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小说爱好者吧 关注:92,240贴子:1,354,084

【原创】都什么年代了(1v1)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年级第一男学神突然成了隔壁班不良少女的男友,据内部消息,学神其实从小在她家长大,只等着十六岁后当场圆房?可怜我学神,居然配了这么个糟心玩意儿!都什么年代了,为什么还有童养夫这种文化糟粕?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2-10 21:51回复
    说下设定:
    1.男生子,现代女尊。
    2.男追女,女主比较后知后觉。
    3.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2-10 21:58
    回复
      1.都给我学习
      “许姐,你怎么一副没睡好的样子,莫非是昨晚和谁共处一室干那啥去了?”
      许绫罗闻言不语,昨晚她确实是和人共处一室来着,忽略掉那人一张没表情的臭脸,还是个清秀可人的异性。但是他们俩昨晚干的事儿可一点儿都不好玩,谁能想到,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一整夜,竟然只是做了两套物理试卷?
      柏朔父母走得早,当时他才五六岁,不爱说话,长得也不可爱,他的亲戚中没有人愿意收留他,最后是送去了福利院。当时福利体系还不是很完善,在福利院的生活并不好过,许母去福利院看过一次,他瘦了一大圈,头发也乱糟糟的,衣服还小了好一截。
      许母不忍好友的孩子受罪,就想把他带回家来,因为那时候许家家境也不宽裕,所以许父死活不肯答应,许绫罗到现在还记得当时他们吵的很厉害,争执之间还碰碎了一个暖水壶。最后也不知道许母用了什么办法让许父答应了,反正当时还矮了许绫罗一个头的柏朔就这么进了许家。
      比起从小就调皮捣蛋的许绫罗,柏朔可以说是十分乖巧懂事了,最关键的是,人家读书是真用功,和吊车尾的许绫罗简直是两个极端。他俩根本不是一路人,虽然同在一个屋檐下,他们的交集也并不多,除了吃饭在同一张桌子上,别的时候都是许绫罗出去跟人玩,而柏朔待在房间里读书学习。
      总结起来,就是各走各的路,相安无事。
      事情是从上周六开始改变的。那是柏朔的十六岁生日,不常在家的许母也回了家,特地给柏朔庆生,就在当天晚上,许母告诉他们,柏朔已经十六岁了,他性格稳重些,往后就让他多费心,来替他们看点儿许绫罗。
      就此,许绫罗与柏朔相安无事的日子到此结束。让一个课都不上的人天天看书做试卷,这不是在折磨人吗,偏偏她还没法跟他发火,但凡她能跟他吵的起来,也不至于现在趁着他没醒偷偷溜出来,这无疑是给她光辉的人生划上了一抹浓重的黑。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2-11 09:49
      回复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2-11 15:33
        收起回复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2-11 15:33
          回复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2-11 15:33
            回复
              2.三天速成书法班
              和许绫罗通完电话,柏朔把手机收到了衣兜里,回到了教室。一中手机管理很严,按规定学生不能带手机进校园,但是今天他忘记把手机放下去了,下课时看了一眼,发现许绫罗给他打过电话,就出来回了过去。
              她那边很吵,而且好像还有别的人在,有女也有男。他想了一会儿,又拿起笔继续演算。叔叔让他看好她,但是她根本不会听话,他拿隔壁班成绩表看过了,这次月考她又是倒数第一,物理甚至直接弃考了,得的是零分。
              还有头发,上个月还是黄色,这个月心血来潮染成了灰绿色,虽然他觉得这个颜色还挺好看,但是教导主任并不这么认为,她被列为了不良典型。今天课没来上,还跑出去和别人喝酒,再这么下去,她就要被学校给劝退了。
              当夜,许绫罗带着一身酒气回来时,客厅里的灯还亮着,许父已经睡着了,柏朔正坐在沙发上看书。今天和柏朔通完电话后,听着别人谈柏朔,说他学习好性格冷,她就趁着酒劲儿夸下海口,说最多一个月,她一定能把柏朔拿下,否则到时她穿粉色公主裙绕学校游行一圈。
              没想到这第二步这么难,她刚靠近他,就被他推开了,顶着一张面瘫脸,皱起眉看着她,冷冰冰吐出一个字:“酒。”
              于是许绫罗决定曲线救国。她靠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笑嘻咦的说道:“小柏,你以后继续给我补习吧,我也想上上学校的光荣榜。”
              果然提到学习,柏朔脸色好了不少,话也多了起来,他点了点头“好。不过你基础不好,可以慢慢来,不要太急功近利。”
              许绫罗自动过滤了他后面那句话,要不是夸下海口能拿下他,为了接近他,她才不想要学习,尤其还是要跟无趣的柏朔一起学习,光是想想她就觉得痛苦不堪。
              柏朔一开始到她家时只是胆子小了点,还喜欢跟着她一起,被她狠狠凶过一次后,就没怎么再和她说话了,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成了这幅除了学习一切皆是虚妄的可怕模样,直到现在,许父经常拿他来和她对比,说实话,柏朔简直就是她的童年阴影。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12-12 14:51
              回复
                就在她思考该怎么攻略童年阴影时,不知什么时候,她的面前多了一杯酸奶,而柏朔已经回屋去了。她一口气干掉杯里的酸奶,把半个身子都趴在了茶几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而已经回房间的柏朔,从门缝里看见她毫无形象的瘫在茶几上,没忍住挑了挑眉,也不知道她那些小妹小弟们如果看到她这幅愁眉苦脸的样子,会是个什么局面。他揉了揉发疼的额角,看她这样子,就知道她没把他的话听进去。
                第二天刚好是周六,基于昨夜自己抓住柏朔说的胡话,她今天不能出去快乐,只能留在家里面对无趣的柏朔和无趣的物理教材。
                物理课她一节不落的逃了,而且她的书也不在了,或许是遗忘在某个角落,或许是被她丢掉了,总之现在它没了踪迹,所以柏朔是找了他自己的随堂笔记来给她补习的。他的字干净端正,一笔一划像是印刷的楷书字帖,和她的狗扒式书法着实有些出入。
                她多嘴夸了他一句字好看,没想到又给自己招来个事儿。
                “每天练一页字帖,我看着你写。”童年阴影面无表情如是说道。
                “不是有那种三天书法速成班吗?你给我整一个呗。”
                “好。但那只能帮你了解字的笔顺和结构,后面的练习还得要有耐心。”
                许绫罗闻言摆了摆手“好好,我知道了,后面不是有你在吗。”这些都是攻略柏朔的附加伤害,那他可不是得负责嘛。
                听她说完这句,他停顿了有一会儿,才低声应了一句:“嗯。”
                许绫罗这时都拿出笔记本准备开始了,他这声回应就像隔了一个时空,从遥远的异次元传过来,一个音节打进了她的耳膜,调起沿路一连串的神经元,把她的思绪从现在连到刚刚过去的十几秒,她这才意识到他是在回应刚才她那句“后面有他在”,而这一对人类大脑来说的简单重复过程完成,她又花去了十几秒。
                这感觉可不是很妙,和柏朔待在一起,连大脑都变得迟钝起来了,这种不可预知的感觉她不习惯,所以她发声催促柏朔快点开始,她浪费自己快乐的时间来和他一起坐在这里,可不是来发呆的。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12-12 16:36
                回复
                  柏朔暗恋许绫罗很久了哦~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12-12 16:59
                  收起回复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12-13 20:18
                    回复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12-13 20:18
                      回复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12-13 20:19
                        回复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12-15 00:09
                          回复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12-15 00:09
                            回复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12-15 00:0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