立起基本的岗位责任制,这是一切管理制度的基础。
    我见过的共产党干部不少,在管企业上,马宾行,余秋里可以,最起码他翻新应用了毛主席的思想,铁流、芮杏文可以,业务很熟悉,南街村王宏斌行。其他的一般领导干部,厂长书记,他能做的我也能做,他能说出来的我也能说,还指不定我比他们强点,在工厂工作了四十多年,没有看到多少高明的人和高招。多数人都是一般人,他们能干的,其他人照样能干,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都是跟着走、跟着干的人多,真能有点独立见解的人少。


    IP属地:北京3楼2019-05-29 22:51
    收起回复
      三、搞垮国企的“四大损招”
      改革实际上没有改技术,改的是生产关系。改革开始是说要改不合理的规章制度,对呀,鞍钢宪法里就有这一条,脑子里一直有这个问题意识,但绝没有想到要改成私有制。
      真正搞垮国企的是四大损招:取消政治思想工作、过度依赖物质刺激、片面搞厂长负责制,还有就是“拨改贷”。


      企业经营资金原来是财政拨款,后来改成贷款,还要求税后还贷,甚至还要上缴利润之后的企业留利部分还贷,资本主义国家也没有这么搞的,别人都傻呀。
      厂子要搞技术改造,增加设备,国家不投资了让上银行贷款去,贷款去了,用什么钱还,当然靠利润还了,不行,利润上交之后还。
      你这不废话吗,我利润交给你了,你回头你叫我去代替你去贷款呢,最后都是假的,只有截留资金了。
      拨改贷这也是经济学家研究出来的,现在一看这个理论是胡扯蛋理论,根本不了解实际。


      IP属地:北京本楼含有高级字体4楼2019-05-29 23:02
      回复
        工人阶级确实是需要进行马列主义教育的,我走了许多厂子,观察各厂子有很多特殊的风俗习惯吧,我们给它叫做亚文化,这个亚文化倒不是FAN对社会主义。
        譬如说解放前这个厂子原来是师傅教了一帮徒弟,最后这个厂子并到国企去了,师兄弟有人当上车间主任了,你们几位是班长,还有几个是党员了也入党了,甚至都是支委了,但是我们之间第一位的还是师徒关系。
        厂里办事的处事原则,师兄弟关系之间和真正的共产党不太一样,这个我有深刻体会,党委开会说某个人最近表现怎么样,下去本人很快就知道了,谁告诉他的,他的师傅师兄参加了会议。
        尤其是北京的厂子,都是解放前的小企业变的,哥儿们义气比较严重,小团体利益、眼前利益看得重,你比如说搞奖金特拥护,涨工资涨一级还嫌少,结果后来搞完了,分配上拉开距离没?
        拉开了。厂长年薪25万,你一个月800,就这么个拉开法,要早知道这样,工人肯定就不赞成拉开距离。
        通过流行的亚文化,工人很容易接受一些不太好的东西,对于长远利益和整体利益有一定的排斥,这个需要共产党从外边进行马列主义教育,这个在我们政治工作上也做了一些,但没有彻底地解决。
        当然亚文化不是企业内部的主要矛盾和问题,也不是说亚文化是帮助糊弄人或者偷懒,也不FAN对社会主义或者FAN对共产党,但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实施也起了一定的腐蚀作用。


