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吧 关注:916,132贴子:30,966,951
  • 11回复贴,共1

【科普】圆桌骑士传记·特里斯坦&帕西瓦尔篇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RT


IP属地:广东1楼2023-11-24 11:02回复
    【前言】《圆桌骑士传记》是我用在新小说连载(水字数)的一个附录性质的系列专栏,应该是目前比较完善的一个、面向大众的圆桌人物科普栏目。
    每个月24号做神话传说科普因为各种这样那样断了两个月,既然重新捡起来那就先把圆桌PART讲完好了。


    IP属地:广东2楼2023-11-24 11:04
    回复
      特里斯坦/Tristan
      亚瑟王传说当中最举足轻重的圆桌骑士之列。里昂尼斯王梅利奥达斯之子,亦是康沃尔王马克之甥,卡美洛最强大的骑士之一;其重要性,可与兰斯洛特、高文、帕西瓦尔相比较。
      特里斯坦的名字,最早出现于可追溯到六世纪的“特里斯坦柱石”;这块墓石上以拉丁文标记了如下的墓志铭:
      “库诺摩鲁斯之子杜鲁斯坦诺斯长眠于此(DRVSTANVS HIC IACIT, CVNOMORI FILIVS)。”
      其名根据威尔士语是为德里斯坦[Drystan],转写为拉丁语,则标记为杜鲁斯坦诺斯[Drustanus]。布列塔尼语当中,特里斯坦名字的原始含义是“铁剑碰撞的鸣声”;但随着他的故事进入欧洲大陆,这个名字被与古法语的“哀伤(Triste)”读音相互混淆,特里斯坦遂以“哀伤之子”的别称,闻名于后世间。
      他最早是威尔士、康沃尔、布列塔尼等凯尔特原住民聚集地的本土英雄。在法兰西的玛丽[Marie de France]的籁歌(Lai)当中,即有一首名为《忍冬花(Chevrefoil)》,讲述了他和伊索尔德的爱情故事;在其中,特里斯坦之舅马克王、伊索尔德的侍女布兰甘妮等角色已有出场,同时玛丽还提到了,这对恋人最后在同一日逝去,如同忍冬花与榛子,不论生死都难以分离。与之大致同期的作品,则有《特里斯坦的佯狂[Folie Tristan]》,同样以特里斯坦在被马克王放逐后,又冒险返回康沃尔与伊索尔德见面为主题。
      这些短篇诗歌,包括更晚的《乐师特里斯坦[Tristan Ménestrel]》与《夜莺特里斯坦[Tristan Rossignol]》等,都默认受众知晓了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传说的大部分骨架,而只是截取了其中的一个或数个片段来进行详述。而长篇的特里斯坦叙事诗,则在此之后才出现。学界又将这些特里斯坦叙事诗,根据审美趣味和受众的不同,分为“宫廷系”与“民间系”;在法语文学范畴当中,前者的代表有不列颠的托马斯[Thomas de Bretagne],后者则有贝罗尔[Béroul]。


      IP属地:广东3楼2023-11-24 11:04
      回复
        随着法语亚瑟王文学的传播,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的爱情故事,成为了德语诗人偏好的题材。奥贝格的埃尔哈特[Eilhart von Oberge]和斯特拉斯堡的戈特弗里德[Gottfried von Strassburg],分别是这两个流派的代表人物;戈特弗里德的叙事诗,更是特里斯坦传说最具代表性的版本,由于被约瑟夫·贝蒂耶[Joseph Bédier]改编为散文体版本而广为流传;国内的汉译本,亦是以这最后一个版本为根干。
        故事描述帕尔蒙尼[Parmenie]国王里瓦伦[Riwalin]与康沃尔马克王之妹、布兰奇芙丽尔[Blanchefluer]相恋成婚后不久,便在战场上丧身,只留下一名遗腹子特里斯坦;特里斯坦出生后不久,其母亦因思念亡夫而辞世。长大后的特里斯坦文武全才,辗转被马克王封为骑士。其后爱尔兰王古蒙[Gurmun]派其妻舅摩洛尔特(马汉斯)向康沃尔征税;特里斯坦挺身而出,与他作战,虽然打败马汉斯,但也受了重伤。他伪装为琴师坦特里斯[Tantris],渡海前往爱尔兰,在那里受到了治愈,又惊诧于爱尔兰公主“金发”伊索尔德的美貌,归来后在宫廷中对她大为称赞。嫉恨特里斯坦的贵族于是说服马克王派特里斯坦向伊索尔德求亲;特里斯坦杀死一条为祸爱尔兰的火龙后,最终完成了这个使命。但他护送伊索尔德前往康沃尔时,却和她不小心误服了伊索尔德之母为她与马克王准备的爱情魔药,二人就此相恋,引发了随后的一系列悲剧。最后二人的恋情大白于天下,马克王不得不放逐特里斯坦;随后,特里斯坦和奥伦德尔[Arundel]公爵之女“玉手”伊索尔德成婚。
        戈特弗里德的故事结束于此。而他所根据的蓝本中,后来特里斯坦在另一次作战时被毒矛所伤,请求金发伊索尔德的救治,并令她若是能来便挂白帆,不能来便挂黑帆;而金发伊索尔德挂了白帆前来时,玉手伊索尔德却欺骗特里斯坦,称来船挂的是黑帆。于是特里斯坦绝望而死,而金发伊索尔德见到爱人的尸身,也在哀伤之中自尽;后来,二人的坟墓上,长出了交缠的花蔓。


