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剑池吧 关注:15贴子:1,080

再开一个洗眼睛的帖子吧。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虽然第一眼看见的永远是画里的毛病,但是重要的还是要看见自己能学到的东西呀。
向充满艺术细胞的章鱼哥学习。


IP属地:北京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28 16:48回复
    费迪南德·霍德勒
    鲜华艳采,彧丽炳烂。


    IP属地:北京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28 16:58
    回复


      IP属地:北京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28 16:59
      回复


        IP属地:北京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28 16:59
        回复


          IP属地:北京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28 16:59
          回复


            IP属地:北京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28 16:59
            回复


              IP属地:北京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28 17:00
              回复
                一直以来,觉得委拉斯贵支的技术已经算得上是顶峰,还好绘画所打动人的地方不止于此,不然在前人面前,我们现在及其微末拙劣的技巧怎敢贻笑大方。
                绘画的语言太丰富,而且直白——丰富到我用文字难以描述,直白到在看见它的那一眼,感受与触动就直接从心底涌来。
                所以我喜欢拉斐尔画作的清新富丽、优美典雅,也欣赏珂勒惠支作品里那种深沉厚重的情绪——似乎一瞬间就将观者带入了她深切真诚的怜悯于同情中。甚至是卢梭,并没有学习过美术的人,他对自然热情又稚拙的描摹在造型上透视或许破绽百出,但是画面的质朴于生动却让人忍不住会心一笑。
                所以我在点评绘画、雕塑作品的时候,其实不喜欢用太专业的口吻,因为如果从专业的角度去分析,有太多东西要说,也有太多比我说的好的前人已经重复过无数遍了。
                我就单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吧。
                以前在书本上介绍自己的画的时候,我也经常觉得我可能说得太个人了,但是那就是我当时真实的感受呀。


                IP属地:北京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28 17:18
                回复
                  白话描述起来还是太受限了,羡慕古人言简意赅,寥寥几字就讲得浪漫又生动了。


                  IP属地:北京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28 17:20
                  回复
                    材料与介质的丰富也是现代美术创新的重要途径之一。所谓的古典与当代,我想既然它有一个演进的过程,那么必然不是割裂开的——或者说,在绝对的时间点和指导思维的划分上,同时也存在着一个相对的关系。
                    就像是用玻璃或是树脂去画古典写实的神话题材,或是用坦培拉画科幻插画,它们的性质既不是单纯用材料来定义的,也不是单纯由内容定义,而是由现在的社会背景以及作者的个人倾向共同确立的。
                    我们所见的古典绘画中材料的单一性其实是因为当时条件的限制——如果有激光打印、3D雕刻,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也未必就不会用呀。
                    创作不能脱离材料,但是我认为作品的欣赏环节上是可以脱离材料的。时常见到说写兰亭序的笔不能复原了,某种造纸术已经失传了,我觉得古人只是当时恰好有就恰好用了而已,诚然不同材料会影响作品效果,但是把精力全放在这种细枝末节上,未免是本末倒置。
                    这话让我导师听见估计要打我了,我也就这样一说而已。
                    话说回来,这张图效果还是挺好的,ch给我看的时候我觉得可惊艳了。虽然浪花顶端那边的处理略微突兀了一点,瑕不掩瑜,瑕不掩瑜。


                    IP属地:北京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28 17:36
                    回复
                      本意是想发点好画,结果发现我好像没有存图的习惯,一不小心开始打字。


                      IP属地:北京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28 17:38
                      回复
                        面对插画我往往在造型上比较宽容,什么结构透视只要不是太过分都不在我关注的范畴里,整体的风格合我口味就足够了,这种优美黑暗的魔神风实在是让我爱不释手呀。
                        第一张让我想到了指环王中的亚雯。
                        第二张的翅膀也很漂亮。我对翅膀有些执念,记得一次去看工笔花鸟的展,我第一句画永远是这个翅膀的造型可以,这个翅膀的透视角度很标准。因为是写实画,所以造型上的优劣就更好判断啦,而插画嘛,我就不看里面几块骨头长得对不对了,它宽大羽毛又丰厚,看着就让人喜欢。



                        IP属地:北京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28 17:54
                        回复
                          这个应该不会被和谐吧?
                          我看展的心态不好,都是看见好笑的当成表情包来拍,难得正经遇见一个喜欢的。
                          静美。
                          只有自己操作过了才能体会到难度呀,这个的材料大概是汉白玉而不是白沙米黄吧,白沙米黄太脆了——也可能只是我技术臭。




                          IP属地:北京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8-28 18:03
                          收起回复
                            第一张还是很标准的苏派油画,第二张感觉有点像……埃尔格列柯?艺术家的成长史真是很奇妙呀。
                            就我自己来看,无疑第二张好,第一张造型颜色都很标准,但是炫技一般的刮刀用法实在是太花里胡哨,画面的感染力比起第二张就逊色很多了。
                            第二张的动态很像某一张《基督下十字架》,忘记具体是谁的了。
                            射灯打光是拍照的大敌。



                            IP属地:北京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8-28 19:25
                            回复
                              只会画一个大头或者胸部以上截肢的画手(姑且这么称吧,其实我觉得很多人都还称不上是画手)是最屑的,规避了能暴露基础和造型能力的身体结构,满足于最基础的脑袋画法,这无疑是掩耳盗铃。
                              甚至很多图在露出的那一个脑袋里我能看出的毛病都多的很,结构不会用头发盖,再不济用衣服,偶尔露一只手画得还没木棍好看。
                              这种人还真是不少。可能贴吧这种人流量很大的平台我也不能要求人人水平都很高吧,只能力求自己不这样了。
                              不管会不会画,画出来再说吧,让自己错个清晰明了,有了问题才能改正呀,现在回头看以前的画觉得毛病越来越多,或许是个好事吧。


                              IP属地:北京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8-28 19:3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