        IP属地:北京7楼2019-05-29 23:05
        回复
          说多劳多得,在理论上没有错,在实践上纯属胡说。
          我们在叉车厂做过三个月的计件工资制实验,结果产量还是一个样。
          如果来料是8辆车,谁也做不出9辆,如果一个班次做出来8辆,谁也不肯做7辆让别人占便宜,结果三班都是出8辆。
          这么个搞法,结果只是把工人的思想搞乱了:一切服从于不让别人占便宜。
          活儿还是那么多,但是把人的思想搞乱了,其实为什么要搞厂长负责制,厂长乃至局长都没有搞明白,为什么要这么搞,都是上头强行推下来的,实际上上头也根本不懂美国日本企业管理体制,只是想当然应该是这样的。
          说是要拉开差距,就能够刺激工人努力,我看今天工厂工人差距还是很小,问你挣多少钱,800一月,他呢也800,私企也一样要搞平均主义。
          真正差距拉开了的是干部和工人,以前车间主任跟工人差不了几个钱,甚至比老工人还少点,但现在就不一样了,厂长就更不得了,年薪数十万。
          真要搞厂长一个人的责任制,由一个人负责技术和管理事务,除非回到铁匠铺水平,否则是不可能的,只有铁匠师傅能够做到一个人说了算,叫徒弟这个地方打几下就打几下。工厂那么多人那么多生产环节,技术、经济、管理事务多么庞杂,根本不是一个人应付得了的,资本主义企业也是管理权和经营权分离的。
          国营厂要由厂长一个人说了算,没有监督,他一个人可以决定给那个车间部门发多少奖金,不仅不公开,还不让打听,这是万恶之源,是干部腐败的基础。
          干部的价值观怎么变的,就是从这儿开始的,从前讲究跟群众打成一片,现在不是这样,是一切服从厂长的个人意志,当干部脑子里完全没有群众、也没有集体利益和党,只有上级。
          厂长给一车间主任5万块奖金,主任是向下分发,还是向厂长回馈?谁也不知道。
          贪污腐败,说是解决不了,上面也确实管不了那么多,为什么不交给群众试试看?


          IP属地:北京8楼2019-05-29 23:06
          回复
            干部不关心群众,只注重上级对自己的看法,借以保住自己的私人利益和地位,再与工人中间的“亚文化”一配合,共产党的价值体系就是这么给破坏了,没了,大伙儿就剩一个字:钱。
            企业垮台太快了,开始瞎报账,最后就是分奖金,分奖金就没谱了,都搁兜里装着,厂长给车间主任五万,分给手下人多少主任说了算,没有监督,车间主任拿了钱留多少,他留多少谁也不知道。
            上级对下级,完全靠钱来调动,党的话还听来干什么?
            你说无私奉献,他时刻想着多弄两万,你不搁这儿瞎说嘛。
            这么一整,朴实的干部也得变坏,再跟职工队伍“亚文化”一配合,都对上眼了。
            很快大伙儿都一门心思弄钱,工人弄不着啊,那好办啊,只好偷零件当做废铁卖,就偷零件也得把厂子偷垮了。大伙儿一门心思弄钱,就把人的思想搞坏了,这时谁都不愿意跟你党委书记接触,你一见面就跟你讲无私奉献的套话,有用吗?
            老爷子别老说这个了,哥儿们来点这个,北京人话叫有卤没卤?
            问干活,今儿加班有卤没?就是有钱没钱。
            这个东西一起来,就彻底破坏了我们党的一些传统,破坏了企业经营的核心价值。
            工厂里头的技术进步,是慢慢积累起来的,大的进步是一点一滴地积累起来的,美国人不也是这么干的吗?
            哪有一口吃个胖子的?要不是厂子黄了,三十年赶上美国也不是什么难事,一个进厂两三年就能够提出合理化建议,十年之后呢?
            原先石油五厂就是一个中专生打头搞产品革新的。
            我在叉车厂里头,有个59年清华毕业生,设计了一个三吨叉车,特皮实,现在还在生产。
            后来他们硬要把日本图纸搬过来,结果工艺装备达不到要求,然后就全盘引进,三菱公司改一个零件就得付一次钱,永远花钱买,永远没有自主技术。
            如果不是那样三心二意,而是培养自己的技术力量,三十年的进步肯定是相当可观的,难道中国人都是大笨蛋吗?


            IP属地:北京9楼2019-05-29 23:06
            回复
              感觉没结束,但公众号里此文就到这里了。。。


              IP属地:北京10楼2019-05-29 23:07
              回复
                企业经营资金原来是财政拨款,后来改成贷款,还要求税后还贷,甚至还要上缴利润之后的企业留利部分还贷,资本主义国家也没有这么搞的,别人都傻呀。
                厂子要搞技术改造,增加设备,国家不投资了让上银行贷款去,贷款去了,用什么钱还,当然靠利润还了,不行,利润上交之后还。
                你这不废话吗,我利润交给你了,你回头你叫我去代替你去贷款呢,最后都是假的,只有截留资金了。
                拨改贷这也是经济学家研究出来的,现在一看这个理论是胡扯蛋理论,根本不了解实际。
                ——拨改贷,利润上交之后还,这是挖了个谁也爬不上来的神坑!!!


                IP属地:北京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1楼2019-05-29 23:1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