        IP属地:广东4楼2023-11-24 11:05
        回复
          在这一系的故事当中,特里斯坦并不以圆桌骑士的身份著称;只是在几个版本当中,亚瑟王被设定为和特里斯坦同一时代,并参与了审判伊索尔德的公证。
          亚瑟王诗体文学的重要奠基人克雷蒂安,可能是最早把特里斯坦引入到亚瑟王传说系谱当中的人物。在叙事诗《克雷格斯》的开场白当中,他提到自己有一篇作品名为《马克王与金发伊萨尔特[Del roi Marc et d'Ysalt la Blonde]》,然而现已失传。而现存于世的文学作品当中,最早如此进行处理的,则是十三世纪的《散文体特里斯坦传奇》。
          《散文体特里斯坦》将特里斯坦的父母更名为梅利奥达斯[Meliadus]与爱丽雅贝[Elyabel],把他的家族谱系,与布列塔尼传说中沉入海底的神秘古王国里昂尼斯联系在了一起。梅利奥达斯是尤瑟王的盟友,他死后,特里斯坦先是被高维奈尔[Governal]送到法兰西养育,后来又在马克王的宫廷受封。
          对于特里斯坦的早年经历,散文体传说和更古老的诗歌传统并无多大不同;但在他被马克王流放之后,散文体传奇笔锋一转,描述了他成为卡美洛圆桌骑士的成员,与兰斯洛特、迪纳丹、拉莫莱克等骑士缔结了友谊,又有了许多新的骑士冒险经历;异教骑士帕拉梅蒂斯,成为了他的对头,又每每被他胜过。除去马洛里大幅度沿袭了这个版本的记载,意大利语的《圆桌传奇[Tavola Rotonda]》则更夸张地把特里斯坦置于亚瑟王时代的中心,在这里,他的形象比之兰斯洛特等优秀骑士,不仅并肩、更还超越;他的宝剑维斯塔玛拉[Vistamara]和他本人相得益彰,是此世天下无双的名剑。


          IP属地:广东5楼2023-11-24 11:05
          回复
            而散文体传说最大的反转,则在于马克王形象的转变。独立于亚瑟王体系的诗歌故事中,马克王的形象虽消极而不讨喜,有时甚至显得昏庸无能,但总地来说是一个正派人物,行为遵循封建君臣秩序;但在《散文体特里斯坦》记载中,马克王上位初期就曾犯下弑亲罪行,且不止厌恶特里斯坦,更对其他许多优秀骑士也怀有嫉恨之心,最后更用被摩根赠送的毒枪亲自杀死了自己的外甥。
            在意大利与伊比利亚半岛地区、甚至更遥远的北欧,特里斯坦的故事都颇有人气。甚至有许多作品颠覆了原作的悲剧性质,寄情于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的后人,如“小特里斯坦”等形象,不仅安排他继承里昂尼斯王统和有着美满爱情,更和形象更柔和、更接近于早期诗歌传说的马克王和解。这一系列作品,在西语传统当中,代表作有《里昂尼斯的堂特里斯坦[Don Tristán de Leonís]》和《特里斯坦父子志传[Corónica del don Tristan de Leonís y del rey don Tristan de Leonís]》;意大利语,则有《特里斯坦父子[I due Tristani]》。
            (部分资料参考谢尔特[David J. Shirt]的《古法语特里斯坦诗歌导读[The Old French Tristan Poems: A Bibliographical Guide]》。)


            IP属地:广东6楼2023-11-24 11:05
            回复
              帕西瓦尔/Perceval
              亚瑟王传说当中最举足轻重的圆桌骑士之列。圣杯传说当中最古老的圣杯骑士;其重要性,可与兰斯洛特、特里斯坦、高文相比较。常被称作“加勒士的帕西瓦尔”(注)其名在古威尔士神话中写作“握长枪的”佩雷督尔[Peredur Paladr Hir],词源是威尔士语的“长枪(Par)”。
              (注:加勒士即法语的威尔士,原始发音应是“加勒[Gales]”,但考虑到英语世界也沿用了这个称谓,在《骑士传记》与正文中,便统称为加勒士。)
              现存对于帕西瓦尔最早的记载,是克雷蒂安的叙事诗《帕西瓦尔[Perceval ou le Conte du Graal]》。然而,这篇故事本身,则参考了成文年代更晚、但更早流传的威尔士语传奇《佩雷督尔》。
              据威尔士语传奇记载,帕西瓦尔是其父亲的第七个儿子;他的父亲和六位兄长都死在骑士决斗当中,于是他的母亲悲伤地带着他隐居到森林里,不让他知道有关骑士的事。但有一天,他在林间打猎时遇到了三位骑士,天真地把他们误以为神明,翻身向他们敬拜;其中的高文为帕西瓦尔讲解了骑士道的基础,并告诉他在亚瑟王的宫廷中有最卓越的骑士。帕西瓦尔慕名来到亚瑟王的宫廷;与此同时,一位神秘骑士闯进亚瑟王的宫廷,侮辱了他;宫廷中,只有佩雷督尔敢追赶这神秘骑士出宫门,并在草地上杀死了后者。辞别亚瑟王后,他接着游历四方,连续经过两座由他舅父统治的城堡,并从这两座城堡各取得了自己“三分之一的力气”。在舅父的城堡里,佩雷督尔看到:
              “两个少年人走进大厅,手抬着一支大得惊人的长矛,矛尖流出三股鲜血,一直淌到地面。众人看见这支长矛,便顿时痛哭起来。……稍后,又见两个使女,抬着一口大釜,内里有一个男子的头颅,浸泡在鲜血中。”


              IP属地:广东7楼2023-11-24 11:06
              回复
                但由于遵守母亲的教诲,他压下疑惑,没有开口讲话。从一位女巫那里解救了另一座城堡后,他逼迫女巫教自己使用武器。经历了这一系列冒险后,他回到了亚瑟王的宫廷。
                在这里,帕西瓦尔遇到了“金手”安嘉蕾德[Angharad Law Eurawc],与她结为伴侣;此后,他在一颗魔石的帮助下,杀死了寻水兽阿凡克[Afanc],并且在比武会上赢得君士坦丁堡女王的赏识,与她共同统治该地十四年,才又一次回到了亚瑟王宫。但这时,他遇到一个黑色皮肤的侏儒女子;这女子厉声谴责他不开口询问在舅父城堡中见到的景象,并告诉帕西瓦尔,他之前所征服的“格洛斯特的九女巫”,正是他舅父的仇人,而那枚头颅则属于他的表兄弟。在亚瑟王的战士的帮助下,他杀死了九女巫,从此成为了一名光荣的骑士而度过一生。
                《佩雷督尔》虽然被视为受到了克雷蒂安的影响,然而也被认为是最保留其凯尔特神话传说特色的一个帕西瓦尔传说版本。在这里,“城堡奇景”与圣杯和圣枪尚无关联,而是凯尔特神话当中“杀死英雄的凶器在其大仇得报前会一直滴血”这个传统的体现;其他要素中,有许多都被保留下来,在其他版本中各自得到发挥。三位被误认为神或天使的骑士,杀死红骑士这一最初的历险,以及凯在这个情景中的刻薄形象,基本在所有版本都得到了保留,后两者更影响了以帕西瓦尔故事为蓝本的加雷斯的传说。
                此外,他舅父的瘸足,被法语传奇铺衍为“渔夫王”这一重要形象;寻水兽阿凡克则成为圣杯骑士与圣杯王家族必须打败的怪兽,而那枚魔石则影响了《加勒士的帕西瓦尔》中那枚镶在戒指上、使人刀枪不入的宝石;斥责他的侏儒女子则在德语叙事诗当中,成就了昆德丽[Kundrie]的形象,而后者则通过瓦格纳以此为蓝本的歌剧,成为帕西瓦尔骑士最著名的恋人之一。


                IP属地:广东8楼2023-11-24 11:06
                回复
                  克雷蒂安的叙事诗中,帕西瓦尔则是跟随戈尔特的古内曼特[Gornemant de Goort]学习骑士道,并在造访美丽堡(Castle Beaurepaire)时,爱上了后者的侄女布兰奇芙丽尔[Blanchefleur]。由于担心母亲的去向,帕西瓦尔离开了美丽堡。他来到圣杯城堡,见到渔夫王并经历了“城堡奇景”:
                  “恰逢他们彼此交谈时分,/一名少年从帏房之中走出,/手中握一柄灿然生光长矛/握柄正中,走过床前诸人与/火炬。他们皆见那闪亮矛锋,/以及从其上一滴鲜血溅落。/红色的液体顺握柄而滑落,/直流泻到少年的手中方休。/……紧接着又走进来两名少年,/手捧两座镶乌银的金烛台,/他们英俊惊人,而在烛台上/各自燃起了至少十根蜡烛。/一个少女随着少年们走入,/她容貌美丽,遍体绮罗锦绣,/手中捧着一个大杯(Graal)。当这个/大杯出现,明光便洒满殿堂,/而蜡烛的焰火便暗淡无光,/如同日月升起时星辰隐曜。/在她之后又走来另一少女,/手捧一个纯银制造的大盘。/前头那个大杯是精金所制,/镶嵌着诸多宝石,而它们/在大地与海洋之中最珍贵,/价值决然胜一切凡尘矿物。”
                  帕西瓦尔保持沉默,第二天一早起来,便发现城堡中空无一人。他到亚瑟王的宫廷后,遇上了一个女侏儒,谴责他不开口提出问题,并再次告知他其母已然因思念他而去世。此后帕西瓦尔依旧四处游历,把许多骑士送往亚瑟王的宫廷、皈依基督教。他见到一位隐士;这位隐士告诉了他圣杯的含义,以及渔夫王是他的舅父、也是圣杯的守护者,而帕西瓦尔也是圣杯家族的一员。
                  叙事诗由于克雷蒂安亡逝而到此为止。他最早将凯尔特神话中的宝物“达格达的大釜”改编为基督教背景下的“圣杯”,真正地创造出了影响后世的圣杯传说。


                  IP属地:广东9楼2023-11-24 11:07
                  回复
                    法语作家伪托克雷蒂安之名创作了许多帕西瓦尔传说的续本。其中最有影响的,则有达南的瓦契尔[Wauchier de Denain]、多宁的高契尔[Gauchier de Donaing]、曼西尔[Manessier]以及蒙特鲁伊的盖伯特[Gerbert de Montreuil]。
                    这些续本当中,《多》和《盖》都只到帕西瓦尔接起断剑为止;而《达》和《曼》都继承了帕西瓦尔与高文的双线叙事,并完结了克雷蒂安未完的传说;其中,《曼》更是正式把帕西瓦尔设置为守护圣杯的圣杯之王、以及最后一位拥有圣杯和圣枪的凡人。
                    续本正式把“朗基努斯之枪”、“断剑重接”、“惨痛的一击”这些元素引入帕西瓦尔的故事,并最终完成了克雷蒂安的叙事架构。
                    在作家创作亚瑟王文学的偏好从诗体转为散文体的进程当中,独立于克雷蒂安叙事框架的《帕勒西沃斯[Perlesvaus]》和《狄多特·帕西瓦尔[Didot Perceval]》(注)应运而生。随着圣人亚利马太的约瑟的“赤十字之盾”、“寻水兽”和“危险座”这些元素进入帕西瓦尔传说,为后世所知的圣杯探索故事,骨架终于大致完成。
                    (注:题名来源于底本手稿的收藏者、安布罗伊斯·费尔曼-狄多特[Ambroise Firmin-Didot]。)


                    IP属地:广东10楼2023-11-24 11:07
                    回复
                      而帕西瓦尔正式在圣杯探索的故事中退居其次,则是在更晚的散文体传奇,如《正典系列》、《后正典系列》与《散文体特里斯坦》等。随着渔夫王从人丁寡落的末代王族,转变为有着佩兰姆与佩林诺两兄弟的庞大家系,帕西瓦尔也就不再是早期作品中的“孤儿”,而有了佩林诺这个勇猛善战的父亲,以及阿格罗瓦尔、拉莫莱特、托尔等众多兄弟;与此同时,他作为第一圣杯骑士的地位,亦被加拉哈德取代。马洛里的圣杯探索,也基本沿袭了这些后续版本。
                      除去这一系发展脉络明确的作品以外,德语作品中,另有篇幅浩瀚的长叙事诗《帕齐伐尔[Parzival]》。这个故事,几乎推翻了自克雷蒂安往后所有法语作品的改编,自出机杼地构建了一个以安茹骑士加缪雷[Gahmuret]、圣杯王安福塔斯[Amfortas]、混血骑士费雷菲兹[Feirefiz]、魔法师克林索尔[Clinschor]等元素构建成的架空世界。这个故事,后来成为歌剧《帕西法尔[Parsifal]》的蓝本。
                      (部分资料参考罗尔斯顿[T. W. Rolleston]的《凯尔特神话传说[Celtic Myths and Legend]》和格里菲斯[Reginald Harvey Griffith]的《加勒士的帕西瓦尔爵士:传说源流研究[Sir Perceval of Galles: A Study of the Sources of the Legend]》。)


                      IP属地:广东11楼2023-11-24 11:07
                      回复
                        【后记】顺带给大伙看看上次活动的抽卡罢


                        IP属地:广东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23-11-24 11:10
                        收起回复